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诡异的猪头蛊

作者:养猫姐姐更新时间:2019-04-24 08:00字数:4151

李敏在一个十八线小城的超市,当了个小组长,她年纪大约有四五十,长得颇为丑陋,仗着自己当了个小破组长,经常大声呵斥手底的员工,一点都不知道尊重人,每当她瞪着眼训斥员工的时候,原本丑陋的脸更加扭曲,用凶神恶煞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她的牙齿歪歪扭扭,参差不齐,又黑又黄,好像从来没有刷过,她指着员工的鼻子大骂的时候,浓重的异味弥漫在直径两米的地方,并且口沫横飞,呛得那些被她骂的员工恨不得原地爆炸。

她这种粗鲁的行为只针对大部分的女性员工,而对男员工呢,她又经常表现得色迷迷的。

“哎呦小王啊,今天这件衣服不错哦!”她色迷迷地对某王姓男员工说,顺便在他的胳膊上抚摸了一下,趁机揩了一把油。

王姓男员工不好意思地笑笑,吓得落荒而逃。

“哎呦小李呀,最近工作表现不错哟,我都在大领导面前表扬过你了。”边说边在李姓男员工的腰上掐了一把,李姓员工心里千万头“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

在上司面前呢,她又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到极致,就像只舔狗。

仗着她表叔在超市是销售部经理,超市领导碍于情面,对她颇为照顾,不过她年纪又老,文化又不高,在员工心里印象又极差,因此干了二三十年了,一直是一个小小的组长,升官无望。但这也并不妨碍人家每天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鲁芳芳曾是李敏手底下的一名员工,靠着和李敏如出一辙的溜须拍马本事,讨得了李敏的欢心。在李敏的力荐下,当上了超市分店的小组长。

李敏逢人就说“芳芳,那是我一手带出来的!”除了以鲁芳芳的恩人自居,也带点你看老子桃李满天下似的炫耀,平时对鲁芳芳说话也颇不客气。

经常对鲁芳芳进行“怎样当领导”的教育。

“芳芳,我跟你说,做管理人员嘛,一定要硬气一点,不要总被员工牵着鼻子走,一定要凡事都坚持自己的原则。”李敏正拿着手机对鲁芳芳隔空教育。

“嗯嗯,您说得对,我就是按照您的方针行事的。”鲁芳芳毕恭毕敬地道。

“这两天从你那调到我这里的那女的,不干了。”李敏道。

“真的?”鲁芳芳喜道。

“哼,我就知道,照她那种鬼性格,怎么可能在你那呆的下去?”她继续道。

“我一听你跟我说她在你那的工作表现,压根儿就不想用她,我只略施小计,在大领导面前说她坏话,让别的员工不理她,工作细节也不告诉她,她初来乍到,就待不下去。你记住,跟你作对就是跟我作对,那些员工个个比猪还蠢,你完全不用把她们放心上。”李敏道。

“嗯嗯,多谢您帮我出了这口恶气,她在我这里的时候,不服我的管理方式,老说我不尊重人,说话难听,她也不想想,她们有值得让人尊重的地方吗?”鲁芳芳道。

“记住,你是领导,要是不在言语上压住她们,怎么显得你高明?那些员工越发不服你了,对她们,该说就说,该骂就骂,只要不得罪上头领导,你这组长就当得下去。”李敏道。

鲁芳芳连连点头称是,李敏满意地挂了电话。

这天是超市半年一次的大盘点,所有员工都要加班,下班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

李敏骑着她那辆破电动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家在城郊,要经过一段无路灯的土路才能到家,这段路大概有500米,坑坑洼洼,曲曲折折,路两旁都是低矮的灌木。

李敏开着车灯,小心翼翼地骑着车,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个白影,车灯的光束打在白影上,李敏看到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披头散发,看不清脸。

瞬间好多鬼怪传说涌上李敏的心头,她停滞不前,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也不知前面那白衣女子到底是人是鬼。

但李敏是谁呀,不说别的,单凭她那堪比周仓的黑脸,瞪起来如铜铃一般的牛眼,鬼怪见了她恐怕都要被吓跑。只听她大喝一声:“前面是谁!别挡路,给我让开!”

那白衣女子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李敏怒道:“再不让开我撞上去了啊!撞死你活该!”

