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骨重

作者:蛤蟆精更新时间:2018-12-17 22:49字数:2038

“翠花,别走!”我半跪在地上,人群之中,路灯之下,双手紧紧的握住翠花的小腿,半刻不敢松开。

“松手!”翠花用力的一脚,朝我的脸上踩了过去,一双鞋印落在了我的脸上。

周围的人眼睛“瞪”的溜圆,“呼”的一声,齐齐的发出惊呼之声,翠花目测体重足足两百斤,一米五的身高,这一脚的力量,我居然依旧不松手,这一份真挚的爱情,已经让围观的群众动容,甚至落下了“爱”的眼泪!

一些动了情的少男少女,忍不住的齐声道:“在一起,在一起…”

也许就是“在一起”三个字的魔力,翠花脸色娇羞的红了一下,单手将我从地上抱进了怀里,对我认真的问道:“石狗子,你是俺们村最帅的帅哥,你确定真的爱我吗?”

我听出了翠花话语里的意思,她是在担心我的“帅”影响了这一份没有保障的爱,但是翠花根本不了解她多么的美,在俺们村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当然翠花的父亲是村里的村长…

“爱,翠花,你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答应我的爱,如果你不接受我,今天我就在这大桥上,长跪不起!”我激动的从翠花的小腿,朝着大腿抱去,但是大腿太粗了,两只手勉强的合拢在一起,还是比较吃力的。

翠花犹豫了起来,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似乎还是有些担心这一份爱情的保质期,但在周围吃瓜群众“在一起”的呼喊声以后,按道理说翠花应该要给我一个说法,可是翠花总是犹豫不绝的样子…

“翠花,你在担心什么?难道要我在这里将心掏出来给你看吗?”我加紧的催促着,对于翠花的爱,我已经片刻无法容忍,恨不得现在就要翠花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翠花娇羞的捏着肚子上的肉道:“狗子,你家那两亩地上的粮食养不活我,我怕以后跟了你…跟了你吃不饱…”

我听完这句话后,嘴角抽搐了一番,这是对于我男人自尊的打击,而且如此多人的面前揭露了我的老底,两亩田就是我家的全部家产,地上的粮食如果正常人是够吃一年的,不过像翠花这体格的,确实养不活…

“哎!”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穷,如果有钱,有粮食,翠花肯定会接受我这一份爱的,可是我现在去哪里弄这些东西,而且这些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弄到的。

随着一声叹息,我和翠花就这样僵持住了不说话,周围的人脸色露出可惜,悄然的道:“造孽啊,就是为了一口粮食,两个人的爱情就这样要结束了…”

“是啊…”

议论的人越来越多,翠花脸色犹豫不决的盯着我,我痴痴的抬头看着满是肥肉的翠花,就在我们僵持之时,忽然间人群中出现一声苍老的声音…

在人群中起伏不定的,捉摸不出声音的方向道:“二位,姻缘天注定,但若只是为了一口吃的,我看倒不如算一卦,算一算翠花需要的口粮,算一算狗子需要的爱情…”

“这能算?”翠花不敢相信的问着,从翠花的语气中看得出,若真的能算,若真的算的准,真的算出我能够给翠花一辈子的口粮,这翠花也就乐意嫁给我了。

人群里那一道苍老的声音肯定答道:“能算!”

我激动的问道:“那我能不能娶得翠花,这也能算?”

苍老的声音淡淡一笑道:“这又何必算,你若能给得了翠花一辈子的口粮,翠花定会嫁你,你只需要算这一辈子是否能有财运,是否有姻缘即可…”

“如何算?”我摸不清苍老声音的方向,眼睛在人群中四处打量,若是真的算的准,算的让翠花信我,那么我就能迎娶翠花,成为村长的女婿,从此在村中走向人生巅峰!

“这得看机缘!”苍老的声音落下之后,我和翠花之间的求爱,在此时也便结束。

大桥上,翠花留恋不舍的看了我一眼,人群也在此时纷纷散去,我给翠花一个肯定的眼神道:“我定会将命算出,告诉你,我这一辈子的命运,足够养活你一辈子的口粮!”

一月之后,家中…

自从那日散去之后,我闲置了农田,荒废了家业,甚至我连一日三餐也化成了一日一餐,目的全在手中的一本书上,名为“骨重”!

这一本书,我几乎哀求村里有些名望的人所借来的书,说是此书可以算命,甚至定人一生富贵荣华,但需要花费些时间研究下书籍里的内容,需要测出自己八字内的重量,然后方可算出命运一生…

“乙丑年…一两二钱…”我皱着眉头翻动着书籍,怎么出生的年月只有如此轻?

慌乱之中我感觉到不对劲,若是年份如此轻,那我这命格恐怕也重不了,那我这命岂不是“贱命”?

如此一想,我查询自己的月份,按照“骨重”一书的写法,上面是辰月,但重量仅仅三钱!

这样一来,我的出生年份加上月份的骨重,也不过才一两五钱!

“一两五钱?”我如同着魔般的翻动着书籍,总觉得这本书算的不准,因为这本书上写的最差的命也得有二两五钱,难道我出生的时辰能够有一两?

我带着怀疑的心情翻动着书籍,“忽”的一声,丑时对应的骨重恰好为一两,也应了“骨重”一书的最低标准,我便是“二两五钱”的命,也是最“差”的命!

这二两五钱的命里,还对应着一段注释的文字,书中写到…

“此命推来祖业微,门庭营度似稀奇,六亲骨肉如冰炭,一世勤劳自把持。”

注释的文字读完,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着,我即使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民,没有什么文化,但仅仅从字面的意思来看,我这一生命运坎坷,六亲无靠,甚至养活自己都是一个问题。

沉默半响,这便是我花费一月时间算命的成果,我由初始的激动,到现在的沮丧,人生就像被这一本“骨重”宣判了死刑!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