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孤星劫> 第五十六章灵儿的往事

第五十六章灵儿的往事

作者:陨落人生更新时间:2019-02-11 00:35字数:3074

第五十六章灵儿的往事

灵儿的泪被系在手腕上的丝帕缓缓吸尽灵气,那灵气没入丝帕倏忽不见。灵儿很多时候都不知道为什么丝帕会系在手腕上,明明她把丝帕收好放进了包里,可它还是会出现在手腕上,她不想看见它,看见它就会想到洛倾城,想到洛倾城,心就会针扎般疼。

“灵儿,好些了没有?听子谦说你病了,前两天就准备来看你,那桩案子又出了变故,一直走不开,今天刚好来山那边重新调查,取证工作刚刚做完,他们收队了,我顺便过来看看你。”秦岳哥哥微喘着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看我静静的柔柔的微笑着认真的在听。接着:“看,你上次说喜欢月季,我也买了,是你喜欢的颜色,喜欢吗?”

我接过月季,轻轻嗅了嗅,点点头说:“喜欢,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送给灵儿的,灵儿喜欢就好。还有,上次在市里见你,那个——我跟真真在商量案情,下班就一起吃饭了;我让子谦把凤翔山旧案写成了故事,那天子谦恰好约了杂志社‘城市异闻’的编辑商量下发表事宜的,本来想让你看看有什么不妥的,那天你——是生我的气吗?”秦岳哥哥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带着微笑的脸,始终没有变过:“秦岳哥哥,谢谢你对我那么好,只是你真觉得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吗?唉,算了,我妈都催我嫁人了,你有什么好哥们,介绍我一个,我们到家坐吧,你跟我讲一下案情又出了什么变故可好?”

秦岳被水灵儿的问话问住了,她一直微笑却掩饰不住眼底深深的哀伤,她不温不冷的态度淡漠疏离,她就如一汪深水,一团迷雾,看不清,抓不住。为何自己总会看到忧伤的她不由得心疼,看到她笨笨傻傻的由衷的想要呵护,却一次次伤到她,明明喜欢她,许是兄妹之情,亦或是朋友之意,却从没认真的想过这份喜欢的出处,她就如圣洁的雪莲,你只想爱怜的精心呵护,不想有任何哪怕是想法的玷污。

看她本来想一吐心事,最后却改了话题,那其中的长叹包含了多少无奈苦涩,只是不想秦岳为难……

秦岳哥哥随我到家,爸爸热情的叫妈妈去做饭,还拿出一瓶酒招待秦岳哥哥,又喊来水哥哥和离漠雪作陪。

在院子里摆了桌子,他们围坐在一起,我坐旁边,终于可以不要假笑了。妈妈炒了四五个小菜很快上桌,爸爸听说秦岳哥哥在调查杜一雄老家的案件,义愤填膺的讲开了杜一雄妻子死亡的往事,因为那件事没有几个人说是意外,看秦岳哥哥听得专心,爸爸大概有心思说服秦岳哥哥为杜一雄的妻子血洗沉冤了。

爸爸认真的样子,让我不由得无奈笑笑,世事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怔怔的看他们聊天,老爸要给秦岳哥哥倒酒时我出声阻止:“老爸,他要开车呢,喝了酒还怎么开?”

老爸恍然大悟,就给水哥哥他们倒酒,我看了眼水哥哥,意思要他自己倒,水哥哥很识眼色,接过酒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意外的是秦岳哥哥也喝了一杯,我有些担心,他平时都不好酒,万一喝醉了,他要怎么回去?

秦岳哥哥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英俊的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第一次来灵儿家,我不想扫了伯父的兴,今天就不回去了,灵儿不会不愿意我留下来吧!”

看着今天有些不一样的秦岳哥哥我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很开心,笑了笑说:“那我把我的房间让给你,这样的话,你可以放开喝了。”

除了灵儿爸爸,余下三个人被灵儿忽然开心的表情弄蒙了。秦岳看到那个可爱的笑容,心里这些天所有的烦闷都化去了;水生知道自己今生已经从水灵儿生命里出局了;离漠雪心里堵堵的,他以为灵儿会是他招手即来,挥手即去的那种容易到手的女孩,但是他发现远远没那么简单,她普通的不值一提,可她却是一个可以用性命相托的女孩子,自己那么对她,她最后只是淡淡的把那不愉快的一页翻过了,只是不服气她明明那么在乎紧张你,又生怕你对她做出什么,气死了。

想到鬼节那天她被自己恶意中伤,还傻傻的不忘留下香灰符纸,那时看她流泪,自己真的心疼了,后悔了,她就是一个没心没肺,傻傻的,笨笨的,善良的令人心动难忘的丫头,可惜……

