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寝室的夺命诅咒[精]

作者:鬼冢一族更新时间:2019-04-21 16:00字数:10465

黑暗掩埋了最后仅有的一丝余光,夜幕,在慢慢的降临。

月亮高傲的挂在夜空中,那略微闪烁的星光,在这寂静的夜里,一眨一眨,显得十分的诡异。

乌鸦落在婆娑作响的枝头,看着被黑幕笼罩的大地,“嘎嘎”的哀嚎着,好似预言着什么。

蜿蜒曲折的公路,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长绳,如果要问它的终点在哪里?

我想,那里可能是永远都回不了头的深渊。

一辆轿车在这条公路上行驶着,里面传来了欢声笑语,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砰!

巨大的撞击声响彻天际,肇事货车司机下车查看后,便毫不犹豫的上车,踩下油门,驱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留下了已严重扭曲、残缺不堪的轿车。

大火从引擎盖中喷涌而出,就像是破堤的油箱,汽油流淌了一地,到处充斥着死亡的气息,已经在告诉了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车祸。

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车中的男人清醒后,拼尽全身力气,终于将副座上满身鲜血的女人救了出来,可是,之前还在对他说着甜言蜜语的她,此刻,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只留下了男人在撕心裂肺的嘶吼。

从他那血红的双眼里,看出了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站起身来,抱着女人的尸体,消失在了这阴森可怖,漫无边际的路上。

一:恐慌

“安彤,你下午跑出学校去干嘛的啊?我在学校找了你好久。”

“不用你管,这是我的自由。”

安彤并不想理会胖子,要不是现在自己心情好,压根都不会回答他,然后自顾自的走向宿舍方向走去,时不时地露出花痴般的傻笑。

胖子呆呆的站在女生宿舍门口,手里拿着已经凉透了的奶茶,望着安彤远远离去的身影,显得很是失望,摸了摸肚子,要是自己能再瘦点,可能心目中的女神就不会对他这么冷漠了,转身便忧愁地离开了。

微风轻轻的掠过树梢,落地的树叶随风飘荡,胖子迈着沉重的步伐,坐在了草丛旁的石椅上休息,看着一对对的情侣从他的面前走过,很是羡慕,幻想着自己和安彤也能和他们一样,毕竟现实是残酷的,他也只能想想。

啪!

“谁啊?是谁拍我?”

胖子转过头,原来是玄彬和子恒。

“你坐在这里干嘛?不是说去找安彤的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子恒问道。

胖子一语不发,玄彬看了看他手里的奶茶,瞬间就明白了,给女朋友夏雪打了个电话。

夏雪和安彤是舍友,和他们在一个宿舍的还有子恒的女朋友艾洁和同学紫萱。

“喂,夏雪,你们宿舍的安彤在干嘛呢?”

“她啊,回来就上床睡觉了,还特别的高兴,问她也不说,估计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玄彬挂了电话,他也只能先安慰胖子。

晚上七点,玄彬接过阿姨打好的两份饭坐在食堂等着夏雪。

没一会,夏雪穿着粉色纱裙,像是仙女下凡一样优雅的坐在了他的身旁。

“安彤估计是恋爱了,我看胖子他还是放弃吧,。”夏雪无奈的摊开手说道。

玄彬也无可奈何,只能作罢。吃过晚饭,两人手拉手地向着宿舍走去。

今天的夜晚,异常的寒冷,狂风四起,玄彬脱下外套披在夏雪身上。

远处宿舍的铁栏杆“框框”作响,天空乌云密布,从这里望去,整个宿舍楼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墓,让人不寒而栗。

铃铃铃……

夏雪接通了电话,是艾洁打的,还听见里面略带嘈杂的叫喊声。

“喂,夏雪,不好了,安彤把自己反锁在了厕所,在里面哭喊着,怎么办啊?”

她放下电话就和玄彬向女生宿舍冲,可门口的宿管阿姨就是不让玄彬进去,怎么说都没用,情急之下,她只能先独自进去。

还没有走多远。

砰!

一个白花花的东西从楼上砸落下来,不明液体直接溅到了夏雪脸上,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夏雪转头一看。

啊!

