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故事> 七月半·招魂

七月半·招魂

作者:弄风吟月更新时间:2018-12-27 13:34字数:3051

北方的八月,天气逐渐凉爽,仅仅中午会感到些许炎热。

为了迎接新生的到来,老师们和学生会的成员们提前来到学校进行准备的工作。

大二的女生王涵,是文艺部的副部长,男朋友张小开则是部长,大家伙儿称他们“情侣部长”。

忙了一天的王涵,刚躺下就睡着了。

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海边,裙子和长发被风吹起,似要乘风而去。

“小涵,不要累着自己。”她的声音很温柔。

“妈,你怎么来了?”

王涵走了几步,怪异的是仍然保持原有距离。

“你已经长大了,妈妈以后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王涵一惊,“妈,你说什么呢,怪吓人的?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女人摇摇头。

一种不详的预感,在王涵的心里升起,她想要走到母亲身边问一问,但短短距离始终走不到。

“难道……”王涵心有所感,这将是她和母亲的最后一面!

她埋头用力地跑,大汗淋漓,始终到不了母亲近前,真的在原地踏步!

女人一直背对着王涵,“小涵,你爸爸是一个粗手粗脚的人,将来有女人愿意照顾他,你要成全他们。”

终于,女人缓缓回过头,一张温柔的脸上挂满泪花,却在笑着。

“不!”

王涵睁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擦干泪水坐起来,为什么这样真实?

父亲的电话恰在此时打来,“你……母亲开车掉进海里……死了……”

宿舍只有王涵一个人,惊闻噩耗,她感到世界没了温度,是冷的!

这几日王涵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按照当地的习俗完成了母亲的葬礼,葬礼结束后的王涵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招魂?”张小开难以置信。

王涵认真地说:“快要七月半了,七月半又称鬼节,据说在这一天能见到故去的人,我想见母亲一面。”

张小开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他知道此时说世上没有鬼,王涵一定会以为他在敷衍,现在能做的只有支持这个荒唐想法。

时间很快到了七月半,这天傍晚张小开拿着一叠资料,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昨天有人告诉我阿姨出事的地方不简单,我花了一白天的时间查资料,你看!”

王涵接过资料,母亲出事的地方是沿海公路的丁字路口,公路的一侧就是一眼望不边际的渤海,这些年在丁字路口附近发生了许多悲剧:

2015年7月20日,有人在遥江路北面中发现一具尸体,据警方初步调查,死者年龄26岁,死因初步判断为溺亡。

2015年8月11日,两个小女孩在观海栈道上玩耍坠落水中,村里组织100多人沿引渭渠展开搜寻,直到晚上两人才被找到,已不幸溺亡。

2015年10月24日,本市一名出租车司机失联一天后,被消防员从海中打捞上来,司机已不幸身亡。

2015年11月1日,一位老人不慎掉入海中,家属沿着海岸一路找到XX县,11月9日在XX县海边附近发现老人遗体。

……

2018年7月19日夜,高新区溪平镇的任某与同村的任某某,约了3名90后女性,在附近的酒吧、KTV唱歌喝酒后,次日凌晨1时许返回途中,经过沿海肖村段时落水,任某和任某某自救逃生,李某、王某两女性溺水身亡,另一位女性郑某失踪,至今未有踪影。

2018年7月23日,有市民锻炼时发现2具尸体,随后有关部门介入,短短20天时间,又连续发现8具尸体,后经证实这些尸体均为溺亡。

资料收集的是从15年下半年截至目前有关丁字路口所发生的惨剧,王涵是本市人,她以前听闻丁字路口是本市最恐怖的地方,没想到现实比传闻更可怕!

“世上没鬼还好,如果真有鬼的存在,一个大凶之地,你怎么在众鬼中找到阿姨?或者阿姨已经投胎了呢?”

“小开,谢谢你!”王涵痛苦地闭上了眼,“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试一试。”

“那你爸呢,他知道你要这么做吗?”张小开说:“你再出点什么事,让叔叔如何面对?”

王涵难以相信地看着他,“张小开,你为了掩饰心中的恐惧,居然可以找出这么多冠冕堂皇,又让人不怀疑你的理由。行,反正你去不去都一样,忙了一天,你也很累了,回去休息吧!”

“你!简直不可理喻!”张小开以为她闹一阵子就能恢复,所以他才陪着王涵去查各种资料,没想到她真的要去招魂!

“对,我是不可理喻!那你找一个可以理喻的女生吧!”

子夜,王涵拿一碗白饭,插上三支香,放在沿海公路的丁字路口。做完这些她跑到路边,静静等待。

沿海公路的丁字路口长年发生惨案,在这里聚集了本市最重的阴气,又是七月半的日子,来往的冤鬼会有很多。

王涵在等待冤鬼们吃下这碗白饭,不知心里作用,还真的是有鬼,王涵只觉一阵阵寒凉。

不久,白饭上插的三支香烧完,王涵端起饭用手抓了几口。饭一入口,不仅阴凉,还有一股腐味。

根据传闻,白饭上插香放在阴气重的路口,过往会来吃白饭。但鬼吃过的饭,人吃岂会有好处?这会使人的阳气降到最低,以此来见鬼。

白饭入口不久,王涵腹中作痛,好似有一木杵在她体内搅动,痛得她险些晕倒,眼中重影叠叠,眨动间看到了许多“人”!

