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心撞鬼!

作者:贰丹更新时间:2019-02-03 08:30字数:3204

我叫陈远,家住十里村,十里村因为十里香工厂的片片鸭得名。

而我现任十里村派出所保卫队一员。

这保卫队虽然隶属派出所,可惜不是正职,就是十里村一些闲散人员被组织起来的一支保卫队罢了。

说好听点叫保卫队,但是说难听点就是个混子,受人白眼,没什么工资,不过最起码能勉强填饱了肚子。

因着早些年下海经商的风头吹来了十里村,爹便随着村里一些年轻人一起外出打工,结果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后,一命呜呼。

于是家中近况每况愈下,娘可能也是受够了这穷日子,在一个夜晚拿着家中唯一的一点钱跑了。

从此以后,我就成了孤儿,还是一个穷孤儿,由我那大伯时常接济才是勉强度日。

所以,我这一生,可以不敬爹,不孝娘,唯独不能忘了大伯恩!

今日,中秋。我拿着队里发的一盒月饼,又去小卖部里买了两瓶小酒,便是打算屁颠屁颠的往大伯家跑去。

不凑巧,还没走出两步,就是被我们保卫队的副队长林墓叫住了,他跑到了我面前盯了老半天,都是不开口。

我被这林墓盯得有些发麻,只能先开口说道:“林队,您这是怎么了啊?”

林墓在我们队里素来被称为一支卦,人家虽然是六十来岁了,但是耳聪目明,听说是因为靠算卦能破案,被所里特约请回来的,虽然是在我们这保卫队挂职,却是拿着正职公务员的工资。

林墓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才是对着我说道:“小远子,你今日不妙啊,三火不全,容易……”

“容易什么?”我被林墓这有一句没一句的,弄得心痒痒,忙是问道。

“容易撞鬼!小心你身边有鬼!”林墓是语不出人死不休啊,他瞳孔发黑,一个劲盯着我,口型夸张的在笔画着那个‘有鬼’二字。

虽然我被林墓这么一说,心里有些发毛,但是对于神鬼来说我才是不信呢,我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胆子大着呢,却是对着林墓敷衍的说道:“好好好,撞了后,就抓起来让您看看!”

说完,我就是率先一步离开了,真是晦气,这林墓跟个神经病一样,跟他计较,这个中秋佳节还过不过了!

可是林墓却是不死心,一个劲的在我后头喊着:“远子,你一定要小心啊!”

大伯家在村里的西边,离我租的房子和我上班的地方有些个远,我走了半个钟头,才是走到大伯的院子。

大伯有个儿子,比我小两岁,现在在省里打工,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

而大伯母今年六月份因为查出来了肺癌晚期后,就是去了,所以大伯现在可以说是孤家寡人一个,很是可怜。

最近我时常就会往大伯家跑跑,跟大伯聊聊,也算是一种孝顺。

今日如同以前一样,我自来熟的跑进院子,就是开始大喊:“大伯,远子来了,还有你最爱喝的小酒窖。”

往常这个时候,大伯就会拖拉着拖板,笑呵呵的来迎接我,可是今日这院子里却是出奇的静。

整个院子都是死一般的静寂,就连我那头顶本该丰收的果树,如今都是枯萎了。

而且这小小的院子冒着一股腐臭的味道,很是浓烈,看来大伯母走后大伯一个人也是懒得收拾屋子吧。

既然大伯没有出来理我,我想大伯应该是睡着了,我于是就准备往屋子里走去。

奇怪的却是,屋子竟然挂锁了!

我刚想趴在窗户上看上一眼的时候,一阵冷风刮了起来,冻得我裹了裹衣服,我的身后就是响起来一个声音。

“远子,你怎么来了?”

我吓了一跳,猛然回头,一看,才是发现是大伯!我大松一口气,埋怨的对着大伯喊道:“大伯,你知道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呢!你怎么走路都是没声的啊!”

可是大伯却是摇了摇头,没有理我,有些紧张。

我这才是发现大伯今日穿的有些奇怪,不像往常那样穿着拖拉板大短裤,而是一身几十年都不曾穿过的正装,老旧过时的西装,胸口还别了朵大红花。

要是再画两个小红脸蛋,一眼看过来就跟那个陪葬扎的小人一样的好笑。

我强忍着笑意,跟大伯打岔的问道:“我才从大门进来的,你刚刚在哪啊?我怎么没看见,现在反倒就是到我身后了。”

“哦,我刚刚从厨房出来。”大伯脸色苍白,眼睛抬也不带抬一下的,就是有些迟钝的去开厨房的门,将我迎进厨房。

“是吗?我怎么一点声音没听到?”我有些怀疑,难道自己现在这听力都快跟个老头子一样了吗?

