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挽琴

作者:黑白罪人更新时间:2018-06-30 21:54字数:2074

“我干什么?警官,你找的骨头就在这里。”黑白指着围在自身周围的一团团淡蓝色的火焰。慢慢的开口说道。

“哦?”老杨头尽管非常奇怪眼前的人为何知道自己在找骨头,但是久经一线的老杨头还是拥有处变不惊的能力,只是淡淡的回答道。

“这里没有你说的骨头,请你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西门有些慌张,歇斯底里的喊道。

“报警?他就是警察~”黑白指了指老杨头。

老杨头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等待着黑白继续说下去。

“人身上有三团火,两个肩膀上头顶上各有一团,当人死之后,这三团火焰并没有灭掉而是进入了人骨之中。当遇到外界一定的条件的时候就会重新燃烧,也就是所谓的鬼火。当然了,现在是改革开放的时代,说这些早就已经过时了。两位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回去化验一下,这些雕塑里面有没有人骨的成分。”黑白一把拧下一个雕塑的头颅,扔给了老杨。

老杨虽然已经退休,但是身手依然敏捷。只是轻轻向前一跨,便一把接住了扔过来的雕塑。

“嗯~”老杨头拿着雕塑的头颅,放在鼻子的前面,用力一嗅,便给身后的邓明使了个眼色。

邓明会意,连忙上前拷住了西门。

“你胡说,你胡说。这里面怎么可能有人骨?”西门挥舞着被紧紧拷住的双手,指着黑白。手铐也因为自身的拉扯更加的缩紧,在西门的手臂上勒出两道红色的勒痕。

“你还执迷不悟么?”黑白又掏出一道黄纸,口中默默念诀,然后一把甩出。

黄纸正中挽琴的身上,噗的一声,石膏像出现了点点的裂纹,然后一点点的脱落。最终,展现出一个女子的身躯。

没有任何衣物,只剩下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和原本的挽琴相比,丝毫没有了原先的动人,现在看来,眼前的挽琴只有恐怖和恶心。

因为石膏的缘故,挽琴的皮肤也所剩无几,破破烂烂,几块干瘪的烂肉还挂在骨头上,一些没有脱落干净的石膏也粘连在上面。

原本深夜雕塑馆里满满当当的人,看到眼前的一幕,无一不翻江倒海的出去吐了,一时之间吐得事满大街的昏天黑地。原本一些在夜市闲逛的人一时之间看到这么多呕吐物,也是一个没忍住,当街吐了出来。

一些抵抗能力强的人,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死命挤到里面,看了一眼散发着尸臭的挽琴也随着人群来到街上,一起吐了起来。

一时之间,大街小巷,整个也是变成了一片众人的呕吐场,不论小摊小贩还是前来游玩的大爷大妈,小情侣们,都陷入了一个节奏当中,吐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本来这个已经吐完了,看着眼前的人满嘴吐的呕吐物,又是一个没忍住,吐了出来,呕吐声此起彼伏,无限循环。

“挽琴,挽琴,挽琴。”西门挣脱开邓明的束缚,上前仅仅的抱住挽琴的尸骨。

挽琴的长发还黏连在头皮上,可以开得出,挽琴生前也是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子。

邓明驱散了众人,整个雕塑馆里只剩下老杨头、邓明、小德子、黑白、西门和挽琴四人一鬼一尸。

很快,一辆辆的警车呼啸而至,带走了西门,挽琴还有所有的雕塑,尽管老杨头要求黑白一起去做个笔录,但是一个神出鬼没的道士和小鬼被带去警察局多没面子,黑白二人趁着混乱一个闪身藏了起来。

老杨头寻不到黑白,只能是现行封锁现场带着众人归队。不过没有黑白出来也罢,所有的功劳都归老杨头和邓明所有。虽然对于老杨头来说自己的履历上这一点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邓明来说,这是自己士途前进的道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出来吧。”等众人走后,黑白和小德子又出现在了雕塑馆里,黑白背着身,轻声说道。

只见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披着长长的头发出现在黑白的身后。

“还有你们。”黑白还是没有转身。

三个身影闻声而落。

“小影,知道你等了很久了。我不管这个月的名额我交上了。还超标了三个。积分是不是翻倍啊?”

一个女子听着黑白的声音忽闪而至,在雕塑馆里咯咯咯的笑了几声,转了几圈才停在黑白的前面。

“共四个,超标三个,积分三十。至于他们我就带走了。”小影说完,一挥衣袖,原本出现在黑白身后的几个幽魂,直接被小影收纳到了袖子里面。小影收完魂魄没有多多的停留,一个转身便消失不见了。

“我们不听听他们的意愿么?”小德子依稀看见几位幽魂被带走时候的幽怨和无奈。小孩子的情感总是比较细腻。

“有什么事,找阎王说去吧。我们回去吃猪血啦。”黑白说着便带着小德子离开了雕塑馆。

“挽琴是你什么人?”赵华庭坐在审讯室里,看着眼前的杀人狂魔。

“我女朋友。”西门的双眼痴呆,只是淡淡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杀了她?”

“我没有杀她,她是癌症。我怎么可能杀她呢~我这么爱她,我、我只想把她留在身边。”说起挽琴,西门的眼睛里布满了柔情。

“那其他几个人呢?”赵华庭看了看邓明,邓明给了他一个确切的眼神表示确实是癌症之后又继续问道。

“他们,他们,他们都该死。他们是来偷我的挽琴的。都该死!”西门的情绪变得激动,双眼一时之间布满了血丝,双眼瞪得特别大,赵华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那你为什么把他们的骨头做成雕塑?”

“因为~因为只有这样做的雕塑才能有真正的灵魂。我是最伟大的雕塑家,这个世界上将没有人能够超过我。咯咯咯”西门笑的有些阴森,双眼狂热的看着审讯桌子上用透明袋子包好的一个雕塑的头颅。

不过现在看来,头颅之上已经没有了怨气,因为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小影带走了。但是还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味道,和一个正常的雕塑比起来,这个头颅给人一种冰冷,邪恶的感觉……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