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故事> 大年夜烧纸和鬼聊天

大年夜烧纸和鬼聊天

作者:老小虎更新时间:2019-02-11 20:24字数:7079

2019的年三十老小虎连两个外甥的压岁钱都拿不出来,不过还是购买了八十的烧纸拿上自己折叠的一袋七彩元宝骑上电瓶车驶向河坝。

七彩取谐音起财,他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财源滚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供奉的家仙身上,一年多的打击几乎磨掉老小虎所有的事业心。

“咱王门府的家仙们一定要保佑我今年能多赚点钱,我好过了也能多给你们烧点纸上大供不是么?”

回想自己拼尽全力好不容易才在社会上有了那么一丁点地位,却被莫须有的罪名弄的兜比脸还干净。他心里一阵不公平,他恨透了给他扣脏水的王八蛋。几乎每天都在诅咒对方全家不得好死,生儿子被车压死。生女儿得艾滋,当爹的老不正经天天撞鬼。当妈的疯疯癫癫被男人看光,总之乱七八糟就对了。

老小虎面对大河拿着细根小的木棍归拢纸钱,眼前却是闪过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这些人按顺序每人抓出一把纸灰后然后消失,这些人像领工资一样就是不说一句话。

眼看着胡黄常莽拿到纸钱却是满脸不高兴的样子,老小虎心里惭愧。这些仙家保护了他家一代又一代,就连老小虎几次死里逃生也都是他们在背后护着。

“老仙家们,地马的条件有限你们别嫌少。”

眼看仙家们都拿完纸钱,老小虎开始着急。后面可就是自家的清风了,凡事供堂口的都知道。清风就是家鬼,也就是故去的亲人。

眼看着几个不认识的清风取走纸钱,他们是老小虎上三代的亲人。一个个表情僵硬的拿钱走人,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老小虎面前。

“妈…”老小虎声音有些颤抖,这是他的继母。没想到今晚继母也来了,继母的手生前就不方便。很难拿出那些纸钱,十根手指完全不能弯曲。

继母尝试了几次以后,纸灰竟然还是顺着指缝随风飘走。老小虎有些着急,可又无计可施。

“妈别急,不够儿子单独给您送。”

继母反复尝试过几次后竟然拿出一小把纸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随后就是一个探头探脑的小鬼,老小虎差点笑出来。

“臭小子,拿了钱自己去买好吃的。”

这是老小虎堕胎的儿子,小家伙竟然捧起一大捧纸灰跑的比兔子都快。

老小虎有些伤感,儿子始终不肯原谅自己。

“小伙子,给你根棍。”刚才在不远处烧纸的老头走来,正递一根铁皮棍给老小虎。

“哦,谢谢,我有了。”老小虎拿着那细小的木根跟老头看下说道。

“铁的,很好用。”老头似乎并不想走,将铁皮棍伸向老小虎。

“哦,好,谢谢大爷。”老小虎可不想跟他墨迹,人家给收下也就算了。

老头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伸手拉过老小虎刚才装烧纸的塑料袋垫在屁股下面,就坐在了他旁边说道:“小伙子,有心事呀。”

老小虎心里不爽,哪有人家烧纸还带凑热闹的。懒得理你,继续往火里添加纸钱。眼前一阵阵纸灰化作旋风飞起好高,带出正在燃烧的纸钱。

“这人呀有时候就不能太较真,人累心也累你说呢。”老头看老小虎不理他,反而语重心长的说道。看那样子像个经历过沧桑的主,不过咋听着像个二愣子说话呢。

老小虎转头看了一眼,这老头满脸刀刻的皱纹。头发花白,穿了一身唐装。正看着在河面几伙烧纸的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爷,我看你好像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吧。”老小虎烦的不行,对方要不是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小虎绝对会拿铁皮棍戳他几个窟窿,让他在这胡说八道。

“是呀,当初我也是本市的有钱人…”

老头也不管老小虎愿意不愿意听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的故事,老小虎有些不耐烦。把手悄悄伸向了铁皮棍,说不定这家伙是故意陶瓷的。

