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孤星劫> 第二十五章短暂的安宁

第二十五章短暂的安宁

作者:陨落人生更新时间:2019-01-11 01:21字数:3236

第二十五章短暂的安宁

在家里一连呆了好几天,整天吃了睡,睡了吃,好好的休息了几天,期间水哥哥找过我几次,但所说的话都是场面话,还能聊什么呢,一切都过去了……

现在是七月天,山里的杏子熟了,因为退耕还林,土地都栽上了成片成片的树,有杏树,梨树,果树、等等。

一大早,妈妈说要去山上摘杏子,我怎么忍心让她去爬对门那座大山,我在家,当然是我去了,品种的问题,杏子现在才熟。我三下两下穿好衣服,拿了绳子袋子篮子出发,小时候干惯了,现在也没问题。我兴致很高,就算爬山累的我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还是一鼓作气向山顶努力,这座山比周围的山都要高出许多,所以山上的风景自然美不胜收。

到了山顶自家地里,我已经筋疲力尽。

晨曦初露,放眼望去真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连绵不绝的大山呈现一片绿色,层层叠叠与天相接,蔚蓝的天空干净如洗,蓝天下一条小河蜿蜿蜒蜒流向远方,好似一条银色的闪闪发光的缎带铺在碧绿的大地之上。寥寥几座山腰的房子也淹没在绿色海洋之中若隐若现,犹若隐居人家,充满神秘。近处树木葱郁,青草茂盛,几乎把上山的小路掩尽,满树的杏子有的金黄,有的嫣红,仿佛开在树上一朵朵娇羞的花朵,躲在翠色的叶子下随风轻轻摇曳。

画卷般的景色在阳光的沐浴下,有些虚幻,有些朦胧,美得犹如童话世界,好像所有凡尘俗事都于我远离,我沉浸在美景中心旷神怡无限惬意,我把绳子搭在高大的杏树上,做了一个简单的秋千,坐在上面好不逍遥自在,这种远离凡尘的感觉好美……

“百花开,青草香,蝴蝶风中舞霓裳。阳光暖,歌声扬,俗世凡尘都遗忘。心似醉,仍彷徨,几许恍惚迷茫,梦朦胧,回忆长,痴缠一段情不放。心不悔,意难休,生生世世成劫数……”

自以为可以放得下了,其实心底的伤还是难忘吧,明明开心的开头,最后还是转折成伤。随意的清唱,没有曲谱的束缚,情随意飞扬,歌声悠扬,又蕴含着哀伤,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

身后寻灵儿歌声而来的两个美男帅哥细细领略着歌词中的意境,不忍打扰那空灵绝秀得清唱,如此美景,还有动人心弦的歌声锦上添花,山野乡下,没有噪音,更显得那甜美的声音美妙清灵。他们没想到爬山看日出,意外的看到另一幅赏心悦目的景像,美丽的杏树下,秋千上那抹沐浴着阳光金色的身影,伴着若黄莺般婉转悦耳的歌声,那淡淡的哀伤,使曲子引得人无限遐想。

离漠雪洋溢着喜悦和满足,他本对乡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跟着水生来散散心的,自从来到这里,就被这种远离喧嚣,简简单单的生活方式吸引,今天却还有意外收获,此情此景此生难忘,恐怕以后可以再次来登山赏景,也未必有黃杏秋千素nv轻歌。

水生没想到灵儿也会来,他本想邀灵儿一起的,又不想小蝶误会,却没想到可以看到灵儿那无邪的背影,那轻晃着秋千,沉浸在自己世界,随兴而唱的曲子,直击人心震撼不已。

那句“痴缠一段情不放。”所指的不就是自己和她那份稚气未脱,纯净无暇的感情吗?心好疼,灵儿一定比自己更甚吧!灵儿,对不起,水生内疚不已。

我发呆发够了:“啊!还是摘杏子吧,要不摘到中午还不把自己晒死。”我自言自语着恋恋不舍的离开秋千,回过头惊到:“啊,你们……”

看清来人和他们脸上意味不明的笑意,我撇撇嘴不满的抱怨:“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然后问那俩个:“你们爬山啊,我妈要我摘杏给姐姐稍点,你们要不要吃?”

“好啊!"离漠雪毫不犹豫的回答。“灵儿,我帮你摘吧。”水哥哥微笑中带着宠溺,开心的爬上树。

我无所谓的道:“随便。”

离漠雪:“刚才那曲子真好听,可以再唱一遍吗?”

我一边爬树一边回他:“呵呵,忘了。”

离漠雪:“不会吧?”

水生笑着插言:“莫雪,灵儿说的是真的,她那是是即兴之作,怎么可能记得住词跟曲调,呵呵。”

离漠雪一脸诧异:“这么厉害,那可以再唱一首吗?”