尖叫声划破天际,快要刺穿所有人的耳膜,打破了原本平静的校园。

砸在地上的是一个人,雪白的睡衣,现在已是鲜红色,衣服上熟悉的小熊图案映入夏雪的眼帘,这不正是她送给安彤的衣服吗?

玄彬立马推开宿管阿姨跑到夏雪身边,将瑟瑟发抖的她搂在了怀里。

闻讯而来的保安跑了过来,将他们俩带离了现场。

“你们好,我是学校的保安刘涛,请问你们认识那名学生吗?”

两人面前是一位长相英俊,身材高挑的学校保安。

“是的,她是……我的室友……”

夏雪勉强的回复道,明显还沉浸在刚才突如其来的恐惧之中。

刘涛拍了怕玄彬的肩膀,示意他照顾好女朋友,便又返回到了事故现场。

此时的楼下已经围满了人,校园里瞬间炸开了锅。

一个身影迅速的从玄彬面前飞过,他定睛一看,这不是胖子吗?

玄彬将夏雪扶到了椅子上,随后便追了上去。

掰开人群的胖子,晃晃悠悠的来到尸体面前,“噗通”跪了下来。

这时的安彤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美丽样貌,脸部的皮肤已经溃烂不堪,流淌着血水,四肢因撞击,畸形且不协调的躺在血泊里,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瞳孔涣散,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玄彬和赶到了子恒将胖子拉起来,细心的保安刘涛发现了安彤手里紧紧握着一张纸,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拿了出来。

他们三人凑了上去,竟然是一封写给安彤的情书。

“这封暗恋信是谁写的?赶紧站出来。”

刘涛挥舞着手里的信看向人群中。

可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胖子,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暗恋着安彤,随即投来怪异的目光,对他指指点点。

“不会是他癞蛤蟆没吃上天鹅肉报复的吧?”

“谁知道呢?自己得不到就想毁了她,赶紧离他远点。”

……

胖子不堪忍受众人对他的污蔑,跑了出去。

刘涛和其他的几个保安处理了现场,将尸体送去了附近医院的停尸房里。

玄彬和子恒面面相觑,心中都充满了疑问。

究竟是谁写了这封表白信,难道,真的是胖子吗?

二:消失的尸体

第二天一大早,学校的门口已经拉起了横幅,安彤的父母悲愤欲绝,不敢相信前天还在和他们通电话的女儿此时已经撒手人寰,天各一方。

玄彬牵着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夏雪看着这一切,她冰冷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他,以寻求得到一丝安全感。

子恒和艾洁也从身后走了过来,看着双眼泛红的艾洁,想必也是因为安彤的离去,伤心了很久。

“玄彬,你觉得真的会是胖子吗?我们昨天可都是看见的,安彤的脸根本不像是跳楼摔得,听说胖子以前生活在……”

子恒半信半疑的问道,明显他已经不相信自己的兄弟了。

“你别胡说了,我们这里最善良的就是胖子,没证据不要乱说。”

玄彬略带怒色,他坚信没有看错人,更不会怀疑到自己的朋友。

因为昨天的事,胖子也已经被带走询问调查了,一切都要等他回来再说。

玄彬他们一起来到了医院的停尸间,安彤的父母在外面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泪流满面,双目死死的看着

当门打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除了留在床上的一块块已经发黑的血迹。

值班的刘涛立马跑进去查看,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有发现,尸体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她的父母冲上去揪着他的衣领不放,逼问着他们女儿的下落。

刘涛十分的内疚自责,连说着对不起,监控上也显示他一夜都看守着在门口,并未离开。

对于这件不可思议的事,学校也只能暂时先放一放,答应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后面的几天,玄彬总觉得事有蹊跷,尸体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他决定要去查看一下现场。

玄彬连忙跑到保安室,找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刘涛,好说歹说的终于答应让去停尸间看看。

可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查看,一点线索都没有,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存在吗?

正在仔细观察的玄彬,并没有发现,在黑暗中,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间,玄彬看见停尸间的床下面有一本关于五行八卦的玄学书,这一定是所谓的“鬼神”掉落的,玄彬连忙弯腰捡起来揣到怀里。

随后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和刘涛离开了。

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学校里面瞬间谣言四起。

有的说学校有连环杀人凶手,有的说是不怀好意的室友在报复,更有人甚至说安彤患有精神病。

可一切的谣言都停留在了一个留级一年的大四学姐嘴上,那就是被学校尘封许久,不愿提起的诡异事件——404宿舍的诅咒。

三:诅咒

玄彬和夏雪在校园里散着步,满脑子的疑问困扰着他,根本理不出个头绪出来。

那一封信到底是不是胖子写的?

