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都是阴谋

作者:我是瓜更新时间:2019-04-19 23:59字数:5666

常常被人忽视地方是马路边的田野,在这里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

真正的故事还要从我上学的路上讲起,喧闹的街道上隐约的听到孩子的啼哭,当时没有太在意,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嘈杂,没有留意到也很正常。

下了晚自习天已经很暗,书包跨在肩膀上,就开始往家里的方向走。

马路上夜风吹拂寒冷刺骨,身体有一些弱不禁风裹紧了外套,暗示自己赶紧回家。

“呜呜呜......”

凄惨的哭声映入耳帘,由于马路上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车辆,这哭声显得特别的清晰,同时也特别的刺耳。

哭声不断的在我耳边回荡,“嗡嗡作响”禁锢在耳边的枷锁。

可能是由于周围太安静的原因,声音越来越大,我变得越来越恐慌。

眼睛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恐惧的心越来越不安脑中突然很恐怖的想法。

就在我徘徊崩溃的边缘,婴儿的哭声停止了,身体已经有一些虚脱渗出了冷汗。

松出一口气保持冷静,尖细的哭声再一次响起,让我清晰的判断出这是婴儿的哭声。

随着声音的缠绕我判断出这是从路边发出的声音,距离我大约不超过十米远。

看到路边有开阔的视野倒吸一口凉气,这哭声究竟隐藏在哪?我的好奇心也被勾勒起,慢慢的踏着步子想上前去看看究竟。

耳边的哭声随着我的步伐愈发清晰,像是耳边交织的音乐不断窜抖,来到交叉的大树后灌木丛,发现原本在这的声源消失了。

并不是我想的有一个弃婴抛弃在这,如果真的验证了我的猜测,恐怕将会发生难以预料的事。

还没有等我思考完,耳边的哭声再一次响起,可以清楚的判断是从麦田里面发出的。

我鼓足勇气,打算走到麦田里面找出声源,当我的脚刚踏入麦田的小路,全身有一种特别的紧迫感,一步一步显得格外的沉重。

随着我向前移动的步伐,哭声越来越清晰,判断出是在前方不远处发出的声音。

由于十一月麦子很高,站在其中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好奇心不断驱使,同时恐惧也在堆积。

等我走到岔路转身,我敢保证当时差点吓的尿了出来,前方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背蹲着我。

空气中隐约有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着它,感觉她像是飘在空中的一样,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死死的盯着它的背。

婴儿的哭声从它那边不断传出,我在心里开始哆嗦,“眼前的女孩是人?为什么声源是从它这里传出来的,难道婴儿的哭声是它模仿?难道是在故意吸引我?。”

脑中的问题的不断的交织着,心里面的恐惧一点一点的加大,恐惧驱使着我离开,好奇驱使着我一探究竟,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我像是失去了意识,更确切的说我像是失去一切感知。直到耳边的风声响起,我才意识到自己站在岔路口已经很久了。

月亮已经被乌云盖住,天空显得格外的暗,路灯衍射出来光忽明忽暗,预示着接下来不好事情的发生。

哭声已经停止,周围一片死寂,更加让人恐惧的是,背对我的小女孩离我越来越近,我们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我彻底的慌了想大声的呼喊,喉咙像是被卡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全身特别的僵硬动弹不得,死亡的窒息逐渐弥漫开来。

“我弟弟饿了,你说该怎么办?”

逐渐感觉不到呼吸手指甲嵌到肉里面,我尽力保持冷静,小女孩再一次传来声音。

“你是不是想让我弟弟死,我和我弟弟很饿,你们都想害死我们。”

小女孩缓慢的转动身子,看着它在空中转动的角度,犹如一把刀插进胸膛隔开皮肉。大脑仅存的意识支配着让我离开,可是我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我也不能待在原地等死,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握住了拳头,随之而来一阵飓风将我推动。