刚过年,好多外地人想多弄点钱回家。故意找陌生人搭讪,找机会骗钱或者抢钱。然后回老家,这样的案子报警都找不到人。

“你知道天隆集团吗?”老头看向老小虎问道。

“知道,听说是本市第一个开网吧的。后来不知怎么就没有了,我还挺惋惜的。”

老小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屑。还天隆集团呢,不就是第一个开网吧的吗。夫妻俩从几十个平方的小店后来开了七家分店,你可真有脸说成个集团。

“我们当初为了创业连孩子都没要,几乎每天吃住都在网吧里。老婆是吧台,我就当网管。后来雇了员工,在后来开了分店。生意越做越大,这才有了孩子。后来好多人看我开网吧赚钱,跟我学好几家网吧在本市崛起。我的生意可以说一落千丈,我就跟他们打起了价格战。原本两块钱一小时,我降到一块五。他们也降到一块五,后来我直接一块钱。他们也一块钱,最后我赔的什么都没有了。”

老小虎真烦死这个老头了,这事他知道。一个靠创业开的分店,又是裙带关系当领导怎么和财大气粗的几个集团老板抗衡。

没事不好好经营生意,跟人家打价格战。你不死谁死,咋不赔死你呢。

“没想到,我的员工辞职竟然去别的网吧打工。挖走了我大量顾客,兄弟你知道我平时对他们多好么。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对我,真的太伤我心了。”

老小虎听老头这么说真恨不得拿起铁皮棍戳他,对员工好什么呀。还记得当年老小虎的一个朋友就在天隆网吧上班,在哪整整干了三年。

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店,任何事情都由朋友来处理。甚至连员工餐都没有,辛辛苦苦三年竟然连个领班都没混上。

说起来让我们这些朋友好顿笑话,人家不得不去其他网吧工作。

老小虎将纸钱一沓一沓丢进火堆,恨不得把旁边这家伙也塞进火里烧了。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很烦。我在烧纸你干嘛跟我说这些,大过年的你媳妇叫你回家吃饭呢。”

老小虎觉得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大过年的烧完纸不回家跟自己没完没了。语气上自然有些愤怒,毕竟现在是他和家仙沟通的时间。

现在的老小虎多希望家仙能保佑他以后顺顺利利的,多赚些钱也好过上富足的生活。现在老头在这,让他怎么自言自语。

“什么媳妇,为什么要说我媳妇。那个贱人听信了别人的话,竟然在我事业失败的时候离我而去。后来我才知道,竟然连孩子都不是我的。”

老头瞬间躁狂,吓得老小虎把铁皮棍抓在手里。如果对方敢在往他这靠近一点,老小虎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戳他个窟窿。

“她竟然跟人跑了,跟别人跑了。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的事业,都没了,都没了。”

果然是个疯子,老头竟然猛的站起来开始大喊大叫。大河有几家烧纸的都朝我们这看过来,夜色里这些人的脸在火光照射下感觉不正常。

等我在看向老头的时候,几乎把我吓尿了。老头原本花白的头发竟然全白了,刀刻的皱纹里流出鲜血和污水。他穿的哪是唐装,分明就是寿衣。

老小虎本身是供堂口的,虽然说见过鬼。刚才还和自家清风说话,但也没见过这样的恶鬼。老头满脸鲜血和污水顺着脸颊流淌,很快染红了寿衣。

老小虎四处看看,他在找家仙。面对恶鬼他只能求助家仙,可家仙们都背身走了对老小虎的变故不闻不问。

眼看着老头干巴巴的手指向河边水泥护栏说道:“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心下绝望,一头撞死在这个护栏上。对…就是这根护栏,这样一切就解脱了。小伙子,我看你也和我一样,来吧你也可以解脱了。”

老小虎看向护栏,发现有一根护栏确实被撞碎了顶端。而且地下血迹斑斑,鲜红的血液竟然顺着地缝流向大河。

保持冷静,一定要冷静…冷静。老小虎几乎颤抖着手将纸钱送进火堆,脑子却在飞快想着对策。

“撞呀,你倒是撞呀。你现在未婚妻没了,孩子也成了小鬼。你的事业一塌糊涂,你的兄弟都离你而去。你和我当初有什么两样,你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说…”