那白衣女子还是不动,一眨眼就不见了,再一眨眼又出现了。李敏意识到今晚真的是活见鬼了,颠覆了她以往的认知。她吓得不轻,忽然想到,鬼都是会制造幻术迷惑人的,只要不被它迷惑,啥事都没有。想到这里,牙一咬,心一横,发动破车猛地冲了过去……

没感觉撞上什么东西,那白衣女鬼不见了,李敏心中一喜,电动车绝尘而去,片刻即已到家。

第二天一早醒来,李敏看到枕头上一团头发,心中纳闷儿,怎么头发掉的这么厉害了?

走到卫生间洗脸,一照镜子,看到自己脸色黑青,眼皮浮肿,原本就丑陋的脸此时看起来更是犹如猪头一般。

李敏正对着镜子发呆,发现不知何时镜中出现了一个白衣女鬼,正站在她的身后。

她猛地一惊,一回头,身后却什么都没有,她又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镜子,发现那女鬼还站在她的身后,她大叫着跑出了卫生间,扶着客厅的沙发靠背呼呼喘着粗气。

低头一看手表,上班都快要迟到了,她头不梳脸不洗地冲出了家门。

这天她脾气更是暴躁,因为一点小事儿就要发脾气骂人,员工个个都想对她翻白眼,满超市几乎都弥漫着她嘴里那股酸爽之味儿,令人作呕。

一天浑浑噩噩地过去,下班时间到了,李敏不敢回家,她因长相丑陋,性格暴躁,一直没男人愿意娶她,因此她是一个人住在父母留给她的老房子里。

她想到了鲁芳芳,打了个电话叫鲁芳芳过来陪她,鲁芳芳正在家陪老公孩子,再想到李敏身上那股臭味儿,躺她身边简直比死还难受,便极不愿意去,但她对李敏的服从已经形成了习惯,也不敢违拗她,只好嘴里说着没问题,心里骂着MMP。

两个女人在一起实在是无聊至极,尤其是李敏有空就对鲁芳芳传授她的那套“领导经”,听得鲁芳芳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李敏又开始滔滔不绝,鲁芳芳听得都快睡着了。

忽听电视上新闻说死人了,立马清醒过来,和李敏认真地听。

“今早六点左右,本市市民在城郊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发现一具女尸,经法医鉴定,该女子是于昨晚凌晨两点左右被电动,摩托之类的车撞击身亡,事件目前仍在调查之中……”

李敏和鲁芳芳惊得目瞪口呆。

电视上还挂出了身亡女子的照片,居然是她,那个被李敏使手段赶出超市的女子,也就是从鲁芳芳那调来的那个,名叫白静。

“组长,你不是说你昨晚遇鬼了吗?怎么会撞死了人?”鲁芳芳道。

“我发誓,我昨晚的确是见鬼了,要是人,怎么可能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的?”李敏道。

鲁芳芳无言以对,二人沉默良久,都觉得此事诡异至极。

一时无话,二人便早早上床歇下,鲁芳芳闻着李敏身上那股恶臭,几乎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再听着她鼾齁如雷,半点睡意都没有了,直到半夜仍然大睁着双眼。

无奈之下决定起身上个厕所,一进卫生间,只听“砰”的一声,卫生间的门重重地关上了,她心下奇怪,这屋里没有那么大的风吧?

完毕后她站在洗手台边洗手,抬头一照镜子,发现身后站着个白衣女鬼,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这才相信李敏说的都是实情。

她吓得冷汗直流,伸手去推门,却怎么都推不开,她急得要死,忽觉一股大力拉扯着她来到洗手池,将她的头按在洗手池里,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不住地骂“贱人,贱人,去死吧……”

鲁芳芳整张脸都浸在水里,快要窒息,她拼命地抬起头,那只手又把她按在水里,如此反复,鲁芳芳快要被呛死,情急之下,抓起洗手台上的大瓶洗发水往后砸去,一瞬间那股大力消失了。

她一扭门,门被轻松打开,她一溜烟地跑回卧室,躺在床上,拿被子蒙住了头,缩成一团,心里将李敏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个遍。发誓明天再也不来陪这个老妖婆。

李敏正在此时醒来,看到蒙着被子瑟瑟发抖的鲁芳芳,心里明白,她一定是也看到了!

隔着被子拍了鲁芳芳一下,鲁芳芳鲤鱼打挺似的一下子坐起来。李敏问道:“你……是不是也看见了?”

