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他眼里所看到的女人 是谁

作者:森鹿更新时间:2016-07-21 10:30字数:2120

几乎条件反射般的,傅流年就松开了手。

疼,却连哼都不哼一声,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看着这样的夏漓安,傅流年的心脏猛地漏掉一拍。

是谁教她,疼也不哭泣?

傅流年漆黑的双眸紧盯着她,征服一个女人能有多难?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而且,必定要让这女人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看着她脸上一副见了鬼了的表情,傅流年的视线随着她看下去,这一看,却刚好对上了两人的视线。

江帆。

至于江帆身边的女人,傅流年不记得名字。

他忽然知道了夏漓安面色惨白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男人最忌讳的事情,就是躺在自己床上的女人,心里却有着别的男人。

狗屁的不在乎,狗屁的前男友,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摆明了这女人没有彻彻底底的忘记这个男人。

前男友和前男友的妻子都来了,呵!

傅流年冷笑一声,今天的这场拍卖会还真是热闹。

“夏漓安,你敢多看他一眼,我挖了你的眼睛。”傅流年忽然挡在了夏漓安的面前,恶狠狠的开口。

他愤恨的对上夏漓安的视线,前男友,真他娘的是最恶心的东西。

然而傅流年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几乎也忘记了,他,也是那个女人的前男友。

“傅先生连我看谁都要管吗?”他挡在她的前面,阻止了她和江帆的视线。

而后,傅流年忽然抓住夏漓安的胳膊,拖着她往包厢外走。

夏漓安穿着高跟鞋,因为傅流年的脚步很快,她走路有些困难。

傅流年拽着她在走廊里走,他对这里很熟悉,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一个包房的门被傅流年打开,她硬生生的被拖进去。

而后夏漓安才发现,这个拍卖会场,实则是一个餐厅。

火热的吻随之落下,夏漓安身后的拉链忽然被傅流年拉开,吱啦一下之后,夏漓安只觉得自己的身上一凉。

裙子掉落在地,她整个人,只剩下一件内衣内裤。

夏漓安脸色泛红,尴尬的不行,她已经想到傅流年要做些什么了。

“唔……”

夏漓安口中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她被傅流年抵在墙上,他的膝盖挤进她的双腿之间,对一个已经分手的男人念念不忘,何况对方结了婚。

这女人远远没有他看起来那么单纯。

“不许看他,而且永远也不许见他,听到没有?”傅流年呼吸急促,声音提高。

暴君。

傅流年一只大手已经探到她的身后,解开她的内衣带子,身上最后一件内衣没了,她整个人赤身裸体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赤身裸体的站在我的面前,有什么资格去喜欢另一个男人?”

傅流年讽刺的笑,他的话撞进夏漓安的大脑,你有什么资格去喜欢另一个男人?她当然没有。

夏漓安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摇头解释,“我没有喜欢他。”

“不许看,就连看都不行,听到没有?”

第三次,傅流年是个再一再二不再三的男人,可这句话,他和自己重复了三遍,夏漓安忽然觉得,傅流年是真的在生气。

夏漓安的心里忽然涌进一个奇怪的想法,这男人是在吃醋,还是只是占有欲在作怪?是他的情人,就连看都不能看别的男人一眼?

“不是的,我不是在看他,我是在看李菲,是他的妻子。”

她对江帆,只是一个习惯而已。而在江帆说出那句话之后,夏漓安彻底将这个男人列入了黑名单。

“漓安,如果你愿意,你依旧可以和我在一起,只是我给不了你名分。”

那男人,简直比傅流年还要恶劣。

“妻子?你连女人都不肯放过?”傅流年嘲讽一笑,一脸不悦的瞪她。

狗屁的再看他的妻子,夏漓安当他傅流年是傻子?那般好骗?

夏漓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抬起手,试图想要推开傅流年,而后他却解开自己的领带,绑住她的双手。

“傅流年,你给我解开。”

“少废话。”

三个字落下,傅流年粗鲁的进入她的身体,夏漓安疼的皱眉。

偷情,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情,给夏漓安的感觉就是在偷情,她和傅流年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做的事情更是见不得光。

疼了不哼声,哪怕是在这个时候,她也一声都不叫出来。

哑巴!

傅流年不爽,“你他娘的,是不是哑巴了?”

他的大手惩罚的在她的腰间掐了一把,呼!夏漓安长舒一口气。

随后,她的呼吸募得屏住。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总裁,您在里面吗?”

随后,乔慧的声音撞进夏漓安的耳朵,她惊恐的看着傅流年。餐厅的门,似乎是不带锁的。

似乎是看出了夏漓安的想法,傅流年开口,“她不会进来。”

傅流年的动作依旧在继续,漆黑的包厢里,她的眼睛明亮,如星光一般发着神秘的光芒。

傅流年喜欢她的眼睛。

夏漓安愣了愣,傅流年是个聪明的男人,她不说,他就知道她的想法。

乔慧跟在傅流年的身边有几年了,她很聪明,当然,也不失撞见过傅流年在办公室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所以她长记性了,如果傅流年不回话,她不会鲁莽的闯进去。

夏漓安低垂着眼眸,良久,他才放开她。

疼,傅流年的动作粗鲁,每次过后,她的身体都很不适。

傅流年整理好自己的着装,随后,捡起地上的长裙丢给她,“这件衣服很适合你。”

“当然,不穿衣服更好。”

夏漓安尴尬的红了脸,色胚,真是色新高度了。想法落下,夏漓安的鼻子忽然就一酸,她被这个男人折磨的快要疯掉了。

傅流年背过身去,乔慧来叫他那会儿,拍卖或许就已经开始了。因为夏漓安这个女人,他忽略了这次来这里的大事。

“快些把衣服穿好。”

傅流年将领带系好,随后,他抬手,凑到自己的鼻子前,那里,还有着她身上的余温,还有着她秀发的清香。

夏漓安属于耐看型的女人,这是傅流年对她的最新定义,因为她对这个女人,百看不腻。

而后,傅流年忽然就迷茫了,他在看谁?是夏漓安,还是那个经久不见的女人?

顾晴……

久而久之,似乎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