老头开始嘶吼着朝老小虎扑来,那干巴巴的手竟然抓住老小虎的头发往护栏上撞。老小虎拼死挣脱开老头,头发带着头皮硬生生被老头撕下一块。

老小虎伸手摸下伤口:“家…家仙儿…”发现手上全是血,这才扯脖子向家仙儿求助声音都变调了。

家仙们也只是朝他看看,然后什么反应都没有。其中就有老小虎的继母和儿子,这让老小虎燃起一丝希望。

“妈…妈,救救我。”

继母只是领着孩子叹息一声摇摇头,转身消失了。而其他家仙们则是像看戏一样看着老小虎,老小虎直接惊呆石化。

差点头发又差点被老头抓住,老小虎一下闪开:“够了…”

今天算是看出来了,要想安全脱身只有靠自己了。家仙们应该嫌我烧的纸钱太少,这才对我的死活不闻不问。

老小虎的一声喊竟然镇住了老头,貌似在等老小虎说什么。

“我是很失败,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兄弟、朋友、事业、女友都离我而去了。还有…还有七个月的胎儿也成了小鬼,可我有重整旗鼓的信心不像你这么颓废一错再错。”

老小虎语言有些颤抖,看看不远处的家仙又看了眼前的老头:“当初你和妻子干成事业,你了不起。不过后来你骄傲了,你以微薄的实力去和大企业打价格战。人家财力雄厚你怎么跟人家争,失败是必然的。”

老小虎的话让老头怔住,仿佛陷入过去的回忆之中。

“张强和李源他们跟你干了三年,三年呢…连个领班都没混上。你却把他们调到分店去当网管,你说让他们面子往哪搁。人家辞职去另谋出路是被逼无奈呀,是有些客人为了交情去了他们的新单位。如果你真的对他们好,他们会这样吗?”

老小虎眼看老头气的身体直抖,故意大着胆子左右看看。他想找路逃跑,可他绝望了。前面是千米宽的大河,虽然冰面冻得结实。一旦下去绝对生死未卜,说不定这个老头就是河里的水鬼。

后面是河堤,五十度坡地。凭老小虎的实力攀爬都很困难,又怎么能逃出生天。左面正站着老头,右面倒是平坦不过会越来越窄到最后还是河堤。

这些想法在老小虎脑子里不过一闪而过,又定了定神重新打开一捆烧纸将其中一沓弄好丢进火中。

老小虎外表平静内心却是掀起惊涛骇浪,心里一劲念叨。咱家的家仙儿呀,我知道平时亏待你们。可今天生死攸关你们可一定要保我这一次,不然你家地马我可就死定了。

老小虎余光扫过老头,发现他好像情绪稳定了一些。刚有点放心没想到老头又暴躁起来,脑袋猛地朝刚才那根护栏磕去。

仅一下脑袋就憋了,鲜血像自来水似的溢出来。刀刻的皱纹上出现了森森白骨,一只干巴巴的手正扶着护栏。流下早已分不清是泪还是血的东西,整个身体给人的只有恐怖。

“哈哈哈哈…这就是我当年的死法,我承认你说的都对。不过那个贱人背着我生了别人的孩子,我…我…我忍不了。啊啊啊啊…”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竟然因为妻子的背叛而轻生,他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企业家。但好歹也算一代枭雄,听说他曾经无论在什么地方打工都做到最好。争取多学老板的技术,等没什么学的了就算薪酬在高也要辞职离开。

后来就开了所谓的天隆网络集团,一时间也成为本市年轻人最爱去的地方。可以相信如果他要是个家世显赫的人,说不定会成为本市的一方企业霸主。

老头哭着猛地抬头却看老小虎还在烧纸,头皮上的伤口流淌着鲜血混合冷汗滴在烧纸上。

“你和我一样,妻子也抛弃你了对不对。还有孩子…作为父亲你连没出生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来吧…和我一起解脱吧…哈哈哈…”