为什么有人要杀安彤?

为什么尸体会消失?

那本书里究竟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夏雪生气的掐了一下独自发愣的玄彬,嘟起了嘴。

玄彬见状赶紧跑去买了冰淇淋哄她,然后将自己的想法都告诉了夏雪,两个人想总比一个人要想的多。

“会不会真的是诅咒,如果真的是,一切都很容易解释了。”说完,夏雪便看向了自己所在的404宿舍房间,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后背发寒。

看着夏雪的反应,玄彬觉得还是得靠自己,直觉告诉他,这些事一定和那本书有关。

“咦,那个人不是……”

玄彬瞄着夏雪手指的方向看去,立马站了起来。

只见胖子回来了,无精打采、失魂落魄的他向着校园走来。

路上看见他的人都像是在躲瘟疫一样,离得远远地,生怕惹上什么不好的事。

子恒和艾洁也不例外,径直向他们走来,生怕引起胖子的注意。

四人吃过饭,各自回到宿舍,玄彬翻开那本捡到的书,开始翻阅着。

“正因为干支自己具有独特的五行属性,人们用干支表示的生辰八字才得以跟五行联系起来,由命理学者根据五行生克来推理出人的命运。

五行指:金、木、水、火、土。认为大自然由五种要素所构成,随着这五个要素的盛衰,而使得大自然产生变化,不但影响到人的命运,同时也使宇宙万物复活。

注意:……”

为什么这个注意事项被涂抹掉了?到底是为了隐藏着什么?

之前的疑问还没有解决,新的疑点又出现了,这使玄彬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次日,玄彬来到图书馆,想要查到缺少的那部分到底是什么。

可是找了大半个钟头,也没有任何记载,他非常的失望。

突然,从书架的缝隙中看见了胖子,平时对看书毫无兴趣的他竟然跑来了图书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本来十分信任胖子的玄彬,这时也对他产生了怀疑。

“嗨,你在干嘛?偷窥美女吗?”

吓了他一跳,原来是保安刘涛,这才放下心来。两人坐下拉着家常。

“你怎么会想到来做保安的?”

“家里比较困难,自己又没有什么文化,老母亲生了重病,只能靠着我来维持生计,没办法啊!”

刘涛无奈了摇了摇头,感叹着。

“那你知道现在流言传出的诅咒事件吗?因为我的女朋友现在就住在404。”

玄彬想要从他的嘴里了解下当年学校所想要隐瞒的事情,和现在发生的到底有没有联系。

“那是一年之前吧,你们上一届的大四学姐就住在404,听说是她的男朋友劈腿了,而劈腿的对象正是她最好的舍友,某一天晚上,她喝下了不明液体,砍死了那个舍友,随后便跳楼了,死状和那个安彤一模一样,没过多久,其他两名室友也离奇的死去,所以才流传出了诅咒这么一回事。”

刘涛一直强颜欢笑的说着,可能是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吧。

转眼间,胖子已经离开了图书馆,玄彬立刻跑到了刚才胖子看书的地方,却没有找到是看的哪一本。

“玄彬,是不是这一本,《苗乡蛊毒》。”

刘涛带着手套的手拿着那本书。

“对,就是这本。”

立马跑过来拿在了手里翻看。

咦!为什么里面少了几页?难道是胖子撕去的?

之前子恒想要说的,就是胖子的老家在苗乡,难道……

晚上,他思前想后,实在是睡不着,起床站在阳台,看向楼下。

路上人烟稀少,青蛙在草丛中肆无忌惮的鸣叫,这看似祥和的校园一定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突然,一道光闪过他的眼睛,一个黑影拿着望远镜躲在对面的楼里偷窥着他,对方一定也发现了,立刻逃走了。

玄彬立马冲下来跑到对面,为时已晚,已经人去楼空。

铃铃铃!

他打开手机按下接听。

“什么?宿舍里的紫萱自杀了?”

他不敢想象,那自己刚才看见的人影是什么?到底是诅咒还是人为?