我已经忘记了摔在地面上的疼痛感,眼睛盯着飘在的小女孩,恐惧不断被加深仿佛随时都会爆掉。

“我弟弟要饿死了,都是因为而害死的,我要杀了你”小女孩的长发散落在脸颊发出嘶吼声。

身体不断往后缩想要离女孩远一点,我的举动激怒了女孩,直接扑向了我。

没有想到学校里面的我人人嫌弃,这还是第一个异性扑向我,只不过这位女孩疯狂的掐着我的脖子,这“爱”也太疯狂了。

眼睛泛着白皮要把掐死的时候,取下书包砸向女孩,“放手,踹......喘不过来气了。”

不知道是我用力过猛,还是女孩故意饶我一名,在我扔出书包砸它的那一刻,它挑起身伏在空中。身体瞬间充满了力量,连滚带爬直奔马路。

在我跑走的时候,隐约的听到后面传来婴儿的笑声,像是那种被逗乐发出的笑声。

回到家后仍然惊神未定,父母早已经睡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实在是不想打扰熟睡的母亲,这一切发生的都像梦一样,明天再告诉他们吧,我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当我清醒睁开眼睛,我已经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了,身体很舒服尤其是喉咙很干,大脑很昏沉全身无力。

卷动干裂的嘴唇发出一丝声音,”水......我想喝水。“

妈妈坐在我的身旁,听见我的声音后睁开了眼睛,很快伏在我的耳边,用沙哑声音告诉父亲,“儿子身体不舒服,赶紧去倒一杯水来。”

父亲走到饮水机前打了一杯温水,小心翼翼的捧着杯子向我嘴里喂水,一杯温水顺着食道慢慢的滑入肚子中。

突然感觉到胃部特别的涨,肚子里面的东西开始翻滚,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当场的人看到我吐出的东西时,所有人都惊讶了,我吐出的不是水,也不是食物,居然是白稠状的液体,类似于石灰乳,但是比石灰乳恶心的多。

妈妈看到后抱着我哭了,看着她发出喃喃的声音,我有一些不好意思。

父亲在低下眼角,半天挤出一句话,“发生了什么事?”

父母的口中得知我昏迷两天,醒来时喝了一点水就吐出恶心的白稠状液体,说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努力的回想着这几天的记忆,恐惧的记忆弥漫开来,开口告诉父母撞鬼的经历,确切的说是鬼孩子。

迎面走来的医生听到我说的话,又看了看吐在地上的液体,点了点头问我,“你看清楚那个鬼长什么样?”

“我不知道,我根本看不清它的脸。”声音莫名的高了许多。

医生要借一步和我父亲交谈,从他复杂的表情来看,我肯定是碰上大麻烦了。

父亲很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从他忧心忡忡表情中看出,这件事肯定不简单。

医生也不在让我们住院了,给了我们一个地址,让我们去找一个叫做陈老爷的人,“或许只有他才可以帮我。”

父母虽然不信鬼神之说,但看到我病殃殃的样子,他们也只能按照医生说的去做。

父母很快把我送到这个叫陈老爷的家中,我被放到了一个老旧的床上,此时意识已经特别的模糊,但我依稀的听到了父亲恳求陈老爷帮忙,还听到了几句我是因为阴气缠身导致阳气流失。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回到了家里面的床上,身体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换句话说身体特别的舒服,走到客厅发现父母抱在一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就在这几天之间父母像是老了好几岁。

伸了一个懒腰,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正准备开门,一个苍老的声音叫住了我,声音很陌生也特别的沧桑,“千万不要打开门,小心继续被鬼缠上。”

转身映入眼帘一位年迈的老人,头发几乎已经全白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独特气质。

我很意外家里为什么会有外人,还没有等我开口问,他继续补充说:“孩子,你被婴儿的怨念缠身,能活下来算是万幸了,你最好不要出去一旦被它们发现,你就会再一次成为它们的目标。”

老人的话让我想起了遇见鬼孩子的场景,不禁的打了一个哆嗦,“总不能不出去了吧,难道一辈子都待在家里面。”

“我在屋子中设置了平安符,它们是进不了的,等到早上带我去你遇见鬼的地方,把那两只鬼收了带回家,还会送你一个平安符保你平安。”

