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鬼唱戏

作者:洛阳虎更新时间:2019-02-11 10:03字数:2052

陈三的笔记中说,阴兵开道,生人最好趴在地上,切不可抬头或者回头四处张望,尤忌被喊道名字应答,不然会被阴兵吸走人身体的阳气。

人被阴兵吸走阳气,日后轻则大病一场,甚至丢掉性命,重则直接被阴兵带走,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不管怎么说,看到阴兵后都是倒霉的事,我现在只能祈祷阴兵赶紧从我面前过去。

但说实话,眼前不害怕那是说假话,阴兵过境的阵势跟真的部队打面前走过没啥区别。

几次我甚至能够感觉到,阴兵的脚就从我的头顶踩过,但是我不敢动也不敢喊,生怕被阴兵抓走。

好容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顶的喧嚣声终于没有了。

但我还是不敢起身,生怕阴兵后面还跟着有下一队。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夜晚的寒意冻得我快受不了的时候,我这才胆战心惊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再看钟良,他居然还趴在地上没动。

见到比我还怂的人,我莫名的心中居然有了优越感,尤其是当我把钟良从地上吓唬起身后,我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

阴兵过境竟然真的就这样被化解了,钟良检查自己没缺胳膊少腿,对我的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我们继续壮着胆子,往大春家走去。

还没穿过竹林,前方突然传来叮叮咚咚锣鼓敲打的声音,我停下脚步看向钟良,那小子也有些奇怪的往前瞅着。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们顺着声音往前走去,刚穿过竹林,眼前就出现一个打草场,偌大的平地上此时搭了个台子,台子上,几个穿着花花绿绿戏服的人,正在上面唱大戏。

望着台下人头涌涌,台上飞花走蝶,我冲钟良打趣道:“你们乡下还真是热闹,这大半晚上,还有这么多人跑出来看大戏!”

钟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皱紧眉头对我说道:“哥,我只记得这里除了大春家养鸡场,根本没戏园子,而且这年月,还谁这么冷天出来看大戏,这不是吃饱撑得慌吗!”

我一听也觉得奇怪,可是这么多人就在眼前,难不成这些看戏的人真吃撑着跑出来喝冷风?

“哥,你看,那不是我爷爷吗?”正奇怪着,钟良突然拍了我一下,然后冲人群里指去:“我说怎么这么老半天没回呢,原来蹲这儿看大戏了!”

我朝钟良指的方向看过去,就在戏台下面蹲着的老头子,不就是钟良爷爷吗。

钟良气呼呼朝他爷爷走了过去,我跟在他后面,可没走几步,钟良突然停了下来,我疑惑着问他:“又怎么了?”

“那,那边,那是我们村老村长!”钟良指着我们前面左侧方,就蹲在钟良爷爷旁边的一个老头儿,有些口吃的回答我。

“村长怎么了?难道你偷了人家闺女?”我脑子顿时想歪了,打趣着钟良。

可没想钟良听我说完,脸色都变了,“我,老村长去年死了,我当时,当时还回来过……”

我一听脑子也蒙了,大半夜先是阴兵过境就够奇怪了,这么多人蹲这儿看大戏就更不对劲,我怎么就当真了呢!

拽上钟良,我就准备往回走,今晚公鸡不要了,钟良爷爷也不能找了,明摆着这里十有八九是出事了,要是在留下来,我跟钟良就都活不成!

可就在这会儿,身后突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拦在我们跟前。

“哟,这不是老钟家的吗?真是稀客啊,既然来了,就留下看戏吧,今晚别回去了!”老头子笑眯眯冲我们说着的时候,旁边很快围拢过来一群人。

“喜翠,这是我孙子,放他们回去吧。”就在我感觉到大难临头的时候,一个老人家的声音在人群外传来,我回头一看,是老村长。

听到老村长说话,拦在我们跟前的老头子脸色一变,但很快又笑着冲钟良道:“多好的孩子啊,行了,走吧,以后有空常来啊!”

看老头让开道,我拽着已经吓得路都不会走的钟良,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我爷爷他不会有事吧?”直到走进竹林,我才停下来喘气,钟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哭丧着一张脸冲我哀嚎起来。

“我他妈哪儿知道!”我冲他骂了一句,回头看了眼,这一看,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竹林外哪还有什么打草场,而且别说戏台子了,刚刚人头涌动的地方,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我不敢置信的走出竹林,拿手电朝四周照了过去,心中又是一咯噔。

之前明明是打草场的,此时竟然变成一片高低不平的丘陵地,而且到处长得都是快有半人高的杂草。

看到这,我那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了,刚刚我和钟良应该是碰到了鬼唱戏!

陈三的笔记里对鬼唱戏有一些零星的记载,上面说,看到鬼唱戏的人,其实眼前看到的都是幻境,如果生人真的沉迷其中,就会被带进地府。

经过仔细观察,我确定眼前一个个像丘陵一样的小土包,应该都是坟头,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我已经看到好几座墓碑。

“啊……”身后钟良突然发出一声怪叫,“我们怎么跑这里来了?”

听到钟良这一声喊,我顿时感觉到不对,回过身一个跨步来到他跟前,“这里不是大春家,对不对?”

“这里是村子外面的坟地,但我刚刚带的路明明没错啊!”钟良生怕我误会他故意带错路,一脸紧张的冲我解释。

不过我心里压根没怀疑他,谅他也没这么大胆子,但是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好好地,就赶得这么巧,走个夜路一会儿碰上阴兵过境,一会儿又碰上鬼唱戏!

难道……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拽着钟良就往回跑,钟良这回儿跑在了前面,不多时,我们就跑回他们家院子,但是进院子来到别墅大厅里,我和钟良全都惊呆了。

钟良的奶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钟良的爷爷手里攥着一只已经死了的大公鸡,人也倒在客厅地板上,老人家的脑后,是一大滩黑红色的血。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