撂下电话,玄冰立刻赶过去,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夏雪和艾洁紧紧的抱在一起,旁边站着子恒。

夏雪看见他终于来了,立刻冲了上去,扑在他的怀里,玄彬也紧紧的抱着他。

“你终于来了,紫萱出事了。”

子恒看着楼上对他说。

“你们看见胖子了吗?他现在在哪里?”这三人转向周围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谁都不知道,此时此刻,一个寂静无人的自习室里,昏暗的灯光下,桌上几十本古书堆在一起,桌前那个人正疯狂的翻阅着书籍,突然抬起头,邪魅的笑着,那人熟悉的脸庞,正是胖子。

四:线索

他们都在楼下等待着,不一会儿,就看见刘涛和其他的几个保安合力将紫萱的尸体抬了出来。

玄彬壮着胆子向前凑了凑。

原本皮肤白皙的她,现在一张脸已经变得铁青,黑色的眼影,大红嘴唇,在她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碍眼,舌头就像是被拉长了一样耷拉在外面。

“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玄彬问向他们。

“上完课回来,就看见紫萱在房间臭美,平时都不怎么洗脸的她竟然会开始化妆了,再等我和艾洁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她已经挂在了门梁上,自杀了。”

艾洁频频点头,示意赞同夏雪的说法。

玄彬二话不说,跑过去要求今晚自己和刘涛一起看守尸体,看着他这么坚定的眼神,刘涛也就不好再拒绝了,多个人心里也踏实一个。

一轮青月镶嵌在黑色萤幕般的夜空之上,皎洁的月光倾洒人间,黑色的世界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增添了一些神秘感。

玄彬和刘涛促膝长谈,还时不时的看向里面查看,确保尸体还在。

到了半夜,一阵困意袭来,不知不觉中,玄彬就睡着了,再等他醒过来,已经是六点了。

“什么?快醒醒,别睡了,快看。”

他心急火燎的摇醒了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刘涛,手指向停尸间里面,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紫萱的尸体……不见了!

404的诅咒事件影响再次扩大,大家都说是学姐的鬼魂在作祟,对404宿舍避而远之,以免惹祸上身。

玄彬坐在宿舍里思考着,当时的他和刘涛待在门口从未离开,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尸体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按奈不住的他立刻跑进胖子的宿舍,没有人,又跑下楼去寻找。

最后在操场上看见了他,正坐着看向天空。

他立刻跑过去拽起了胖子,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到底是不是你因为报复杀害的安彤,为什么去图书馆看蛊书?而且里面少了几页,昨天紫萱自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昨天夜里,你是不是在宿舍睡觉,还是在监视着谁?快说!”

胖子立刻甩开了他的手,看了看草场外看向他怪异的目光,又看向玄彬。

“没想到你也和他们一样,都在怀疑我,我其实一直在调查,凶手会露出马脚的,因为我发现了图书馆的一本有关蛊术的书,那几页并不是我撕去的,但那几页一定就是线索,如果要问我回来的这段时间在干嘛,这……都是为了安彤!”

说完,胖子便转身离开了,但是玄彬总觉得胖子隐瞒了一些什么,而且为什么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他。

玄彬独自默默的向回走去。

噗通!

迎面一撞,抬头一看不是子恒嘛。

“你这么急匆匆的干嘛去,投胎啊!”

“不是,艾洁不敢住在宿舍了,现在准备带她收拾东西出去住,再住404小命都没了,你赶紧让夏雪也别住了,我先走了。”

说完,便马不停蹄的走了。

可谁能料想到,这次的分别,便是子恒和玄彬的最后一面。

到了晚上9点,子恒帮艾洁收拾好了东西,出了宿舍楼,走在校园的路上,月光投射在他们身上,周围的木栅栏长着白色的花,显得十分的刺眼,校园里的学生都因为诅咒事件的发酵,都不敢夜晚出来。

“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

艾洁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使她紧紧地抱着子恒。

子恒回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继续走着,周围萤火虫发出诡异的绿光,像一双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忽然,一个黑影从后面一窜而过,敏感的子恒立刻转身追了上去,直到追到了教学楼的拐角,便消失不见了。

“不好,调虎离山!”