我翻翻白眼:“你以为摘杏呢,那是要灵感的,刚才所有的灵感都被你俩吓死了,所以现在大脑一片空白,没得唱了。”

水生看着灵儿那刁蛮的样子,百变的神态,好像又回到过去,好想过去宠溺的捏捏她有些肉的脸,看他羞涩的撒娇时的那种可爱,可惜不能。

看着失神中的水哥哥,我又搞恶作剧,他忽然觉的头上一疼,回头发现我一脸坏笑,拿着杏子做出砸他的姿势。他还没做出反映,我又拿一大把杏子朝他砸过去,他在树上躲闪不及,全都中招,伴随着的是灵儿那清脆开怀的笑声,水生也抓了一把反击,树上两个人顿时开始了杏子大战,肆无忌惮的欢笑声在山上荡漾。树上的大战殃及了树下那个潇洒摘杏吃的优雅公子,他大叫着跑开还抱怨让不让人吃了,哪有你们这样的!

水哥哥是舍不得用力砸我的,我和水哥哥互相砸着玩,仿佛回到了过去,我望着水哥哥开心的笑着,他也望着我笑,这种开心或许我们两个都很久没有过了。水哥哥或许想到了什么,继续摘起了杏子。

我坐在高高的树杈上,轻轻晃着腿休息,我害怕沉默,爬到水哥哥所在的那根枝桠,水哥哥看着我距离他只有半尺的脸,心里居然怕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朝他眨眨眼,示意他树下那个认真擦着杏子的翩翩美男,他先发怔,不知我要干嘛,我调皮的晃了晃树枝,他终于明白我的恶作剧,了然的笑着点点头,两个人一起用力摇晃树枝,铺天盖地的杏子如下雨一般朝着地上落去,树下那道身影躲闪不及,被砸的鬼哭狼嚎狼狈逃窜……

“哈哈哈,哈哈哈……我和水哥哥两个人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腰都直不起来,树下射来一道幽怨的目光。我调皮的朝他眨眨眼笑着说:“好玩吗,帅哥?乡下来了就不要装优雅了嘛,反正也没人看。”

离漠雪无奈又嫌弃的看着我们,幽幽地说:“变色龙。”惹得我和水哥哥又一阵大笑。

一顿折腾,累的我和水哥哥坐在枝杈上休息,离漠雪说他也想上来,我和水哥哥合力拉他上来,我们坐在树上一边吃杏一边聊天。离漠雪一边剥着皮,一边赞叹好吃,说没有污染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还不忘损我一句:“你就不像个女孩子!”

我笑笑,记得曾经有个人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

离漠雪看我不说话,笑着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微笑着摇摇头说:“只是记起我第一次见鬼那件事,张子谦姐夫的那个案子。”

水哥哥是知道这件事的,张子谦是他同学,听我讲到就收敛了笑容,认真的要求我讲一遍。我就把那次的经历细细的讲给他们听,看他们听的无比认真时而震惊,时而感叹,时而出神的样子我讲的更起劲了,内心的阴霾暂时被挥去,我也回到了那次事件的情景中。

当我讲到自己傻傻的只顾看帅哥冥警,根本就无法集中注意力听吴元奇最后的遗言时,他们两个同时微笑。离漠雪来一句“花痴”。

水哥哥揉揉我头发怜爱的说:“傻瓜。”

我不满的嘟囔:“再揉就成鸡窝了。”而离漠雪的话直接被我过滤掉了,然后接着讲,讲完后,水哥哥一脸沉思,离漠雪点点头说讲得真好,可以去写书了。我生气的望着他深邃诱人的双眼,但是实在挡不住这样的魅惑,转头移开目光无所谓的说:“不信算了。”

“这件事我听子谦讲过,是真的,灵儿口中说的冰疙瘩就是杜子谦的姐夫。”水哥哥若有所思为我证明。

离漠雪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了半天,我被他看的不自在了:“干嘛?我又不是鬼,用不着这种见鬼的眼光看我。”经过短暂的相处,我们之间也就没有那种生疏感了,所以说话也不忌讳什么。

离漠雪不屑地说:“切,我只是看的你眼睛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而已。你还见过其他鬼吗?”

我咬着手指歪头想了一会儿说:“见过,你要是想听的话,待会要帮我干活。”离漠雪干脆的答应了,我们一边挑捡着地上一片狼藉的杏子,我一边跟他们讲刚刚才结案的罗丽案件。他们听到我半夜在小区花坛方便,那表情实在是可恶,我说到自己问鬼要不要陪得时候,水哥哥摇摇头,离漠雪快要笑死了,我嫌弃的看着他们不再说话,他才努力止住笑声。

但是我讲着讲着觉得有点没有那么跌宕起伏,索性改了个版本,直接就把罗丽在秦岳哥哥家拜托我的那件事,讲成我不开心在洛河公园吹风,罗丽找上我,和我夜半畅饮欢歌,最后我发现罗丽是鬼的版本!他们听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我在心里得意的比了个V字,他们真被我的故事惊到了,没有注意到我偷笑。

故事很快讲完了,杏子也都捡起装好了,我不管他们有多少问题要问,做了个闭嘴的手势,背起地上那一袋子杏子,篮子里了的就让他们为我效劳吧!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