鲁芳芳点了点头。

“走,陪我上厕所!”李敏拉起鲁芳芳,将她拖到了卫生间,鲁芳芳个子极矮,不超过一米五,而李敏则又高又壮,二人体力相差悬殊,鲁芳芳面对李敏毫无反抗之力。

二人又来到卫生间,李敏正要掀开马桶盖,却看到马桶盖上趴着一条奇怪的虫子,虫子的头就像缩小版的猪头,身子就像蚕虫,却比蚕虫大了五倍还不止。李敏从没见过如此怪异的虫,吓得也不敢去掀马桶盖,尿液顺着裤腿流了一地,而她毫无察觉,鲁芳芳厌恶地掩住了鼻孔。

“芳芳,快,想办法把它弄走!”李敏吩咐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呀?”鲁芳芳没好气地道。

“哎呀,你笨死了!去把套扫拿来把它撮出去呀!”

鲁芳芳极不情愿地去拿来了套扫。

“快去撮呀!”李敏在她的身后推了一把。

鲁芳芳小心翼翼地来到马桶边上,正要拿套扫去撮,只见那条虫全身变得血红,身子慢慢地变大,她吓得扔了套扫,哇哇大叫着落荒而逃。

那条怪虫越变越大,堪堪有一成人大小,猪头也越来越清晰,猪脸上满是愤怒,只见从它的嘴巴和鼻孔里喷出了阵阵烟雾,弥漫得整个屋子都是。

第二天,李敏和鲁芳芳都不见了。

超市的员工难得见李敏不上班,都围在一起议论纷纷,当听说她离奇失踪后,喜大普奔。

“苗大姐,太好玩了!你再让她们表演一次嘛。”此时白静正站在苗疆女子培养蛊虫的玻璃皿前,看着两条丑陋的猪头蛊,扭着肥胖的身子。

“你这妮子,怎么喜欢看这个?”

“我就喜欢嘛,让她们一个一个来,她们当初在超市的时候,就喜欢拿员工当小学生,让人家一个一个地回答她们的问题。”

两条猪头蛊听到她的话,真是欲哭无泪。

只见苗疆女子双手捏了个诀,口中念着咒语,它们开始身子不受自己控制的一个一个扭动起来,白静看到,乐得咯咯直笑。

“苗大姐,你这次出山,为的就是收集猪头蛊的蛊苗,如果不是我,恐怕你没那么容易得手吧?”白静笑嘻嘻地道。

“可不是?你功劳最大了,猪头蛊蛊苗极是难得,需要长相丑陋,心地凶恶,并且自以为是的人,还要趁她心神不宁之时,快速下手,你先是等在那个丑女人回家必经的那条小路,制造见鬼的假象,让她的神经极度紧张,失去判断能力,又找人偷偷潜进她家,在卫生间里安装了个微型投影仪,使她们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又在DVD里安装了咱们提前录制好的碟片,播放假新闻,咱们才能潜进她家不被她俩发现。俗话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长相丑陋的未必心地凶恶,心地凶恶的也未必长相丑陋,这次你帮我找的这两个,确实是人中极品啊!我会好好培养它们的。”苗大姐道。

“苗大姐,你培养猪头蛊是做什么用的呀?”白静问道。

“还能有什么用?下地干活呗!农忙时变大,体力超牛,闲时变小,节省空间,而且吃得也不多……”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我在当房屋销售期间,因在一处凶宅别墅过夜,随后便被美艳女鬼缠身,每晚要用精气来供养她……《家里养个美鬼妻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晚,一个没有影子的女人上了我的车,从此以后,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我有一辆鬼出租

---- 作者寄语:我写得可笑吗?希望能博您一笑。

书评(8)

1/500发表

  • 223.192.192.*

    原来可以这样!求广大美眉揩油!

    2019-04-25 09:58举报回复3

    养猫姐姐:没有美眉,只有李敏鼓掌鼓掌

    2019-04-25 20:24举报回复0

  • Armageddon

    很好看哦👏

    2019-04-24 19:27举报回复0

    养猫姐姐:真的吗?我觉得我这篇纯是瞎写,没想到会通过审核

    2019-04-25 20:25举报回复0

  • 183.199.38.*

    写的棒!加油!

    2019-04-24 17:05举报回复0

    养猫姐姐:谢谢亲的支持

    2019-04-25 20:26举报回复0

  • 117.136.59.*

    只能说活该

    2019-04-24 14:26举报回复4

    养猫姐姐:必须的

    2019-04-25 20:26举报回复0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