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打开的门缝

作者:童尧娃娃更新时间:2018-12-10 00:30字数:2005

这个想法让凌一感觉浑身一冷,她赶紧三两口将猕猴桃吃完,然后洗了洗手。

凌一在猕猴桃的箱子里找来了一个红色的口袋,她装了几个猕猴桃进去。她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

凌一决定,她要主动见一见这个沈食。

尽管林昕和陈锦荣都让她离沈食远一点,但凌一觉得自己初来乍到,至少得应该和这个住在隔壁的同事有一个最起码的认识。况且,凌一本身也对性格比较自闭的人心理会有一些同情。

不管怎么说,林昕和陈锦荣的话语中有一些内容是让凌一感到反感的:如果沈食真的只是过于自闭,那么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如此排斥她。凌一相信,自闭是永远不可能给别人带来霉运的。

凌一拎着几个猕猴桃走出了房门。

此时,天空还没有黑透,走廊的灯也没有开。走廊里显得十分宁静而黑暗,这样的宁静对比昨天她搬进来时同事们热烈的庆祝让她甚至怀疑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地方。

凌一的心理多多少少还是感觉有些忐忑,每个自闭之人的性格其实也不太相同,有的自闭者会表现出语无伦次,有的自闭者十分排斥与人沟通,也有的自闭者有躁乱征兆,凌一并不知道这个沈食属于以上哪种,也或许,她根本就不会搭理凌一的。

但无论如何,凌一也要试一试。

她提着猕猴桃,轻手轻脚地走到了519寝室的门前。519寝室的门紧紧地关闭着,凌一把头悄悄靠近门上,想听一听里面的声音,但什么都听不到。

凌一深吸了口气,空着的手指在半空中握了握,还是弯曲起来轻轻地叩响了房门。

“叩叩叩。”

“有人吗?”凌一柔声问道。

她纤细的嗓音和房门被敲响发出的声音一起在安静的走廊里回荡着,这一刻凌一感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涩,还有些颤抖。

凌一感觉自己有一些紧张,这让她的内心十分诧异,她从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紧张过。

凌一等了几秒钟,但519寝室里面依然鸦雀无声,这扇门后面好像根本就不是一间房间。

凌一抿了抿嘴,有些不甘心,她再一次敲了敲房门,这一次她使得力气更大了,说话的声音也更大了。

“叩叩叩叩叩。”

“请问有人吗?!”

519寝室房门门框的某个衔接处随着凌一连续的敲响而震颤着发出轻微的“哐当哐当”的金属回响。除此之外,519寝室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凌一有些不解地透过门镜向里面看。

屋门的门镜都是设计的由内向外看的,凌一不指望从门镜里面看到什么,她只想多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519寝室房门的门镜里面是一团漆黑,这说明屋里面没有开灯。尽管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透,但在屋内如果不开灯就已经比较黑了,如果沈食在的话,她应该开灯才对的呀。

难道,沈食不在屋里面?可是林昕和陈锦荣说过,沈食连上班都不去的,她能去哪呢?

就在凌一将头靠在屋门上忐忑不安地思索时,屋门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低沉而厚重的声音:

“请问你找谁?”

凌一的心脏咯噔一声,她下意识就向后退了两步,她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看着519紧闭的房门。刚才,屋里面传来的这个声音与凌一距离很近很近,声音就在凌一的耳边响起,可以确定,她们之间只隔了一道房门。

原来,沈食早就来到门前了!

凌一有点慌乱地咽了口口水,赶紧组织自己的语言:

“沈食你好,我。。。我是住在你隔壁的新来的同事我叫凌一。”凌一面对着紧闭的房门有点紧张地说。

“请问你有什么事?”沈食的声音低沉而缓慢,那沙哑的声音仿佛已经许久没有说过话了。

凌一干笑了一下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过来打个招呼,另外,我那有不少新鲜的猕猴桃很甜很好吃想送给你尝尝,也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沈食沉默了一小会,语调忽然有些怪异地重复道:

“你说,要多多关照?”

“是啊。”凌一点点头。

凌一话音还没落,只听“吱呀”一声,519的房门就打开了一条缝。

凌一心头一动下意识的就想拉开门,然而,她伸手一拉那扇门却根本拉不开。

沈食的声音从那道黑乎乎的门缝里传来:“你想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凌一听到这句问话的时候心里面猛地打了个冷战。没错,519寝室连灯都不开,黑咕隆咚自己本来也不该冒失的走进去。

可是,只开了这么小小的一条门缝,凌一连沈食的样貌也看不见啊。

“谢谢你的拜访。”沈食瓮声瓮气地说:“过两天可以来寝室做客。”

做客?

凌一有点诧异地盯着这道漆黑的狭小的门缝,她的心中有些吃惊:沈食竟然在邀请自己,这可不像是一个自闭患者的做派啊。

出于礼貌,凌一还是温柔地说道:

“好的我一定来,那么这点猕猴桃请您收下。”说着,凌一将猕猴桃递到了门缝边。

“真是太感谢了。”沈食语气沉闷地说。接着,房门“吱呀”一声又开大了一点,凌一趁机向里面瞄了一眼,她只是依稀看到门缝里面有一道宽阔的黑影,与此同时,一只胖乎乎的手从门缝里伸了出来。

借着走廊里有些昏暗的光芒,凌一看到这只胖乎乎的手皮肤很白很白,白的仿佛是抹了粉一样,凌一确定那是一种许久没有见过天光才会长出来的苍白肤色。

与此同时,凌一还闻到了从519寝室中飘出来的一股味道。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古怪味道,闻起来很油腻,不是臭味但只问几秒钟就会让人想要呕吐。

是什么东西腐烂了吗?还是?

凌一被这种味道熏得立即掩住了口鼻,她从没有闻过这种味道,她马上就为自己刚才爽快地答应沈食的邀请而感到后悔了。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