老小虎烧完最后一张纸,又将七彩元宝倒在火里。火势一下威猛起来,火苗足有半人多高。一阵旋风盘旋而上,带起燃烧未尽的纸灰消失在夜色中。

听着老头的话,老小虎后退两步。看向不远处的家仙,他们依旧是无所谓的样子。一个个只在乎手里的纸钱,小鬼还冲他呲牙一笑。

老小虎绝望了,一步一步朝护栏走去。如果真的死了,那么不就可以每天和儿子王复来一起玩了。如果死了不就能在重新对继母尽孝了,如果死了那自己就什么忧愁都没了。那么剩下的就是孝顺长辈,教养孩子。

家仙们也一阵点头,貌似支持老小虎的决定。儿子王复来却用稚嫩的声音喊道:“爸爸,爸爸。你快来呀,你快来呀。”

老小虎浑身颤抖,这是第二次王复来叫他爸爸。一年多了,自从王复来知道是父亲无能而导致自己不能降生的时候。王复来就在没叫过他爸爸,这声爸爸叫碎了老小虎的心。

“孩子,等着爸爸。爸爸来了,爸爸来陪你了。”老小虎大吼着朝护栏撞去,突然脚步又停止下来。

“亮呀,妈都想你了,你不想妈么。来吧,只要你肯,咱们娘三就团聚了。你现在没什么留恋的了,反而另一个世界才是你的家。”

老小虎再次下定决心,准备将头撞在护栏上。突然又停住脚步,看向自己的家仙。他们一个个穿着老旧,身体貌似很瘦弱。全都神情紧张的看着他,这时老小虎的头也只离护栏不到一公分。

“你还是没有勇气对不对,你好好看看。看看你的这些家仙儿,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你死里逃生。你没出生的时候,你父母就要打胎。是家仙儿保护了你,让你顺利降生。你九岁的时候,被车撞了。整个人被汽车压到底盘下面,还是家仙儿保护你毫发没伤。你十一岁的时候,你得了重病。医院根本拿不出治疗方案,是你继母用激将法让你有了生的希望。最后还是你的家仙儿让你活了下来,这一切你都还记得么?”

“你说够了没有,这一切我都记得。我很感激他们,但是我很想挽回这个残局。”老小虎身体渐渐放低,跪在护栏前涕不成声。

“我没说够,还记得你和你朋友去找工作么。当时你们俩和你现在一样,身上一块钱没有。你们俩商量要踏冰过河,那时候天可比现在冷多了。河水冻得特别结实,就在你们纠结到底应不应该过河的时候。一个穿军大衣的人先你们一步跨过了这道护栏,结果你们没事他淹死了。我现在告诉你,那个人不过是你的家仙儿给你找的替死鬼。”

老头站在火堆旁,看着已然烧为灰烬的纸灰开始冷笑:“呵呵呵…你是不是怕下去没钱呀,你看看。你知道你的家仙儿为什么每人只拿一小点么,那是因为剩下的是他们准备留给你的。他们保护了你三十多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穿的这么破旧么,为什么身体这么瘦弱吗。那是因为你…你没能力…没能力给他们烧更好的东西,这才成现在这个样子。”

老小虎胆怯的四处看看,妈、儿子、家仙还有老头都在看着他。王复来还在爸爸爸爸的叫着,伸着小手,那正是一个孩子寻找父爱的表现。

老小虎从来没想过大年三十烧纸会是给自己烧的,看向纸灰里面仿佛有大量的冥币正朝他招手。

“其实你和我一样,一样颓废,一样窝囊。一样软弱可欺,你想想你在阳间还有什么。你爱的女人离你而去,你的朋友兄弟也和你断了联系。就连你费劲心力做出的那么一点点成绩也因为那个误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你除了怨恨还能做什么?来吧,和我一起,和你的亲人一起。你不是恨那个害你的人么,等你来了就可以亲自去找他索命。那人叫什么来着,付传宇是吧,还有杨文奇,金成一。他们的命都会被你捏在股掌之间,你能大大出口恶气怎么样。”

老头背对老小虎,话语里对老小虎满是诱惑。他说的太对了,只要变成鬼那么就能亲自去找这些人报仇。自己可以折磨的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的父母、妻子、孩子老小虎都不会放过。