王涵忍痛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余光瞅见好多只脚向她靠近,“不好!”

活人毕竟不同,哪怕吃了鬼饭能见鬼,但身上的一股阳气仍然会吸引鬼的注意力,一个不好就会被鬼吃得干净,连灵魂也不剩!

这支笔的笔尖提前沾了乌鸦之血,她哆嗦着往手心写上一个字——隐!

乌鸦乃是夜行动物,脖颈之血可以助人遮蔽阳气,从气息上与鬼魂无异。“隐”字青甫一落笔,许多“人”明显疑惑了一下,不再理会王涵。

王涵又拿出一个小瓶,里面是浑浊的液体,这是母亲的骨灰混合了她悲伤的眼泪,打开盖直接灌进嘴中。这样一来,她说出的话会越过无关的鬼,直达骨灰主人的耳内。

“妈!你在这吗?我是小涵呀,快出来见我!”王涵呼唤着母亲的亡魂。

直到王涵的声音嘶哑了,母亲的身影也没有出现,王涵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望着过往的“人”,唯独没有母亲。

王涵哭了,“妈!我想你了,如果你有感知,求你出来见我一面吧!”

“小涵,你这是何苦呢?”

王涵喜悦地抬过头,身旁坐了一个女人,正是故去的母亲。

母亲生前很爱美,做了鬼依然干净整洁。母亲笑着,一如生前温柔,“小涵,你有这份心思我很开心,但是人鬼殊途,以后不许再这样。”

王涵乖巧地点着头。

“听妈妈的话,你赶紧离开这里!”母亲收起温柔,严肃地说。

“妈?你……我才刚刚见到你呀!”王涵眼里有泪打转。

母亲郑重地说:“妈妈也舍不得你,这将是咱们母女的最后一面。但是,这里阴气太重,又逢鬼节,时间稍长,将有生命之忧!”

王涵重重看了母亲一眼,要将这容颜记在心中。站起来要走,然而脚步一软,向地面摔去。

强行驱散阳气,将会带来霉运,正是霉运来时!

王涵忍痛站起来时,感到无数阴冷的目光注视着她,低头一看手心在流血,“隐”字已被血水抹掉。

“不好!”母亲冲出来挡在王涵前面,“快走!”

冤鬼伸出一双双手,撕扯着母亲,“走啊!”

王涵即将跑到路口的时候,她的腿被后面的许多只手抓住,被冤鬼们拉着往回扯!

“不!”身后有母亲的哭声。

这一刻,王涵绝望了!

“大胆恶鬼,快快放手!”

一声怒喝传来,紧跟着,身穿黄色天师服的张小开到来,他一手拿符,一手握剑。

“小开,你……”王涵以为他没胆来。

“滚!”张小开挥着铜钱剑刺来,冤鬼们吓得松开了王涵,“发什么呆,走呀!”

王涵往路口跑去,但张小开没有跟来,她回头一看,见到了人生中难忘的一幕。

张小开单膝跪地,手中的铜钱剑向左右挥动,每刺中一个冤鬼,那冤鬼便会化作云烟消散。

可是,更多的冤鬼从后面袭来,血肉飞舞,张小开再也挥不动剑,遥望着王涵:“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王涵,希望以后不再这么任性,毕竟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不多……”

“走呀!别管我……”

张小开倒在了地上,冤鬼们像是恶狗抢食一般,吞吃着张小开的血肉和灵魂。

“小开!”王涵撕心裂肺叫道,她很想要跑过去,可是她不能。

她能做的,只有转身离开!

2018年8月26日的早报上有一条消息,大二学生张某某莫名死在本市沿海的丁字路口,身体没有发现伤口,警方将对此展开调查!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蛇妻

末世鬼师

---- 作者寄语:@曲幽然 借你笔下“张小开”一用,谢谢!

书评(9)

1/500发表

  • pengsuen

    搞笑的哈哈哈哈憨笑憨笑憨笑

    2019-02-06 10:52举报回复0

  • 221.230.167.*

    突然感到尴尬,我不是女的。

    2019-01-03 03:03举报回复1

    弄风吟月:呃呃……你可以这样想,扮演一下女生,感觉应该也不错……可爱

    2019-01-03 15:14举报回复0

  • 221.230.234.*

    突然感到尴尬,我是一个男的。流汗

    2019-01-02 20:10举报回复0

  • 58.243.250.*

    开车能掉进海里,真是长见识了流汗

    2018-12-30 00:49举报回复0

    弄风吟月:是海边的一个路口。可能是我设定的不严谨

    2018-12-31 16:52举报回复0

  • 117.136.105.*

    那有18月?

    2018-12-28 08:29举报回复1

    弄风吟月:谢谢指出,立即改正!

    2018-12-28 16:57举报回复0

    113.218.33.*:在哪里

    2019-02-13 11:17举报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