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午后散步

作者:童尧娃娃更新时间:2018-12-14 23:57字数:2121

一转眼,几天就过去了,凌一在晚荣集团的工作生活也逐渐趋于稳定了。

晚荣集团的工作压力不大,每天也不是很忙碌,这让凌一感到非常舒适。现在,凌一的生活很有规律,她每天早上八点起床,打扮一番后前往公司吃早餐,在九点二十之前就可以稳定地坐在座位上开始工作,中午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凌一可以选择在座位上休息或者与林昕陈锦荣从公司大门出去沿着公司外面的河边散步。晚荣集团下午两点钟开始上班,一直到五点钟下班。下班之后凌一就早早回到宿舍,洗洗衣服忙一忙论坛上的事情或者看一场电影,自从经历了王二狗的事情之后凌一发现自己有点变了,她变得不再对恐怖小说和电影感兴趣而更多的是喜欢一些轻松诙谐的喜剧,她想这也许是给她造成心理阴影了,不过在她对自己的一系列心理调节下,这些事情已经不再成为她的梦魇。

现在凌一的生活中只有一件事情让她觉得不太寻常:

几乎每天夜里,凌一都能够听到隔壁519的沈食在咯吱咯吱的吃东西。

凌一起初对沈食吃的什么东西,为什么吃东西感到十分好奇,但自从那天她敲开沈食房门闻到了那种油腻的怪味后,凌一只要一想到沈食听到她在夜里吃东西发出的声音,就觉得有点恶心,尽管凌一的心里对沈食抱有些许同情,但她还是和其他所有人一样远离她。

这天中午,凌一林昕以及陈锦荣三个女孩吃过午餐走出了公司大门。

晚荣集团正门外面有一条清澈的河流,河流旁边是一条宽阔的土路,河的另一边是起伏的山脉和绵延的绿洲,天空蔚蓝云朵洁白阳光明媚,经济开发区景色还真不错。

凌一三个人就一边看着远处的自然环境一边沿着这条土路向前走,经济开发区比较偏僻,哪里都十分肃静,这条土路越往前走声音越是单调,再后来如果三个人不说话只能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以及风刮过耳际的声音。

“凌一,有时候我还真挺佩服你的。”陈锦荣走在凌一和林昕的后边,风吹过她前额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眸,凌一回头看她时,只觉得她皮肤雪白嘴唇红润。

陈锦荣是个情感细腻的女孩,有时候很开朗有时候又很安静,她经常像这样忽然就冒出一句感慨。

“哦?怎么啦?”凌一和林昕都有些莫名其妙地互看了一眼等着陈锦荣继续说下去。

“还能怎么样。”陈锦荣嘟囔着说:“你长得又漂亮,又能干,才来不到一周,就和同事们相处那么好。”

凌一摇摇头说道:

“是同事们每个人都好,大家都容易相处都愿意接纳我。”

陈锦荣撩了撩头发有点羡慕地说:

“哎,真羡慕你们,我从小就经常挨欺负,在学校是那种很不起眼的小丫头,其实我心理也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气场,能够光彩照人。”

“你也很棒啊。”凌一放缓了步伐,来到了陈锦荣的身边,她亲切地挽起陈锦荣的手:“你年龄比我还小,但工作年龄却比我长,论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我比不上你,而且锦荣你也很受欢迎啊,我那天可亲眼看到住在五楼的小何提着一个柚子敲你的房门呢。”

陈锦荣撇撇嘴说:“你还提他?小何那个呆瓜,是我主动说让他给我带水果他才知道要带的。”

“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

凌一和林昕互看了一眼都哈哈笑了。

林昕捂着嘴笑的很欢,她纤细的发丝在空气中飞舞像是一朵风中摇曳的鲜花,林昕笑了好一会,后来也不知是笑的太狠还是被风靡了眼睛,竟然还流泪了。

林昕擦着眼角抿了抿嘴说:“哎,说起受欢迎这种事情,其实我也很渴望,我才要羡慕你们呢。”

凌一和陈锦荣有点诧异地转头看林昕。

“你是说,你自己觉得自己还不够受欢迎?你可拉倒吧。”陈锦荣砸砸嘴转头对凌一说:“凌一,你没来之前,你知道在公司男同事们的眼中我们部门林昕那是什么一样的存在?女神呐!那些小男生看到她都要脸红到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的!”

林昕摆摆手:“别胡说,哪有那么夸张。”

“切。”陈锦荣白了林昕一眼:“如果你要说自己不受欢迎,那我们这些人还活不活了?”

林昕摇摇头:“不,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以前,其实我以前真的很普通。我是那种很安静很不起眼的女生,不要说男孩子,就连女孩子也很少会有人注意我,这种状态时间久了我越来越不习惯被别人注意,于是我干脆不喜欢出门了,就开始变得很宅很自闭。”

凌一和陈锦荣听着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但看着林昕认真的表情觉得她不像开玩笑,陈锦荣就问: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使你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林昕转头看了看远处清澈的河水,此刻,河面上正游过几只雪白色的鸭子,水面被阳光照得金灿灿的。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教会了我不再自闭的办法。”林昕平静地说。

凌一有点感兴趣了:

“没错,自闭是心理的一种障碍表现,这跟外表和其他因素并没有关系,并不是说家境优越或者外表靓丽的人就不会自闭。那么,那个人是怎么帮你的呢?”

林昕将视线收回来开始看着道路前方,三个人就这样又向前走了几步林昕才说:

“这办法很古怪,太古怪了。其实,我并不想这样被帮助,可是脱离了自闭之后的感觉真的太好了,这种由内向外的释放,这种由内向外可以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地与人接触的感觉就像天堂一般。这种自由的释放对我来说是毒品,我已经无可救药地迷恋上它根本顾不上这样会将另一个人推向深渊了。”

凌一和陈锦荣互看了一眼,她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诧异的表情。凌一根本没有听懂林昕的这几句话,她更猜不到另一个人被推向深渊是什么意思,但是从林昕的表情上来看,她说的这一切肯定是一件令人吃惊的往事。

就在三个人说话的功夫,凌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一声声的叫她。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