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孤星劫> 二十六章短暂的安宁(二)

二十六章短暂的安宁(二)

作者:陨落人生更新时间:2019-01-11 22:55字数:3229

第二十六章短暂的安宁(二)

我穿了旧衣服,那一大袋子只有我来背了,小时候干惯了也没什么。他们一个个穿的都是名牌精品,离漠雪我压根没指望,他拿得动篮子里的就不错了,水哥哥抢着要背,我不许,回去弄脏了衣服,怎么跟小蝶姐姐交代。

离漠雪看笑话似的等着我背不动求他,见我轻松的背着东西走了,目瞪口呆的也赶紧和水哥哥提着篮子追上来,山路不好走,水哥哥扶着他,我回过头不屑的揶揄:“你们是在作秀吗,不要再拉拉扯扯的了,不要让我误会你们哈。”

“水灵儿--”离漠雪气急败坏的对着我怒吼。

我笑着做了一个鬼脸轻松地走着还不忘调侃:“谁让你长得比女人还好看,有作“同志”的资本呢,我还真怀疑,你们俩不会真有一腿吧?”

离漠雪气的快要吐血了,水哥哥只是微笑着提着篮子,不时的回过头帮一下离漠雪。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我加快了步伐,没有走惯山路的离漠雪被渐渐落在了最后。我们回到家,离漠雪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看我轻松的样子给我竖竖拇指,我做了个鬼脸就去洗澡了,全身都是汗。

妈妈让水哥哥提了一篮子杏子吃,水哥哥深深看了我一眼,和离漠雪回家去了。我想小蝶姐姐一定会不满意吧,但是她已经赢了,而我只是水哥哥生命里的过客,她还想怎样,随便吧!洗澡水冲去我一身汗,也把刚才所有的开心洗得一干二净,快乐永远都是短暂的,不过我心甘情愿,快乐过就好,反正过段时间他会回北京,而我也会离开,这样开解自己是不是有点傻……

吃过饭后,爸爸妈妈都去串了,留下我在自己的房间发呆,我拿着笔,想把早上唱过的曲子记录下来,而脑子里都是我和水哥哥摘杏子的点点滴滴,我有些烦躁。

我趴在琴上一手撑着脸,一手在琴上瞎弹,门豪无征兆的打开,进来的是换了衣服的离漠雪,修长的身材更加的令人不可抗拒,我不敢看他,太魅惑人了,我撇了他一眼懒洋洋的说:“干嘛,大中午不睡觉瞎溜达什么?”

他眯了眯眼,微勾着唇,一丝坏笑着逼近我:“你先不是说我是同志吗?我离大少爷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说,你说该怎么惩罚你吧?”

我翻翻白眼不屑的道:“切,笨蛋,我开玩笑的你也当真。"

离漠雪无语了,在北京所有人对自己都是毕恭毕敬,恭敬有加,连女人对自己都是温言软语,生怕自己生气,哪像这个死妮子,什么话都敢说。

“不管,我帮你一上午,你欠我一个人情,你必须为我做一件事,要不然我就告诉小蝶,水生对你余情未了,呵呵。”离漠雪无赖的威胁我,看得我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你还能再无赖点吗?

我无奈的问:“你想干嘛?”

“你带我见一次鬼行不行?”离漠雪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无语的回他:“有病,你以为见鬼很好玩吗?也不怕吓死你,更何况鬼是你想见就见的吗?你就没事找事吧!”

“我就是没事找事呀,这你也知道?你就来句痛快的,答不答应吧?”离漠雪无赖且不耐烦的等着我回答。

我摇摇头无奈的想:空有一副好皮囊,本质却是个三八加无赖。只好答应,没想到这还是个急性子,非得晚上就出去溜达的找鬼玩,在我震惊的目光中,他吹着口哨潇洒的离去了,哪还有刚见他时那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也太能装了吧!

晚上,我已经躺下了,手机忽然响起,是个陌生号,我不情愿的接起:“水灵儿,你个变色龙,你不是说晚上出来帮我找鬼来着,现在怎么还不见人,我都等你半天了,限你三分钟,你要再不来我现在就来你家找你。”离漠雪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我扶着额长叹:“天哪,这什么人呀?倒霉催的。”我看看时间都快十点了,我穿着睡裙悄悄溜了出来,本想骂他两句就回去的,谁知我还没说话,就又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只好装哑巴,跟无赖有理可讲吗?

这时水哥哥找离漠雪来了,他问明情况,有些好笑的劝离漠雪:"莫雪,回去吧,你看灵儿穿这么少,乡下日夜温差大,现在都开始冷了,你就让她回去吧。再说再过两天是鬼节你要找鬼也是在那天找嘛!”

