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她难堪

作者:森鹿更新时间:2016-07-20 13:30字数:2019

虽是被傅流年冷嘲热讽,但校长依旧坚持。

“傅先生,您真会开玩笑,表演系还是有些出类拔萃的。”校长赔笑。

傅流年冷淡开口,“表演系的我不要,不过新闻系的我可以考虑。”

傅流年迈着修长的双腿,大步走到电梯前,一群理事跟在傅流年的身后,听到他的话,校长微微一愣。

【FS将在本校新闻系招收应届毕业生。】

消息上午被放出来,下午就在学校里炸开了。

夏漓安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先不说想去FS有多难,就是傅流年这个老板,都尼玛难伺候的很。

季雅妃走到夏漓安身边坐下,她的嘴角挂着一抹好看的笑容,开口,“听说今天校长大人极力推荐表演系,却没想到傅先生最后选择了新闻系,漓安,我猜,是因为你。”

‘我猜,是因为你。’

听到这句话,夏漓安的脑子轰的一声炸了开来,这是什么逻辑?

因为她,傅流年会如此大费周章?到这里听课,然后在学校招聘应届毕业生?

可笑……

绝对是国际玩笑。

夏漓安对上季雅妃的视线,随后,募得顿住。

不是开玩笑,而是季雅妃真的相信傅流年是她的表哥,募得,一种愧疚和自责深深的撞击着夏漓安的心弦。

如果季雅妃知道她的身份那么的不堪,她,还会和自己做好朋友吗?

“说起来年前放假,年后不久也就毕业了,你会去FS工作对吧?”季雅妃抛了一个媚眼给她。

夏漓安看的背脊发凉,她摇头,话语坚定,“不会。”

或许到那个时候,傅流年早腻了她,然后,放她离开那个不堪的囚笼。她会离开南城,去寻找自己的那片天空。

“嗤,那你岂不是浪费了你表哥的一片苦心?不过说起来,傅先生人真的好帅啊!”季雅妃嘿嘿一笑,双眸中散发着一种光芒。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长得帅,女人喜欢也正常。

季雅妃话音刚落,顾梦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傅流年的声音,“立刻到学校门外去,司机在那等。”

“诶?我还没有……”夏漓安拧了拧眉。

傅流年看了看手腕上的名牌手表,语气淡漠,“五分钟。”

傅流年的声音撞进夏漓安的耳朵。

又是时间限制,傅流年似乎是个对时间很敏感的男人。

……

挂断傅流年的电话,告别季雅妃,夏漓安匆匆离开学校。

果然如傅流年所说,学校门外,正停着一辆夏漓安熟悉的车子,车上,夏漓安看到了傅流年的秘书乔慧。

乔慧看着夏漓安,嘴角挂着一抹微笑,随后,她拿起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夏小姐,请你换上这身衣服。”

夏漓安接过盒子,犹豫了片刻。

乔慧解释,“拍卖会的时间忽然提前,所以傅先生才临时安排。”

拍卖会吗?夏漓安脑子里忽然涌进一句熟悉的话语,她是似乎是听傅流年说过,是在昨晚的视频会议里。

“好。”

夏漓安抿了抿唇,应了一声。

她犹豫的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随后就在她的面前,驾驶室与后座之间忽然放假了一块隔板。

夏漓安愣住,傅流年这车子一定是私人订制的,他想的还真是周全。

拍卖会二楼的VIP包厢,傅流年沉著脸坐在主位上,他的手中搭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似有似无的敲着木质扶手。

咯噔,咯噔!

声音不停的撞进众人的耳朵,唐树坐在傅流年的身边,嘴角挂着一抹好看的笑容。

傅流年脸上的那抹不耐烦让唐树无言,很不爽,却依旧在等,看来那女人和他相处的不错。

唐树抽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之后,轻吐出一个烟圈,“傅先生留一个女人在自己身边的时间超过了一个月,真是稀奇。”

咻!

傅流年如墨一般漆黑的眼眸忽然扫向唐树,双眸中带着一种清冷。

他讨厌等人,本就是不爽,如今听到唐树这挑衅讥讽的话语,让他有一种直接将唐树从二楼丢下去摔死的冲动。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知道,是因为她这张脸。”唐树做出一个举双手投降的动作。

傅流年一向这么说,可唐树并不是这样觉得,若说一开始是因为如此,可现在,似乎不是的。

因为等待,和傅流年对夏漓安的那种包容,是曾经他对顾晴都没有做过的。

不久,车子稳稳的在拍卖会场前停下,会场的大门被人打开,乔慧跟在夏漓安的身边为她引路。

傅流年坐在二楼正中间,在他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楼下的场景。

走进会场的女人穿着一身海蓝色长裙,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散在脑后,他的尺码挑的刚好,款式也很适合她。

夏漓安的脸上没有妆容,虽是素颜,却带着一种脱离世俗的清纯和韵味。

良久,一直沉着脸的傅流年,嘴角终于挂起了一抹笑意。

身后的拍卖会负责人一脸殷勤的笑,“傅先生?”

傅流年微微抬手,示意身后的负责人拍卖会可以开始。

夏漓安在乔慧的引领下上楼,见到夏漓安的身影,傅流年身边的侍者立刻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傅流年的身边,示意夏漓安坐在那里。

她不等走过去,面前却传来傅流年淡漠的声音,“撤下去。”

撤下去?

侍者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微微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傅流年,“傅先生?”

唐树丢给侍者一个眼神,她会意的将椅子撤走。

夏漓安咬唇,随后,长吸一口气,傅流年这男人们就是故意让她难堪的。

然而夏漓安想法刚落,傅流年再次开口,“过来。”

夏漓安一愣,走上前几步,下一刻,她的胳膊忽然被傅流年拽住,整个人触不及防的摔进了傅流年的怀里。

她吓的惊呼一声,抬眸,却对上傅流年的双眸。

他死死的瞪着她,警告,“不许动。”

他的面色阴沉,夏漓安身子一僵,下一刻,他已经紧紧的环住她的腰,“如果你敢动,后果自负。”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