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纸人替婚

作者:唯爱雨落更新时间:2019-01-22 21:17字数:2020

我看着沉默的钱默,我没有继续说下去,我的职责看相算卦,帮人破灾,但是帮到什么程度还是看当事人如何选择的。如果当时钱默依旧坚持与男人分开,那么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翌日,在我家留宿一晚的钱默看着窗外的大雨,今天的她需要在晚上八点之前准备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纸人,红烛,最好能做出全套的洞房纸扎,如果她做不出来,那么就只能她自己真人扮演了,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活人被鬼接到阴间。

我看着窗外的大雨,院子的地上都冒出着水泡,石板路已经被黄色的泥水覆盖。

“下这么大雨,怎么出去啊,您能不能和那只鬼商量商量,改一改日子?”钱默走到我的身边皱着眉头说道。

“万事皆有因果,就算改了时间,这雨依旧不会停,何况时间已经订好,这雨就是对你的考验,如何选择,看你自己。”我平淡的说道。

钱默犹豫了很久,她想等到雨小一些再出去,只是一直到了中午,这雨根本就没有小下来的趋势,无可奈何之下,白色的鞋子踩在泥水中,美丽的身影跑出了院子。

在钱默刚走出院子,就有一个人穿着雨披跑了进来。我看着跑进大厅的老太太,这老太太就住在不远处,今年七十岁了,这矫健的模样可根本看不出来是七十岁的。

“李婆,下着大雨你怎么来了?难道今天你儿子没回来?”我问道。这老太太是找我算过卦的,问的就是她外出工作几年未回的儿子是否平安,什么时候回来,我给的答案是在今天中午,儿子必回家。

“回来了,回来了,就是模样有点惨,他说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一路上走三步肯定摔个跟头,我在门口等他的时候,都进家门了,还脚下一滑给我行了个大礼。”李婆颤抖的手摸出几个热乎的鸡蛋递给我说道“家里也没别的东西了,刚煮的,还热乎呢,你尝尝。”

“谢谢李婆,您有事就说吧。”我接过鸡蛋说道。

“嘿嘿,我儿子也老大不小了,您给看看,他什么时候能结婚啊。”李婆笑着说道。

都说养儿为防老,可是真正防老的又有多少。我看着李婆笑着说道“今年,您家进入一个胖媳妇。”

“胖媳妇啊,行。具体在什么时候啊?”李婆看我沉默不语摇头的模样,也没有再问下去,对着我说了一句出门小心一点门口,因为在她刚才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大姑娘摔倒在泥水里,然后李婆就回去了。

我噗嗤一笑,这场雨来的真是时候,不孝儿回家坎坷,贪婪女外出波折。等到钱默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万事皆有因果,而因果皆在人为。

“你出去了一下午,七点多才回来,和鬼约定的时间是八点,你就不怕鬼提前到来看破一切?而且你看看你准备的东西,纸人和你完全不同,最主要的是一下午的时间完全可以准备好洞房花烛的全套,而你就准备了一个粗制滥造的纸人,还是一身粉衣服,哪怕你挑一个红衣服的也好。”我看着一身干净整洁的钱默,这一身的衣服都是新的,像是新买的。

“您不是说最次弄个纸人嘛,再说了,全套太贵了,三千块,给我转的钱才三千块。”钱默吃着买的晚餐,脸上羞涩的说道“路上遇到一个小帅哥,就多聊了一会,长得又帅,又温柔,我联系方式都要了。”

我看了下时间,没有多和钱默废话,钱已经拿了,事情我肯定是要办得,至于结果怎么样,只能看天了。

我找了三炷香代替红烛,将纸人放在门内五步处,看着还在吃东西的钱默,我手一动,对着钱默的双肩还有额头拍了三下,这叫做借火,每个人都有三把火,而每个人的三把火都不一样,鬼可以通过这三把火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可以招惹,而我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通过这三把火让鬼确定这个纸人就是钱默本人。

“大师,我怎么这么冷啊。”钱默哆哆嗦嗦的说道。

“三把火暂时离体当然冷啦,回屋去,睡一觉,明天就好。”我说道。

我和钱默进了屋子,关好了门窗,纸人已经被我用钱默的阳火点燃,此时就亭亭玉立在门内,我透过门缝看着大门口,八点钟,一股阴风而过,大门口落下了一顶轿子,一个身穿新郎官服饰的男子停留在我家的门口,起初没敢进来,看着门内纸人幻化的钱默有一会功夫,才迅速的冲进来抱走了钱默,放入轿子内,乐呵呵的离开了。

我知道这一切算是结束了,这个鬼约定的八点就八点来很准时,而且他也看出来这里是一处鬼宅,要不然也不会在门口停留片刻,才抱着赌一赌的心态冲进来迅速抱走纸人。

我走进房间,看着正在手机上聊天的钱默,直接伸手掀开钱默的衣服,看着钱默身上已经消失的三色花瓣,这一劫难算是过去了。只是让我不理解的是,这次破劫也太简单了,而且钱默抽到的黑色签筒是凶,如果是吉,那这么简单就是正常的。

我看着钱默,额头的黑气依旧没有消散,我叹了一口气,这女人还真是浪荡的可以,缠身的鬼没有处理完就又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大师,看完了吗?你总掀开我的衣服,我冷。”钱默说道。

“你今天是不是又招惹了什么东西了?缠身的鬼已经帮你处理完了,不过你额头的黑气依旧没有消散,恐怕还有灾难。”我说道。

“今天?没有啊,除了纸扎的老板,饭店的人,小帅哥,还有一个老太太,衣服店的…”

“行啦,自己小心吧。你这半天经历的可真多。睡吧,明天醒来你就可以离开了。”我直接走了出去,点燃了三炷香,对于钱默这样的人不让她掉块肉,她是永远都不会长记性的。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