才反应过来的子恒立刻拼命往回跑去。

艾洁已经倒在了地上,他气喘吁吁的来到她身旁,将手指凑到鼻子上,还有气,只是晕了过去。

“啊!”

子恒胸前的衬衣已被血液染红,一把锋利冰冷的尖刀刺穿了他的胸膛,黑影从背后走到子恒面前。

“原来是你,为什么?”

子恒说完,便倒在了血泊中,眼看着黑影拖走了昏迷的艾洁,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可他拼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留下了一条重要的线索,用自己的血写了一个“下”字。

等到众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死去了多时,手指向仓库。

子恒父母忍着悲痛带走了他的尸体。

玄彬猜想,艾洁一定最后消失在了那里,那个仓库也一定和404宿舍有关。

五:失踪

身边发生的诡异事件越来越多,这也让玄彬局促不安,现在唯一一个住在404还活着的,就是他的女朋友夏雪。

“万事一定要小心,有什么事立刻告诉我,除非是我跟你说的,否者不要相信任何人,先挂了,拜拜!”

玄彬特地叮嘱了单纯的夏雪,便安心的泡在了图书馆,翻阅着有关五行与蛊毒的书籍。

果然,功夫不负有人心,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丝丝的眉目。

根据五行学说,如果想要让死去的人起死回生,必须要有五位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来献祭,阴时阴日都为双数方可,而且五人属性即都对应金、木、水、火、土。

可是书本上也只有描写到这里,并没有具体的详细记载。

随后玄彬跑去找保安刘涛那里查看学生的信息采集表。

“你怎么也要来看的学生信息表,之前你的朋友胖子也来查过,随后还借走了半天,不知道要干嘛?”

看着刘涛一脸的茫然,玄彬感觉事有蹊跷,连忙翻看。

除了夏雪不是阴时阴日生,安彤、紫萱和艾洁都是,难怪他们会遇害,消失的艾洁也一定凶多吉少了。

不过,这也让玄彬放心了很多,如果他的推测是对的,那么自己的女朋友就是安全的。

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到了胖子的身上,他到底在隐藏着什么事情。

随后的几天,玄彬都悄悄的跟踪着胖子,还特地做了伪装,鸭舌帽、运动服、棒球鞋装备在身,一改他往常的风格,为的就是不被发现。

不管是吃饭、散步、还是上课,胖子都是心不在焉,经常翻看那本缺页的书,有着很重的心思。

到底是在查询安彤的死因,还是在想一个周全的“计划”,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吧。

就在玄彬毫无进展,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在楼梯间听见了胖子与他祖母的通话。

“孩子,赶紧回来吧,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我如果不这么做我会后悔的,你就依了我吧,相信很快就会结束了。”

“情花蛊已经要完成了。”

……

“情花蛊?”听到这里,玄彬背靠着墙,真的是他,难道是因为想要救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的女发小吗?

没错!胖子之前跟他们讲述过。

前年有一个女发小陪他来学校,两人从小玩到大,十分的要好,可是在路上遭遇了车祸,为了保护他,女发小却失血过多而亡,因为这件事情,胖子还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

为了让发小能够复活,运用某种力量害死了阴时阴日出生的安彤、紫萱,在打起艾洁的主意时,却发现了碍事的子恒,所以将他杀害。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的私心,而去伤害无辜的人?一定是这样。

一定还会有受害者!

玄彬他并没有现在去揭穿他,因为没有更多的证据,所以不想打草惊蛇。

所以之后回去搜索了一些关于情花蛊的说法,据说情花蛊是用五毒毒虫炼制作为土壤,情花置于其中,每日都要以情人的血液来喂养才不会死,据说经过祭祀仪式后,情花则会掉下情花种,情花种便可让人起死回生。

原来是这样,所说的祭祀仪式,一定就是五行所说的,要用五个人的命来祭祀。

滴滴滴!

手机这时候响起,收到了一条夏雪的短信。

“我已经和胖子到了仓库,你在哪呢?听说你发现了什么。”

什么?胖子竟然……意识到危险的他立刻打给夏雪,可是电话里只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在拨……”

玄彬立马跑了出去,当他来到仓库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什么也没有。

“玄彬啊,你在这里干嘛呢?”