离漠雪听着有道理,就准备回去了,猛然看到一个身影在远处出现,那熟悉窈窕的身姿一看就是小蝶,她是来捉奸的吗?我有些好笑。

离漠雪把水哥哥一把推到身后那颗一个人都环抱不住的榆树背后,然后把我一揽,我背靠着榆树杆,他的脸离我只有两三寸远,我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有水哥哥在,我没有任何危机感,可是随后我的自信被打击得粉碎。他毫不犹豫的吻了过来,肆无忌惮的把我的唇瓣吸进他嘴里没有任何做戏的感觉。

我惊的大脑一片空白,水哥哥愣怔了一下,欲伸手阻止,我看到小蝶的影子还在,拽住水哥哥的胳膊,制止他这么做,我的手被水哥哥紧紧攥着,泪轻轻的滑落。

离漠雪借着月光看到我眼里的泪光,他顿了一下,我知道他想不到会伤害到我而准备停止,我苦笑着用另一只手攀住他脖子,止住了他要离开的的动作。我主动的热吻,还当着水哥哥的面,内心真的是崩溃的,可是他最不该忘我的,还是把我当其他女人了,一只手居然不安分的乱mo,我终于忍无可忍狠狠推开他,委屈的扑进水哥哥怀里,寻找来自水哥哥那独有的安慰,只有在水哥哥怀里,才有那种熟悉的安全感。

不过幸好,小蝶看清了树下缠绵的两个人是离漠雪和水灵儿时,终于放下心来离去了,同时也感怀着:水灵儿也不过如此,也对离漠雪的魅力无法抵挡!

我被水哥哥紧紧拥在了怀里,但是立刻被离漠雪大力的扯了出来,我惊愕的睁大眼睛不知什么情况。离漠雪淡淡的说:"水生你先回去吧,你记住你已经结婚了,有些错误不能犯,你们已经是过去式了,最起码我没结婚,我花花公子名声已经出去了,我不怕,但你不行,今天哥们舍身帮你这一次,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现在我送灵儿回去,你放心,我对她没兴趣,刚才只是——-习惯了。”

我被他这几句大义凛然,舍身取义的话震撼的快傻了,他所说的习惯,就是他乱mo那事。哭笑不得的开口就骂:“滚犊子,我才对你没兴趣呢,我自己回去。”说完转身气冲冲地回家了。

回家拿毛巾擦了把脸,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手机轻轻震动了两声,我打开看,是离漠雪发过来的短消息:灵儿,刚才对不起,你的主动令我情不自禁,以为跟其它女人亲热呢,你不要生气,要不然我们以后就不能好好玩耍了,再说你那身材跟男孩比都没区别,害我都感觉自己真成同志了,要是我以后喜欢男生的话,你就是罪魁祸首,你得负责哈,好好睡觉,不要瞎想了,给我回复一条短息我就知道你原谅我了,要不然我一晚上就不睡觉,光给你发短信,烦死你。

我快抓狂了,都被他气笑了,这还是那个翩翩美男吗?我怀疑。想想,他那样的男人,怕是别的女人想投怀送抱都不稀罕吧,我被他吻也不是很吃亏,更何况他也是为水哥哥解围,以前还差点和那伙不靠谱的同事去野店玩,现在大不了就当自己找牛郎玩亲亲而已好了,鬼知道我怎么能想到这样无耻的借口!

在我自我开解时,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灵儿不回短信是不是希望我整晚都想着你呢?

我不耐烦的快速回复:滚犊子。

没一会又一条短信到了:灵儿是真的原谅我了?那明天我们就把今晚的事忘了,当没发生过好不好?

我被气的没脾气了:“离漠雪,你还让不让我睡觉了,我就当跟野店牛郎吻着玩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成吗?不要烦我了。

离漠雪:灵儿你居然去野店找牛郎,你丫不纯洁哈,我鄙视你。

我无奈的回复:“大哥,大爷,我原谅你了,您老人家快睡好了,千万别烦我了行吗?

离漠雪:嗯,这还差不多,乖,晚安,明天见。

看完短信,我一脸黑线,这叫什么事呀,真是败给你了!

我已经修到就算发生昨天那种事,也可以一觉睡醒忘个干净了的境界,稍稍佩服了一下自己,就被早起的母亲催促:“灵儿,你水哥哥说今天会去市里,问你去不去,他朋友会开车来接他们呢,还有你小碟嫂子也会去,你也跟去玩吧,捎带买个遥控,家里那个坏了,换台很不方便。”一句小蝶嫂子打击的我所有兴致都没了。

“不去,过两天镇上不是有会嘛,我去镇上玩,遥控镇上买。”我回了妈妈一句,回到自己的房间,钻进被窝准备补觉。

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最讨厌在我睡觉时给我打电话打扰我的人了,我不情愿的接起电话“灵儿,我是子谦,我今天接水生到市里玩,你也来吧,上次的事一直想谢谢你,但是家里乱得一塌糊涂,也没顾上。“

我不想去,更不想搅到水哥哥跟小蝶嫂子之间,懒洋洋的拒绝:“你们玩吧,我就不去了。”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