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祠堂

作者:秦莞尔更新时间:2019-02-16 00:55字数:2422

小时候三伢子是我最铁的兄弟,咱俩一对是村里头最讨人嫌的捣蛋鬼。

我还记得我十岁那年,有一天三伢子神秘兮兮地拉着我说:“诶,大头,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可能要以后就不能和你玩儿了。”

当时的我一听就蒙了,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三伢子哭着脸说道:“我听见我爹每天晚上啪啪地打我娘,打得我娘直叫唤。你说照这么打下去,我娘她不得带着我回我外婆家住啊?不就不能和你一起玩了吗?”

那时候,我脑子转得比三伢子要快,一听以后就不能和三伢子玩了,那哪行啊,于是便宽慰他说:“你不急,我今天吃了饭就随你到他们床下面躲着,等到晚上你爹再打你娘打得直叫唤的时候,咱们就出来一起打你爹,看他还敢不敢打你娘。”

那天晚上可倒大霉了,我们俩从床下底一钻出来,好悬没把他爹娘给吓死,吓得他爹身下那玩意都软了半截,他爹抄起扫把就撵着我打,一路把我给揍回了家。

后来我指着三伢子的鼻子就骂,说你小子脑子开窍没开窍,你爹娘放炮折腾来着,欢乐得紧呢。三伢子也没好意思驳我嘴,一个劲地憨笑着。

咱们就这德性,天天找乐子捣蛋,一直到了我十八岁那年,所有事情才变得翻天覆地起来。

那是一天晚上,三伢子也不知犯了哪门子的傻,突然就问我敢不敢去祠堂一趟耍耍?

当时我一听可炸毛了,祠堂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地儿,住着世世代代的老祖宗们,平日没啥大事都是大门紧闭,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再一个咱村不比其他村子,咱们村子地儿少,靠海逢河的,加上六十年代那为了赶美超英,地皮不是盖房子,就是拿来种果做生产,久而久之就连埋葬死人的地方都腾不出来,大伙没办法,也就在祠堂后面给整了个“义庄”!

说得好听叫义庄,说白了也就是埋尸地,棺材死人可老多了!

甭说那里有鬼没鬼,单说一个死者为大,就不能去冒犯!

所以我就没敢答应,摇了摇脑袋,说:“使不得,要我爷爷知道我去了那儿,非得把我给打死不可。”

三伢子咧嘴一笑:“你怕了吧?瞧你个胆小鬼。”

哟!

被他这么一激,我可来气了,把牙关一咬:“去就去!不敢去是龟孙子!”

“那好勒!今晚咱们就去,你把钥匙给弄来。”三伢子嘿嘿笑着。

就这一答应,我后立马给后悔了,祠堂长年关着,管钥匙的就是村长,也就是我那老不死爷爷。

但没辙,话都撂下了,我要是反水,以后在三伢子面前可就矮了一截了!

于是约定的这天晚上,我穿着衣服躺在床上,手里头捏着下午趁爷爷洗澡时,从他房子里偷来的钥匙,然后躲回了房子趴在床上等着。

等了不多时,就听外面传来一阵狗吠声。

“汪汪汪……汪汪……汪”

狗叫声是三伢子给我发来的信号,我赶紧从床上起来,蹑手蹑脚的出了门,生怕惊动了爷爷。

此时已是深秋,屋外已经打了一层薄霜,正是最冷的时候。尤其是我刚从屋里出来,只穿了一件单衣,更是冷得我直哆嗦。

我瞧了一眼三伢子,却见他穿着大布袄倒是裹得结实。不免有些生气道:“你他娘的怎么现在才来?”

三伢子打着手电,吐了吐舌、头,一转头,把老子吓了一跳。我忍不住的踹了他一脚。只听他说道:“你以为老子想现在才来啊,还不是我那老爹在隔壁折腾我娘不肯睡觉!我这不是怕搅了他们的好事吗?”

“我看你是听你娘叫唤听爽了才出来的吧?”我笑骂着。

“去你的!”

咱两人一边扯淡,一边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祠堂门口!

咱们村虽然穷,但宗祠修得却是阔绰,门口摆着两只石狮子,后面立着四根圆木柱子。祠堂外漆着红漆,每年还得翻新一遍,搞得他娘的跟古时候的大户人家一样。

虽说我也是村里人,还是族长家的孙子,但那祠堂,那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进去。

村里有个说法,说是没满十八岁的小孩子不得靠近祠堂,否则,会给村里召来不幸。

这种说法是不是真的,我倒是不在乎,我平时也是个不安分的人,这么多年能守得住自己的好奇心也全得力于我爷爷那个凶啊!

若是他一再嘱咐我不让做的事情我还犯的话,那起码得一个月下不来床。这老东西打人真的是下死手。要不是我找不到我爹妈了,我才不乐意跟他住一起呢!

所以这些年,我一直都只能远远的望一下这个地方,看他们祭祖烧香,我虽然眼馋,但好歹怕被打。今天算是了了我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别傻愣着了,拿钥匙开门啊!”见我仍是傻傻的站在石狮子旁边,已到门口的三伢子不停的催促着我。

“哦,哦,哦,来了,你他娘的急个球!”

“我能不急吗?再过一会儿可就是到十二点了,还不快点儿过来开门!”他娘的三伢子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凶?

我从兜里掏出钥匙,一把丢给他,紧接着就听见他拉锁的声音。

咱们村到现在都还用的铜锁,所以一拉会咯吱咯吱的响。三伢子将铜锁放在一边,又吱呀一声推开了大门。

那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有点怂了,心里默念着:“祖宗明鉴,小子无知,大半夜的打扰了祖宗的清净,等过些天一定给你们多烧几炷香,你们可千万别怪罪于我。”

也不知道是我着祷告应验了,还是心理作用厉害。我刚念完这一句,突然就从门内吹出了一阵冷风,吓得我倒退了一步。

这是不让我进去的意思?

“大头,你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啊!”三伢子胆子确实挺大的,进了祠堂也不跪拜,竟然当着祖宗的面儿,大声喧哗。

我站在门外,哆哆嗦嗦道:“三伢子,要不,咱们回去吧!”

三伢子不屑道:“我他娘的就知道你是个没种的软蛋,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怂货!”

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进就进,谁怕谁啊!

“诶,你去哪啊?”没想到这孙子胆这么肥,进了祠堂之后,竟然还往里面走。

“进义庄啊!”三伢子回答的倒是干脆。

我一听,吓坏了。咽了口口水道:“我们之前不是说只到祠堂吗?你进那里边儿干啥?”

“这里有什么好瞧的,就一堆破牌牌,几把破椅子。”三伢子满不在乎的一边用手敲墙面,一边在找寻着什么。

我四周瞧了瞧,果真如他所说就那么几件物件儿,不过这小子吃了没文化的亏。

这里边儿的摆设虽然都是木头做的,但做工极其考究,几把太师椅是红木做的,那些黑不溜秋的灵牌,竟然是紫檀木的,而灵牌前头放置的那个香案更是讲究,他娘的竟然是沉香木。

我说村子里怎么这么穷,敢情值钱的东西都摆在这儿了。

我为什么认得这些?

以前我可是一直立志做个木匠,所以对木头颇有研究。

但我那当族长的爷爷却一直想让我做个兽医,好专门给他养的那条大黄狗瞧病。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