“远子,我备了些菜,你吃些吧!”大伯一直都不喜欢进这个厨房吃饭,喜欢把饭菜端到里屋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

但是我一看到圆桌上那三个冷盘,三个热盘,我就开始直流口水,都是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对着大伯就开始口花花了起来:“大伯,你这身衣服是打算去相亲啊?”

“去你的!”大伯瞪了我一眼,脸上都怒气犹在,但是转而又是笑了起来,有些怀念的摸了摸衣料,“这是我当年跟你大伯母结婚时候的新郎服!”

我刚想伸手去摸摸那西装,就被大伯一筷子打在了手上:“你小子,就是个不老实的,这衣服要是被你摸脏了,你大伯母见到就该生气了。”

“生气?大伯母不是没了吗?”我心里一个咯噔,有些不安的问道。

大伯神色有些尴尬,看了我半天才是点了点头,有些伤心的说道:“是没了啊!天气预报说今晚上要下大雨,你赶快吃完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

见大伯这个样子,我就是知道大伯又是想起了大伯母了。

大伯跟大伯母的感情极好,这乡里乡亲的都是知道他们二老可是模仿夫妻啊!如今鸳鸯成单,大伯可不是伤心嘛。

我为了让大伯开心,我就是继续调笑道:“我今日住你这,不就行了吗?还回去干什么?”

“不行!”哪知大伯突然变脸,那本来就是有些苍白的脸变得更加惨白,在日光灯下一照,那皮肤竟然还有一些透明的感觉。

“真是的,以前不都这样吗?”我挠了挠脑袋,不知道大伯今日是犯了什么病。

想来想去,我觉得大伯就是相思过度了,便是不再去理他,只顾着自己眼前的美食了。

“远子啊,你知道不知道你爹是怎么死的?”大伯放下筷子,犹豫了半天才是支支吾吾的朝着我说道。

我爹?我心里对这个词语很是陌生,甚至可以说上痛恨,我把我小时候所受的痛苦,都是归源为他抛下妻儿外出打工的原因上。

可是我却又是爱着他的……

在这个本该一家团圆的中秋佳节上,大伯突然提到我爹的时候,我眼眶中的眼泪莫名的有些打滚。

“恩,手脚架上掉下来了。”我把脸使劲的往碗里埋,没敢抬头,害怕一抬头泪水就是止不住的掉下来。

“不是的!是……是我,是我的原因!所以都是报应啊,报应!”大伯突然站了起来,指着自己,语气哽咽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是你?是你什么?什么报应?”我心中的一道防线猛然坍塌,爹的死跟大伯有什么关系?

大伯见我有些激动,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整张脸都是涨得通红,大伯使劲的喘着粗气,扣着脖子,好像有人掐着大伯的脖子,让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一样。

“大伯,你怎么了?”我赶忙上前就是想要看看大伯怎么了,却是被大伯猛然一推。

大伯这回好了,除了那面色有些不正常,他有些难过的低头说道:“看来我是没机会告诉你了,大伯就是想再你见一面罢了!你走吧,你不该在这继续逗留了”

草草结束了饭局,大伯就是把我撵出了门口,只不过他今日走路脚跟有些不着地,所以走的有些不稳。

差一点就是摔倒了过去,我忙是伸手扶他,只不过大伯这手凉的跟个冰块一样:“大伯啊,你自己家院子也能摔倒啊!你这么大岁数了,走路小心点!”

大伯点了点头,又忙是把手抽了出来,有些急切的说道:“好,小远子,你赶快走吧,否则再晚点出事就不好了!”

大伯说完,就是快步的走了进去,回头留念的看了我一眼,张着嘴嘱咐了些什么,我刚想问问大伯说了什么的时候,大伯却是关上了门!

“哎,可能过中秋吧,所以想老婆孩子了吧!”我把大伯今日的怪异总结成这思念亲人,想想自己这么个答案应该是挺对的!

便是摇了摇头,回了自己的住处。

这一个晚上,我尽是做梦,梦里大伯最后把我推出来大门说话的口型,竟然是和林墓给我讲‘有鬼’的口型一模一样!

“有鬼!”

“有鬼!”

“啊!”我惊叫一声就是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漆黑黑的房子,背后一片冷汗,总觉得黑夜中有一双眼睛再不停的盯着我。

“叮铃”手机的铃声很突兀的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才发现是我队里的好友王华打过来的。

刚接起手机,就听到王华大呼小叫的声音,刺的我耳膜疼:“远子,不好了啊!刚刚才是接到报案通知,竟然是你大伯陈广元于昨日中午一点二十,家中发生抢劫,被人杀死了!”

“不可能!昨天中午我大伯被杀?可是昨天晚上我还与大伯吃饭呢啊!”我对着电话那头歇斯底里的喊道,可是背上的汗却是冒了个不停!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