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自由的鱼

作者:童尧娃娃更新时间:2018-12-19 00:03字数:2081

“先生,本周店庆,预定婚纱照可享受5。5折优惠,要来了解一下嘛?”

走近之后,凌一和秦真听到了这五名穿西服女孩的宣传语。

5折优惠倒确实挺吸引人的,凌一心里想,但是她现在既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心思拍什么照。

这五名穿黑西服的女孩无法辨认人群中的男女是否真的是情侣关系,她们在一个范围内四处转悠着只要看到一男一女走在一起就会立即上前语速很快地介绍她们店铺的婚纱照。

凌一看了看秦真心里觉得有点尴尬,这样的话一会这些女孩看到她们俩也会立即上前的。

这几个女孩梳着一样的发型,画着一样的妆容,说着一样的话,看起来就像是一样的人,她们的眼睛在密集的人群中扫动着不放过任何一对男女,这时,一个站在最前面的女孩终于将目光落在了凌一的身上,此时凌一正和秦真并肩走在一起。

女孩走上前来对凌一说道:“美女你好,本周店庆,预定艺术照可享受5。5折优惠,要来了解一下嘛?”

凌一看着这个女孩涂着一层粉底的脸颊,她的脸上是一副职业的微笑,笑容中有着努力展露的坦诚和拼命遮掩的疲惫,女孩的双眼还是明亮的,她正直直地看着凌一。

“不,我不需要,谢谢。”凌一礼貌地朝女孩摆摆手。

“美女,我们的艺术照目前有三种套餐,最高可优惠1200元,支持城内高端外景拍摄,你可以来了解一下再做决定。”

“不。”凌一摇摇头:“我真的不需要。”

女孩很不甘心地继续说道:“您确定您真的不需要吗?我们的服务真的很优惠,您最好还是看一看吧。”

“不,不,不,我不需要照相,真的。”凌一使劲摆摆手转身就走。

“请您等一下。”这个女孩说着竟然伸手拉住了凌一,不等凌一反应,她把她纤细的脸蛋凑近凌一的脸,一脸严肃地低声说:

“难道,您真的不想照相吗?要知道,照相可不光是留念这么一个目的。”

凌一差异地看着女孩:“人们照相除了留作纪念还能有什么目的?”女孩咧了咧嘴,似乎觉得凌一这个问题问的很令她无奈,她怪模样怪样地说:

“我们这里每天都有那么多人照相,可是有的人照相是为了留念,而有的人是为了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凌一瞪大了眼睛惊异地看着这个女孩,她心里十分纳闷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古怪的话?难道她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说这些?

“不,我不需要,谢谢。”凌一不想跟这个古怪的女孩再做纠缠,她坚决地摇了摇头就快步向前逃命似的走去,那个女孩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再阻拦她。

凌一向前面一看,只见秦真修长的身影正被嘈杂的人群逐渐吞没,由于刚才凌一和那个女孩说了两句话,此时秦真已经走在前面了,他可能完全没有注意到发生的这一切。

凌一快步去追秦真,她心里开始感觉有点奇怪。凌一刚才明明是和秦真并肩走在一起,那个女孩却并没有向对其他人一样对他们宣传结婚照,而是唯独对凌一一个人宣传了艺术照,难道那个女孩知道凌一和秦真不是情侣?

想到这里,凌一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那五个西服女孩。

她们还呆在原地晃悠着,过往的人流越来越多,她们忙碌地四处宣传,凌一已经分不清刚才上前说话的女孩是哪一个了。

凌一追上秦真后发现,秦真正站在路边一个卖观赏鱼的贩子边上。

那鱼贩子用一个塑料布铺了一地,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鱼缸,里面有火炬,锦鲤,地图鱼,蝴蝶鱼,清道夫,金蝉,巴西龟,各种各样的小宠物。几个三五岁的小孩正一脸好奇地嘟着嘴站在家人的身边观赏,而秦真也像一个三五岁的小孩一样一脸好奇地观看着。

“你看那条鱼,它很特殊。”秦真指着一缸锦鲤对凌一说道。

凌一看了看,她知道秦真指的是其中一条银色的锦鲤,那条鱼安静地呆在缸底,既不漂上来也不像其他鱼一样来来回回地在一块玩耍。

“这条鱼可能是不舒服吧。”凌一猜测。

“也许吧。”秦真直勾勾地看着鱼缸:“也有可能是这鱼的性格有点自闭。”

“你喜欢鱼吗?”凌一看着秦真清秀的侧脸。

秦真点点头:“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就开始特别喜欢鱼,因为在鱼生活的世界,没有天空和大地的概念,只有漂浮,它们摆脱引力可以上可以下,累了就随着水流沉浮,它们就像人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宇宙里,它们短暂的记忆即可以忘记痛苦,也不会沾沾自喜,它们圆溜溜的眼睛不会留下悲伤的泪水,还能看清混沌的前路。”

“是啊。”凌一感兴趣地点点头:“鱼的确是自由的,人都是从海洋中进化而来,其实每一个人最初也都是自由的。”

秦真赞同地点头:“生命的初始都是自由的。”

凌一好奇地问:“那为什么你是从20岁开始喜欢鱼呢?”

秦真收回了目光,开始继续向前走了,他说:

“因为,20岁那年,我出了一场意外,我从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

十几分钟之后,凌一和秦真穿过步行街,他们先是去了附近最近的一家商场,凌一买了一套床单,又买了很多日用品、置物筐、水杯等等小物件,幸好有秦真在,她不需要考虑东西买太多会拿不过来的问题。

一转眼,日落西山,凌一把能够想到的所有东西都买齐了,凌一请秦真在城里吃了一顿烧烤,两个人这才赶着最后一辆公交车回了兴荣村。

末班公交车一路开回兴荣村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等凌一和秦真下车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秦真和凌一不在一个寝室楼,秦真便拿着东西送凌一先回宿舍。

凌一和秦真走进宿舍楼却发现,楼道里居然一片漆黑,所有的灯都不亮。

“停电了。”秦真习以为常地对凌一说。“不必吃惊,经济开发区这边时常停电,你慢慢习惯就好。”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