秦岳哥哥几杯酒下肚,就把杜一雄小舅子的案子新发生的变故说出来了,我很担心他会不会犯错误,不是说案情不可以随便透漏吗?我一脸的纠结被离漠雪看在眼里,他好心的安慰我,就当讨论案情了,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出出主意。

从秦岳哥哥细致的讲述中我了解到,秦岳哥哥第一次去调查,从牛犊尸体上的咬痕分析,牙印是牛妈妈的,遗留的粘液也做了DNA比对,也确认了这事。可反观那头母牛,它很正常,一直叫的凄凄惨惨的,在哀哭死在自己身边的小牛犊,反应再正常不过。如此,它为什么要咬死自己的孩子却成了个谜,我们也做了一系列检查化验,证明它没有疯牛病和其他类型疾病,相反还很健康。”

“这点小事,如果不是因为事关杜一雄,怎么会劳架刑警出动。”我不由插言,被爸爸赶去厨房,我耸耸肩离开。

他们是认同灵儿的,但官大一级压死人,没办法,哪怕是秦岳也不能幸免。

我离开,秦岳哥哥继续讲述着:“我们也没有什么法子,只好提议任某,晚上悄悄观察一下母牛的情况,看有什么发现。

不想昨天晚上任某的妻子半夜打电话说,任某按先说好的,十一二点的时候,偷偷地起来观察母牛待的那个牛棚,盯了两个多小时,什么状况都没有,他困的准备回去睡觉。忽然听到母牛所属的牛棚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犹如一个哮喘病人病发的声音。他打开手电,朝母牛专属得栅栏小心翼翼的走去,走近了,却令他惊讶无比,那头母牛直立着趴在墙角的阴影里,呼吸沉重,他在地上捡了块小石头扔在母牛身上,那牛如人般转过头,手电反射出它眼里的光,那眼光如人般含着情绪,直直的瞪着任某。

任某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吓得转身就跑,不料那牛如疯了般追了过来,追上任某又踩又顶,差点要了任某的命。幸好,那天留宿着任某来帮忙的父亲,听到任某的惨叫,知道出事了,找急忙慌的连衣服也没穿就起来查看,看牛跟疯了般追着任某,任某妻子又哭又叫的不敢去帮忙。他急中生智,点了一把扫院子的扫帚,冲到了发疯的母牛跟前,那扫帚很大,又干燥,火一点燃“轰”一声,在跑动中,火借着风更旺了,任某父亲拿着扫把在母牛面前挥动着,发疯的母牛见了火,眼里露出惊恐,快速的退回属于它的牛棚里,隐匿在黑暗中看不见动静……”

秦岳哥哥说到这里,我都听入神了,我是送菜来的,放下菜,蹲他身边意犹未尽的问:“然后呢?”秦岳哥哥不顾老爸在旁边,看我认真的样子,微笑着很自然的揉揉我头发:“傻丫头,你以为听故事呢?然后当然是他们报了警,同时打了120,我们凌晨出警,到了的时候,那母牛乖乖的卧在那里反刍呢,没有丝豪不正常。”

老爸看见秦岳哥哥对我那种宠溺的动作,看秦岳哥哥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是啥眼神啊!我无语,病了这些天,身子还很虚,觉得累了,就说了声回屋里休息。老妈正在沏茶,我只好帮忙,去洗茶杯,皱眉看着衣袖下的丝帕,轻轻解下来放在枕头下,洗好茶杯端着茶盘给他们送茶,到门口听到老爸说:“灵儿那丫头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也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心底善良,可惜,命不好啊!”

水哥哥听到这话,叹了口气,自顾自灌了杯酒下肚;离漠雪不知所谓的玩笑:“我觉得她的命还不错。”秦岳哥哥却问,这话从何说起,他知道我可以见鬼,因此,听到父亲这么说,就知道一定别有深意。

老爸叹口气:“她刚出生,额头上就有一块红色胎记,一度让我们以为她是上天所赐的孩子,对她倍加珍爱。

她小时候,他哥哥也不大,小孩子心灵干净,容易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她哥指着炕沿哭个不停,哭得连话都说不出,嗓子都哭哑了,急得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她姐姐抱着灵儿过来看是怎么回事,在姐姐怀里的灵儿也一直看着炕沿那里,她不但没有哭,还指着要过去,她离炕沿越来越近,他哥哥终于不再哭了,等哄好她哥哥后,孩子才说看到一只张牙舞爪的凶猫要抓自己,当灵儿走近那猫后,从她额头的红色印记发出一道光束射向那猫,那猫惨叫了一声逃了出去。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