我不知道这个老爷爷说的“带回家”是一个什么意思,是把两只鬼孩子送到阴间,还是把两只鬼孩子带到老爷爷家。

老爷爷的眼睛中隐藏着某种东西,总是喜欢踮脚尖望着我,看着他怪异的举动我只好答应。

早晨的阳光很快的升起,坐在椅子上居然眯了好一会才醒过来。

“带我去看闹鬼的地方,以免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老爷爷对我吆喝了一声让我赶紧带路。

父亲看见我平安无事对着老爷爷欣慰的举躬,嘴里还不停的道谢,“多谢陈老爷救我儿一命,实在万分的感谢。”

父亲的话中得知,站在我面前就是可以驱鬼治病的陈老爷。说来也奇怪,听到父亲的话后,想起了脑中做的一个梦,梦见一个穿着白裙子小女孩,她手中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位漂亮的年轻女人牵着小女孩,突然一辆飞奔的小轿车从她们身上碾压过去。

陈老爷看见我目光呆滞,对我大声的吼道:“赶紧带我去。”

我立马提起了精神,把我的父母和陈老爷带到了我遇见鬼的麦田,走到麦田的岔路口时,我看到了自己丢掉的书包,旁边都是一些被撕碎的碎纸片,全是我教科书上的书页。

我抱起了书包,陈老爷立刻向我的手狠狠的打去,“书包已经沾染了阴气,说不定那两只鬼孩子就藏在里边,听到陈老爷说的话,又看到眼前的麦田,确实让我恐惧了几分,丢下书包准备离开这个让我撞鬼的地方。”

“你必须把那两只鬼孩子给我引出来,要不然我根本抓不住它们。”陈老爷拦住了我。

听到陈老爷的话,我很想开口骂他,可他毕竟救过我一命还是一位老人,压低了声音委婉的说道。

“并不是只有我才能遇见鬼,只要是人都可以遇见鬼,只要半夜来一个人就可以遇见它们,陈老爷你半夜也可以遇见它们,干嘛非要我过来。”

“不行,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你必须要把它们引出来。”陈老爷听见的我的话咳嗽了两声。

父亲听见陈老爷说的话,很快的走到陈老爷面前,“我家小子刚刚身体痊愈,你让他去引鬼恐怕不合适吧,说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陈老爷斜着眼睛瞟我,把我父亲拉到了一边,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分钟的谈话,彻底改变了父亲的看法。

“儿子,你就答应陈老爷吧,他是为着你好,还会给你平安符保你的平安,让你没有危险。”父亲快步的走到我的身边,着急的对我说。

听完父亲的话我彻底惊呆了,父亲是村子里面出了名的固执,居然短短几分钟说服了父亲,我真应该和这个陈老爷学一学如何改变父亲的看法。

正可谓父命难违,不答应都难,随时都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夜晚来的可真快!

陈老爷在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玉坠,十二点铃声响起他命令我去引鬼,看着父亲对我挥手,彻底绝望!

向着田野的方向缓慢走去,时不时的回头望着父亲,他苍老的面孔着实让我安心许多。

让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父母要和陈老爷三个人一起打着红灯笼,站在一个小桌子面前,桌子上铺上一层红色的布,布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红色的液体和法器,最为奇怪的是中间放着鸡血,因为鸡血很稠很容易判断。

不知不觉走到了麦田里边,已经看不到父亲的面孔,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耳边很快传来熟悉的啼哭声,虽然带着陈老爷的平安符,心里仍然有一些恐惧。

走到岔路口,发现书包里边空空如也,一阵凉风慢慢的吹过,地面上的书页慢慢被吹起,转身望向着背蹲着我的小女孩,不知道是胆子变大了,还是自己带着平安符壮了胆,但总感觉这个小女孩没有恶意。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捡起书包试探性的问女孩。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婴儿的哭声消失了,小女孩慢慢转身注视着我,我这一次的感觉和上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同样看不到小女孩的脸,但是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出这个小女孩生前很漂亮。

小女孩手中抱着一个婴儿,它把头慢慢的埋在婴儿的怀中,像是在亲吻婴儿的脸颊。眼睛飘向女孩穿的白色裙子,感觉到像是在哪见过,虽然我看不到小女孩的脚,但这并没有引起我的恐惧。

