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学

作者:黑白罪人更新时间:2018-07-02 07:34字数:2266

杨石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收拾桌子的姨妈,杨石家里是一个小小的土房子,只有一间卧室,小的时候,杨石和姨妈住在一起,在杨石上初中的时候,杨石就被姨妈方樱雪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住在客厅或者厨房里面。

冬天冷的时候就住在厨房里,还暖和一些,夏天的时候,就住在客厅里,因为夏天的厨房实在是太热了。

家里的唯一一个破烂的沙发也就成了杨石可以移动的小床。杨石眯着眼睛,觉得后背还有一些疼痛。

“我说,你们持鬼人一个个的都怎么这么穷啊?你看你就够穷的了,害的我现在都变成一只穷鬼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比你更穷的。”小德子端着一碗猪血,一边吃,一边说道。

“不不不不,还有更穷的。”黑白摇了摇头,笑嘻嘻的说道。

“哪里有更穷的?”小鬼一愣,眼巴巴的看着黑白。

“诺,就那个刚起床的那个啊~你以为复活一个人这么容易?就凭哪点积分?”

“那是怎么复活的。”

“当然是让他变成一个持鬼者啊。”

“得,一家子穷鬼。”

“闭嘴吧你,没少你吃的。”黑白牵着小德子坐在方樱雪家的屋檐之上,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姨妈?”杨石的声音有些劳累呻吟感觉,但是不能听出语气中还有一些惊奇和喜悦。

“咋了?看你这样子,昨晚是不是梦见什么了?”方樱雪收拾好了餐桌,给自己盛了一碗白米饭,一直手端着米,一直手拿着筷子,有些邪恶的看着杨石。

“哎呀,姨妈你想啥呢?真的是,吃饭也不叫我!”杨石本来就没有脱衣服,一个咕噜翻起身来,就要吃饭。

“哎呦~”杨石只觉得后背猛地钻心一痛,但是瞬间就消失了。

“怎么啦?”方樱雪看着杨石的脸色苍白,再加上一起床就古古怪怪的,不免有些担心的问道。

“额,没事~唉姨,今天星期几啊?”杨石挠了挠突然疼痛的地方,但是丝毫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适应的感觉,拿起碗筷,一边和姨妈说这话一边准备盛饭。

“周一啊,今天你开学你不知道?你洗手了没,就拿碗?快去洗手吃饭,一会蓝璃该来找你了。”方樱雪一把夺过碗筷,一脸严肃的批评着杨石,但是说到蓝璃的时候,眼神不免有些暧昧的看着杨石。

杨石挠了挠头,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回应,就直接去院子里洗手了。刚刚走出院子,杨石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复杂。“明明记得我在医院里啊,怎么会突然在家里啊?我那不是快要~?”杨石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打开水龙头,草草的洗了一把脸。

脸还没有洗完,一个倩丽的身影就推开了杨石家的大门,“杨石,你吃完饭了没?”人还没有出现,一声犹如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就先出来了。这股声音每个周一都会准时的在杨石家里响起。

但是每一次都是刚刚打开门的时候就穿透了整个杨石家里,因为她知道杨石睡在客厅,而且还有睡懒觉的习惯,偶尔还喜欢裸睡,这一切都是蓝璃以前经历了无数尴尬所得到的经验。

“唉,蓝璃来了,你杨石哥哥才刚刚起来呢。”杨石还没有搭话,正在客厅吃饭的方樱雪就等不住了,先一步抢了杨石的话头,迎出门来。

“方姨~”蓝璃连忙喊到迎出门口的方樱雪,但是眼睛还是留恋在杨石的身上,冲着正在洗脸的杨石甜甜的一笑,才依依不舍的和方樱雪进了客厅。

“还叫姨~啥时候给我叫声妈啊~”方樱雪轻轻的和蓝璃说到,但是声音却刚刚好能够让杨石听到,进入客厅之前,还特意的给了杨石一个眼色。但是杨石不屑的瞥了一眼,就继续洗脸了。

蓝璃比杨石小几个月,俩人从小的时候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一直以来,蓝璃对杨石确实是有情,但是杨石好像对蓝璃无意。说是无意,但是杨石比谁都疼蓝璃,从小到大,因为蓝璃,杨石没少和别人打过架。

方樱雪也是比较开放的人,一直以来就在撮合俩人成为一对,农村嘛,对于结婚的年龄也从来没有什么概念,年纪轻轻的有的十几岁就结婚了,有的老光棍临死之前还能找一个。所以两个人的事也从来没有反对过。

原本蓝璃的妈妈因为杨石的家里原因有些不太情愿,但是等到两人同时考上了一个高中后也就默许了,从来也不说什么,没有撮合也没有反对。

蓝璃娇羞的看了低下头,没有看方樱雪,也没有回答,两只手指缠绕在一起。

方樱雪看着害羞的蓝璃也是笑了起来,“这个傻小子,哪来的福分,怎么就有这么一个好看的姑娘对他这么痴情呢?都快赶上我了。”方樱雪摸了摸自己的皮肤,又看了看眼前低着头的方樱雪,在心里默默的说到。

虽然说,方樱雪常年劳作,但是年龄也不算太大也就只有25岁。皮肤还是白嫩如雪,紧致如初,丝毫没有松懈的样子。有时候就连杨石都不免有些看呆了,看的多了总有被发现的时候,杨石也因此没少被方樱雪打。只是打的不痛不痒,有一些嗔怪的味道罢了。

“蓝璃~”杨石洗完脸回来,对着坐在餐桌上的蓝璃轻轻的点了点头,就径直坐下吃饭了。手里捧着一碗白米饭,饭桌上只有几盘小咸菜,没有太多的客气,方樱雪也给蓝璃盛了一小碗米饭,虽然饭菜并不怎么丰盛,三人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饭,蓝璃等杨石收拾好书包,两人就告别方姨,离开了家门。方樱雪依靠在粗制的木门前,笑嘻嘻的看着蓝璃和杨石不断的走远,眼里闪过的一缕精光随着大门的关闭收入眼底不见了。

蓝璃和杨石两人大约要走两个小时的路程才能来到学校,如果时间比较近,可以先走一个小时来到城里,然后再搭乘公交车十几分中也就能够到达,但是两个人还是选择了步行,一来为了省钱,二来两个人也习惯了一起走路的感觉,反而坐车就没有那中气氛了。

对于农村来说,上学要走几个小时是非常常见的,因此,这里的高中周一上午是不上课的,只能等到下午才会正式上课。

一路上,蓝璃不断地和杨石说着自己在家里发生的趣事,什么抓了个虫子啊,屋子里飞进来的鸟啊~乱七八糟的,总之一路上把周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统统说了个遍,按照以往,杨石也会津津有味的听着,时不时还会打趣两声。

但是杨石今天实在是提不起情绪来,因为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