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因为他才有的悸动

作者:森鹿更新时间:2016-07-19 11:30字数:2042

夏漓安忽然觉得,她是个特别心大的人,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睡着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不见了傅流年的声音。

空旷的客房,暧昧的气息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是清冷。

双腿之间的酸痛让夏漓安暗自骂娘,不要脸,禽兽,流氓。

说起来傅流年这个名字,绝对比他的人正经多了。

夏漓安看了看时间,换好衣服下楼,本以为傅流年已经离开去了公司,却没想到他正坐在一口餐桌前。

夏漓安的脚步顿了顿,随后骤然加快向门外走去。

傅时光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漓安,这女人见了他二叔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不过说起来他这个二叔也确实不懂得怜香惜玉,如果换了他,绝对不会把一个女人欺负成这样。

“站住。”

清冷的声音在夏漓安的身后响起。

夏漓安眉头一皱,依旧不肯停下脚步,她什么都没听见!

“你再敢多走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威胁的声音撞进夏漓安的耳朵,傅流年是个没有良心的混蛋,他说的出,夏漓安相信他做的到。

她的脚步停住,转身看着傅流年,“我该去学校了。”

“你是想我拆了学校?”傅流年的眼眸中散发着一种极致的阴霾,他讨厌这丫头和自己犟嘴,“滚过来吃饭。”

“傅先生放心,我饿不死。”夏漓安拧眉,言外之意,他替她还债的钱不会白花。

“滚过来。”傅流年面色阴沉的盯着她,她每每和自己犟嘴,傅流年就恨不得掐死她。

夏漓安拗不过他,匆匆走到桌前,拿起一块三明治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随后喝了一杯牛奶。

傅流年看着她,脸色黑的要命。

傅时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他难得见他二叔吃瘪,难得见哪个女人不买他二叔的帐,这世界真是太玄幻了。

“傅先生,今天开始,你不用派司机接我了,我跑不了。”豪车,专用司机,这样太高调了。

“除非是我心甘情愿,否则你以为你跑得掉?”傅流年冷笑。

“所以傅先生,别再让司机接送我了。”

不等傅流年下句话出口,她匆忙跑出别墅。

别墅之外,负责接送她的司机正在等,夏漓安绕过他往门外跑,见到一闪而过的身影,司机愣住,随后急忙拉开车门下车,“夏小姐。”

离开别墅,在司机追出来之前,她上了通往学校的公车。

别墅的影子渐行渐远,夏漓安松了一口气,留在傅流年身边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傅流年已经找到了姐姐的位置,她乖乖的留在他身边,才能保证姐姐的安全。

夏漓安的心一疼,她莫名其妙的被卖了初夜,莫名其妙的被人威胁,去做一个恶劣男人的情妇。

她夏漓安,真的是卑微到骨子里了。

他说,“夏漓安,求我。”

在那之后,她就真的去求他了,主动送上门被他睡,主动和他说对不起。

想到这一点,夏漓安的脑子像要炸了一般的痛苦。

车子在学校附近的公交站停下,夏漓安下车,学校门外已经围了不少的学生,隐约中,夏漓安还看到了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

“车子里的男人是谁啊?好大的排场。”一群女人议论纷纷的声音传进夏漓安耳朵。

“是啊是啊,好想看看这男人的脸,一定很帅!”

夏漓安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们学校的花痴女真的不少。

届时,人群忽然让出了一条路,那些黑衣男人出现在夏漓安的眼前,夏漓安心中一惊,猛的顿住。

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傅流年的保镖顾承。

她从别墅坐公车离开,他却赶在她前面堵在这里,夏漓安的面色黑了黑,面前黑色轿车里坐着的人,她已经知道是谁了。

“夏小姐,傅先生要见你。”

顾承走到夏漓安的面前,毕恭毕敬的开口。

瞧瞧,傅流年是有多高高在上?

夏漓安抿了抿唇,如果不上车,她不知道傅流年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请来。

夏漓安拉开车门上车,傅流年正悠闲地翘着二郎腿,门外的学生好奇的看着他们,车门打开,见到傅流年的那一刻,人群中再次轰动了起来,“天啊,是傅流年。”

“一早就听说过傅流年好帅,终于见到本人了。”

“这个女生是谁,竟然能上傅流年的车。”

议论纷纷的声音让夏漓安头疼不已,傅流年盯着她,漆黑的双眸中迸发着一种森冷。

一份餐盒放在她的腿上,傅流年下命令,“吃。”

她早上吃饭的时候就是在敷衍……

夏漓安不敢相信的看着傅流年,这个执拗的男人,真是……

他大老远跑来,赶在她前面堵在这里,就是为了让她吃饭吗?

夏漓安的心中忽然一阵悸动,他会这么好心?握着餐盒的手微微一顿,清粥,以及两个清淡的小菜,是在她离开之后又让食堂做的?

“傅先生,是不是我吃过早饭你就离开?”夏漓安对上傅流年的视线。

“怎么?你就这么不情愿让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他傅流年就那么见不得人?

他没嫌她丢人,轮不到她来嫌弃自己。她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就越是要让人知道。

“少废话。”傅流年不悦的瞪她,冷冷开口,“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夏漓安吃着饭菜,心中的感觉很微妙,说起来她早上确实没有吃饱,她很避讳和傅流年一起吃饭。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的早餐。”夏漓安嘴角微微扬了扬,虽是这次感谢他,可夏漓安的心里依旧不否定傅流年就是个恶劣的男人。

傅流年的视线淡淡的落在夏漓安的脸上,心中忽然多了几分异样的感觉,他在心里提醒自己,对这女人一切和感觉,全部来源于顾晴。

“只要你识相,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更别说是一顿早餐。

又是这句话,夏漓安皱眉,不语……

“那么,你能不能让外面的同学散开?”

“我傅流年就那么见不得人?”

他发誓,如果这死女人敢点头,他一定扭断她的脖子。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