慢慢靠近女孩身上的平安符突然发出红光,红光打在女孩的身上它显得特别的痛苦,发出挣扎的呻吟,眼睛很快冒出红色的血色。

眼前的场景让我瘫软在地上,认为要死翘翘的时候,陈老爷迅速的跳了过来,身手敏捷与他的年纪不符。

“滚”陈老爷对我大骂了一声,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把我抱了起来,眼睛的视线望到父亲的面孔,着实让我安心了许多。但是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抱着我奔跑的人不是我的父亲,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在远离麦田我看到,陈老爷拿着盆子不断的发出红色的光,这红色光照笼罩着女孩几乎让它发狂。眼前的情景慢慢的消失在视野之中,我被扔到了一个小房子里面,扔下我的那个人很快离开,由此可以断定他不是我的父亲。

在小房子里边看到了母亲,她看到我平安无事就把我领回了家,我一路上不让我说话,否则会有大祸临头,牵着母亲温暖的手,确实安心了许多。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从麦田抱回来的书包一直放在家中,一天中午写完作业实在无聊,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书包。麦田里面撞鬼的记忆被时间抹去,好奇的打开的书包,从夹层翻出了一张字条。

上写道:“不是故意要吓你的,只是为了逗我的弟弟开心。”从上面浅色的铅笔印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小女孩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牵着母亲的手走在人行道上,突然迎面开来一辆红色的轿车,这时我清楚司机的脸,居然是我遇见的陈老爷的脸,只不过是他年轻时脸,他在车上露出阴森的笑容。

醒来后突然想到,在麦田里面也看到了陈老爷露出了阴森的笑容。第二天清晨我就问父亲当天有没有去麦田,他沉思了片刻告诉我他没有去,陈老爷说他阳气重不让他去。

我又继续的问:“你为什么让我去引鬼?”

“当时陈老爷说你是被怨念缠身,如果不去解决这两只鬼,怨念迟早会把你害死,当时为了你的安全就答应了他。”

父亲看到我皱起眉头,又对了我说道:“当时你妈妈陪着陈老爷去了,我还拍了陈老爷的照片防止你出意外。”

“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小房子?”当天晚上我问母亲。

母亲沉思的片刻,“陈老爷一直让我待在小房子里面,说外面有怨鬼很危险,说让我在这里等你,他还保证会把你带过来,我当时都准备随时报警。”

“那么我当天晚上看到人是谁?”听完母亲的话我在心里产生疑问。

我上网搜了一下资料,网友说:“穿白衣服的鬼一般都是善鬼,没有任何的恶意,就算是遇见了也没有什么大碍,最多也是发几天高烧,吐一些脏东西,之后身体会很健康。而遇见红衣服的鬼则要小心了,红衣服的鬼一般都是冤死鬼,死后有很强的怨气,遇见生人绝对吸干人体的阳气。”

找出了陈老爷的地址,到了哪里发现房子已经被大火烧的干干净净,从一堆废弃的砖块中,找出了很多红色液体,放到网上寻找资料,我才知道这是朱砂与狗血的混合物,通常是用来练鬼。

又上网查了一下法阵,看了无数的法阵之后,才知道陈老爷摆出的红色阵是召魂阵,网页后面有一个警示语,”召魂阵打着红灯笼不会被鬼察觉。“

陈老爷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很多网友指出他是个骗子。

我背靠在椅子上,大骂道:”混蛋,我居然被骗了。“

从此我开始变得很自责,时不时会梦到一个小女孩无辜的死去。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阴谋。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 作者寄语:这是我以前写的,如果有喜欢这种剧情的读者,可以加qq群713397516。

书评(3)

1/500发表

  • 。2930

    你写的是什么东西啊,和小学生文笔一样,没得救了

    2019-04-21 23:51举报回复1

  • 183.199.38.*

    赞同,陈老爷真的好可怕!

    2019-04-20 20:49举报回复1

  • 桃梦缘尘

    有时,比鬼更恐怖的,是人心。

    2019-04-20 12:22举报回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