“金成一、杨文奇、付传宇,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老小虎后退数步,猛地朝护栏跑去。就当头部刚要接触到护栏的时候,老小虎猛一转身正看见老头刚刚露出笑容的脸突然僵住了。

“哼哼哼,哈哈哈…老人家我今天可要多谢你了。”

“谢…谢我什么。”老头表情僵硬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可老小虎还是敏锐的发现老头说话有些结巴。

“你说的没错,我这一年以来确实很颓废。怨天尤人,恨自己命苦。不过我现在上有父亲,下有孩子。虽然孩子只是个小鬼,但终究是我的孩子。女朋友离我而去也许是缘分已尽,是误会早有说开的一天我相信我的朋友都可以找回来。事业没了也可以重头在来,只要我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老小虎看着刚才自己燃尽的纸灰,现在已经变成死灰没有半点火星。满脸都是释怀的轻松和解脱,仰望夜空是满天星斗和无尽的烟花。

“没可能重头在来了,你什么都没了。”老头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总想找出反驳的理由。

“怎么不可能,大不了把曾经走过的路在走一遍。我还有我的责任,我的责任没完成怎么能轻生呢。”老小虎手扶护栏看向不远处的家仙,朝他们挥舞手臂。

“责任,你现在吃饭都困难,还责任。责任是给有担当有作为的人讲的,你说责任,真可笑。”老头语气缓和了不少,说话方式在不经意间也转变很多。

“我当然有责任,首先我要活下去。并且活出个样来,重新开始。”老小虎神情鉴定,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竟然一扫颓废神情,看向纸灰说道。

“咱王门府的仙家们,我暂时不会做清风了。剩下的钱你们快分了吧,我决定重新开始。对于你们我的责任就是早点摆上大供,对于孩子么就是尽量弥补愧疚。对于活着的亲人自然就是让他们少操心,早点结婚生子。”

当说到结婚生子的时候,老小虎敏锐捕捉到王复来却皱了下眉头。老小虎还是心里一疼,不过现在想通了只要王复来管自己叫爸爸。管他是人是鬼,反正是自己的儿子就对了。

眼看老头和家仙们消失在原地,老小虎揉了揉眼睛。身边只剩下王复来,孩子正天真无邪的看着他。

“爸爸,快点赚钱宝宝想要好吃的、想要漂亮衣服、想要玩具。”看着化尽一身戾气的儿子,变成了白胖小子。

老小虎内心更加愧疚,蹲下身点点头。

“乖,等爸爸赚钱了就给你买好吃的、买漂亮衣服、买玩具。”

老小虎曾经恨自己太傻、恨自己软弱无能。现在更恨自己,恨自己颓废,恨自己始终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恨自己委屈了太多生灵,他以后绝不会这样。

看着孩子消失在夜色中,自己烧的一堆纸灰被旋风卷起化作尘埃。老小虎才有劫后余生的释怀,人只要活着什么都不重要。女人走了可以重新找,工作没了继续努力。朋友没了早晚会回来,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除了自己的孩子以外真的什么都不重要,他要尽快给孩子争取一个重新投胎的机会。最好还能做自己的儿子,这样才能好好享受一次初为人父的过程。

经历了这一整晚的事情,让老小虎想起了社区杨书记的一句话。

“还是你不够强大,如果你有几百万我敢保证谁都不会走。”

老小虎淡淡冷笑,我一定要变强大。等处理好这些事情以后,才是真正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时候。如果讨不回来那就复仇,让那些人十倍偿还自己损失的一切。

等老小虎到家老爸正急的四处打电话找他:“你可算回来了,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不接。三十多个呀,你干啥去了。”

“没有呀,我一个都没听见。”老小虎狐疑的拿出手机,果然一个电话都没有。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不过让老小虎没想到的则是家仙们并没有放弃他。

只是不想看他这样颓废下去,所以才弄了这么一出。毕竟求神拜佛也只是辅助,万事都要靠自己。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血色花店

死亡电梯

---- 作者寄语:有喜欢老小虎鬼故事的请刷评论、随意打赏、关注老小虎其他作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老小虎的大力支持。老小虎QQ书友群203689150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