第七章 骨粉

作者:黑白罪人更新时间:2018-06-30 21:54字数:2066

听到这里,一些高层的官员有些坐不住了,先冷冻后切块。这是多么残忍的手法,虽然说,这对于老杨头这种多年行走在刀刃上的一线警察来说,这点事情心里还是能够接受的了的。

但是对于那些每天只会坐在办公室一声顺风顺水就身居高位的领导来说,突然看见一块被煮熟的方方正正的人肉,不灭胃里有些闹腾,不过碍于面子,不能忍也得忍者。面色看上去也是五颜六色的,异常美丽。

“老杨头,你看这怎么办?”

如果黑白在这里就一定能够认出和老杨头说话的人,年纪不大,确实一名实实在在的警察局主任。那就是先前被敲诈的赵华庭了。

不过赵华庭贪财归贪财,但是对于这种事情还是没有丝毫的马虎。可以说他和和珅是一个德行的。虽然是个贪官,但是每次都能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该马虎的时候马虎,不该马虎的时候能力强而且一丝不苟。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老杨头血气方刚,为人正直也愿意身居赵华庭之下的原因。

“捞。”老杨头目视前方,脸色丝毫不变。

第二天一早,老杨头便带着一队警员来到了先前自己钓鱼的地方。一队身穿警服的队员严肃的拉起了一道黄色的警戒线。

老杨头同样身穿黑色警服,行走在护城河边。拿着警官证驱里了一些正在钓鱼的钓友。把他们刚刚钓上来的鱼也都留下了。

其中不乏几条和自己先前钓的一般大的大鱼。钓友都认识老杨头,平时关系不错,而且今天人家也是按公行事,没有多问只是打了声招呼就主动退到了警戒线外。

“剖开。”老杨头一声令下。

一位年轻的警员拿出木棍,几棒子便把鱼敲死了。紧接着拿出刀子,把鱼头豁开。用手一把,一块暗红色的肉块正恰在大鱼的食道之中。警员把肉块装进袋子里交给邓明。

不一会,一个身穿潜水服的男子走了过来,猛地一扎便进了水里。大约半个小时后,男子再次游了上来。手里拿着几块暗红色的肉块。

“还好下面水流不急,而且,这几块是恰在水草里的,其他的估计都被冲走了。”尽管水流再缓,这肉块分割的也是在是有些小了。

“没有骨头么?”老杨头眉头一皱,要说肉能切成肉块,那骨头的坚硬程度可不是肉可以比的。如果再把骨头弄碎。那可以说这个人的心理素质绝对算的上是高手中的高手了。而且就算是骨头被弄碎了,那也不会有鱼吃进去,按说应该是骨头别肉块好找啊。

“没有。”男子摇了摇头。

“最近失踪的人口有三个。而且都是音讯全无。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但是经过他们家人的描述,他们生前好像都去过什么深夜雕塑店。”

这里发生的一切自然会被媒体知晓。而一时之间,z市的所有媒体都是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不过没有报道的是,这件事情之间是否和深夜雕塑馆有什么联系。

事情报道以后,市民纷纷不在吃鱼,好几家烤鱼店已经被迫关门,尽管他们一再保证他们的鱼是海鱼,但是还是没有人光顾。

尽管有的人不吃鱼,但是暗地里,鱼的市场火爆。尤其是护城河里的鱼,有专门的人去购买,当然也有商贩为了提高价格,故意用猪肉块塞进鱼嘴里,卖给那些前来收购的人们。

据他们说,这种东西——补。

“小德子,你说我要不要去给你买两条鱼吃?”不管别人吃不吃,自己这里可是有一个馋鬼啊。黑白看着手机上不断弹出的关于护城河碎尸案的新闻。

“不新鲜,不吃。”虽然这是白天,但是小德子丝毫没有受到阳光影响,依然坐在沙发上看自己的喜洋洋。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鬼,还挑食。”黑白一努嘴,转到一边不再说话。

深夜,老杨头带着邓明两个人来到了深夜雕塑馆,一般人生前来过的场所,肯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自然,黑白和小德子也没有缺席。

一群人当中夹杂着四个各怀鬼胎的人,不断地打量着这个刚刚兴起的深夜雕塑馆。不过意料之中的是,老杨头和邓明还没有来得及认真的观察四周的环境就被挽琴迷住,无法自拔。两人就这样痴痴呆呆的看着挽琴。

而另一边,情况较好的是黑白和小德子,两人经过几天的奋斗,终于能够不再受到挽琴的魅惑。

而黑白也是发现了挽琴绝对不是一件普通的顶级艺术品这么简单。两道黄色纸符悄悄的贴在两人的后背,这几道纸符是黑白最近才画出来的,可是翻了不少书籍,专门用来对付挽琴的。黑白不断地打量着四周所剩无几的雕塑。

走过老杨头身后的时候却依稀听见老杨头喃喃的道“不应该啊,怎么没有骨头呢~”

一般的碎尸案来说,突破点都是骨头,因为骨头最好认而且还不容易被破坏,随意老杨头一身职业病,看到碎尸就急于找到骨头,本来老杨头就是奔着案件而来,没想到直接受到了挽琴的魅惑,一时之间陷入了魔怔,嘴里喃喃的说着“怎么没有骨头呢~”

“骨头?骨头!”黑白一听,双眼不断地放光,看向一旁的小德子。只是一撇之间,黑白便看到了老杨头后腰里的手铐。

虽然两个人不再痴迷于挽琴,但是两个人每天都来,西门也就对二人丝毫没有警惕,完全没有注意两人。

黑白走到一边,掏出一张黄纸来,“无量乾坤,听我号令,着!”

噗的一声,黄纸之上燃起了徐徐的火苗。黑白拿着火苗从雕塑之中轻轻的扣下一点石膏粉,轻轻的放入火苗之中,一时之间,淡蓝色的火焰不断地围绕着黑白轰鸣。声音哀怨彷徨。一时之间,竟将人们从挽琴的魅惑之中唤醒,其中自然也包括其中的老杨头和邓明。

“你干什么~!?”眼看着众人被从挽琴的魅惑之中唤醒,虽然西门不知道黑白干了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忙将黑白喝止住。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