路过的刘涛走过来打了声招呼。

“快快快,带我去看监控。”

两个立马跑向了监控室。

根据回放,胖子戴着帽子,挡着脸带夏雪来到仓库,随后便进去了,可后来没有任何人出来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彬再次拿起了学生信息表,发现夏雪的生辰八字被涂改过了,他没记错的话,夏雪也是阴时阴日出生的!

这个信息表,只有胖子来借过。

他和刘涛跑到胖子的宿舍,此时,他并不在宿舍,玄彬开始翻着胖子的东西,掉出了一本笔记,里面详细的记载着,情花蛊与五行玄学的知识,看来他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

胖子在炼制情花蛊,情花蛊盛开,会掉落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情花种,让死去的人复活。

而情花蛊盛开必须要五个至阴之人外,还需要施术人的心头血灌溉,才能使含苞待放的情花开花结果,但这样施法人也会死去。

这也太疯狂了,让玄彬和刘涛瞬间手足无措。

已经四个人了,还差一个,胖子现在究竟在哪?

六:仓库的秘密

玄彬和刘涛围着校园找了整整一下午,连女厕都进去看过了,现在天都黑了,还是没有找到胖子的踪影。

“你说会不会和仓库有关,子恒不是留了一点线索,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刘涛不假思索的看着玄彬。

“对啊,我怎么给忘记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想到了,子恒死前手指着仓库,证明仓库里面有问题,写了一个‘下’,就是在告诉我们仓库的下面一定有机关,最后凶手也是带人进到了那里!”

他们立刻便向着仓库赶去。

刚到了仓库,刘涛愣住了,明明锁好的大门,现在却半开着。

走进去,本来放着破旧课桌的下面,竟然有着一条密道,还不停的冒着寒气,整个仓库像是一个冰柜,他们顺着密道走下去。

密道的两边都有在燃烧的老式煤油灯,昏暗的光下,将这里显得十分恐怖渗人。

终于到了最下面,地上画着硕大的五行八卦阵,而在阵的周围……

是安彤、紫萱、艾洁,还有夏雪的尸体,他们的中间,站着一个人。

周围全都是累起来的冰块,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大冰窖。

看着这身形,那个人是……胖子。

胖子手里拿着几页纸,上面赫然的写着几个大字“情花蛊”!

“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玄彬歇斯底里的对胖子怒吼着。

“终于被我发现了,哈哈……是玄彬吗?小……心……”

胖子双眼滴着鲜红的血,转过身看向他们。

还没有说完,便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胖子怎么也中了蛊毒?难道……

玄彬后脊梁顿时发冷,还有一个人被他忘了,那个可以不被任何人怀疑,光明正大的做这些事的人。

玄彬缓缓的转过头,这时刘涛原本乐观开朗的脸,阴沉了下来,歪斜着嘴角,正诡异的盯着他笑。

笑的非常可怕。

七:真相大白

“快放开我,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此时的玄彬已经被刘涛绑在巨大且寒冷的冰块上,动弹不得,眼看着刘涛把胖子拖到旁边。

“哈哈哈,这下都全了,终于能见到我的欣雨醒来了!”

刘涛随后将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尸体抱起放在五行八卦阵的中间,寒气结晶在尸体长长的睫毛上,配上清秀的脸庞,显得楚楚动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那么多无辜的人,难道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吗?”玄彬已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感,大吼道。

“当然了,为了离我而去的妻子,我宁可负天下人,谁都没有资格谴责我,人都是自私的!”

刘涛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脸庞,弯下腰,亲吻了她的额头。

“你一定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吧,我来帮你捋一捋。”刘涛一边说一边为妻子梳妆打扮着。

“其实,从你们踏进这所学校起,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保安的身份可以使我在这里方便很多,对了,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情花蛊吧……”

原来,一切都是刘涛的阴谋。

是他将安彤、紫萱、艾洁和夏雪安排在了404宿舍。

一开始凭借自己的魅力首先认识了安彤,将情花蛊毒放在了情书里,夜晚回去的安彤中蛊后产生了幻觉,才会跳楼自杀,被腐蚀的脸就是蛊毒所致,第一时间刘涛出现,是想要带走尸体并神不知鬼不觉的挪到这里。

紫萱也是,他用同样的手法认识了紫萱,他将蛊放在了化妆品上送给了紫萱……

子恒因为是个挡住他计划的绊脚石,只能除掉后再带走被他打晕的艾洁,子恒就是看见刘涛将艾洁抱到了密道的冰窖里,虽然留下了线索,但是并不影响他的计划。

“你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夏雪?”玄彬充血的眼神中满是怒火。

“为什么?就是因为她是阴时阴日出生的,这点你应该清楚,不用我多说了吧。”

刘涛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但从上扬的嘴角看出了他十分的自大,嘴脸令人憎恶。

“那胖子为什么会成为你的帮凶,引夏雪来到仓库。”玄彬满脸的疑惑。

“胖子?你还认为是胖子吗?”

说完,只见刘涛猛地脱下外套,摔在玄彬的面前,解开腰间的束缚带。

什么?眼前的一幕令他目瞪口呆。

完全不能相信看似苗条的刘涛竟然很胖,不看脸,根本难以辨认他和胖子的区别。

“原来是你骗夏雪来了这里,是你改了她的生辰八字来让我放松警惕,你这个混蛋!”玄彬握紧了双拳,看着人面兽心的他。

“胖子,他只知道调查安彤的死,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憨厚,才做起了我的替死鬼,我就是用撕下的那几页,引诱他来到了这里,因为我已经在那纸上下了蛊毒,他也是中毒而死。”刘涛说完又低下头为妻子擦拭着脸颊。

“那你为什么要杀胖子?”

“你一定没有认真看那个信息册吧,因为他,也是阴时阴日出生的。”

“原来404的诅咒是你谣传的。”

“诅咒是假,但404发生的事是真的,不过,他们都是牺牲品,诶,因为……因为第一次失败了,我忽略了一定要阴时阴日的人才可以用来滋养情花,不过正好404的诅咒可以帮我掩人耳目。”

刘涛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的叹息,不是为了死去的亡魂,而是为了他的私心。

随后,刘涛便走到中间,从一个木盒里端出一盆花——情花。

情花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冰窖,它的出现,即代表了重生,不也应证了更多的死亡吗?

“不不不……”

玄彬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刘涛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刀,挨个划开他们的胸膛,将鲜血滴在了情花之上。

只见刚才还是花苞的情花立刻绽放。

刘涛站在妻子欣雨的旁边,回忆着那天晚上在车里,他给妻子讲着幽默的笑话,欣雨小鸟依人的靠着他的肩,给他说着甜蜜的话。

随后拿起刀对准自己的胸膛,最后看了一眼欣雨,闭上眼睛。

“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哪怕是牺牲自己,醒来后她也不会记得你,也不会后悔吗?”

玄彬想要最后再挽救一下他。

刘涛想了想,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噗!

鲜血从他的胸口喷涌而出,溅在了情花上。

得到了所有人心血的情花掉落下了希望的种子。

忍着剧痛,刘涛将花种放进了欣雨的嘴里,之后紧紧握着她的手倒在了血泊里。

玄彬看着即将复活的欣雨和已经气绝而亡的刘涛。

陷入了沉思。

哪怕是牺牲全世界,牺牲自己,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不放弃该放弃的是无知,不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执着。

刘涛,你的选择,到底是算无知还是执着呢?

……

欣雨醒来后,拍拍脑袋坐起来,发现了周围的尸体和拉着她的“陌生人”,立刻尖叫着跑了出去。

地上的尖刀正好踢到了玄彬身旁,松绑后的他,转身看了一眼刘涛便抱着夏雪的尸体离开了。

尾声

一年以后。

铃铃铃……

闹钟将还在酣睡的玄彬吵醒,迷迷糊糊的他去洗了一把脸,然后坐在桌子前,呆呆的看着窗台上那含苞待放的情花在风中摇曳。

玄彬看着花,笑了笑,千言万语,不及心中一字。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穿上了保安制服向学校走去……

桌子上的学生册被风吹开,里面零零散散的掉落出来几张纸在地上。

上面写着:

“情花蛊。”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作为男生,住进404女生寝室,我本以为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然而,一切的恐怖,就从那晚的红衣女生开始……《404女生寝室

我是一名专门收集诡物的阴界商人,那天我收到了一只血玉镯,从此百鬼缠身……《阴界商人

---- 作者寄语:不放弃该放弃的是无知,不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执着,你又会做哪一种选择?

书评(5)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