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禁忌道术,雷犂三重

作者:鬼话谈生更新时间:2019-04-24 23:17字数:2150

秦夕绫站在宿舍楼的门口,身上闪耀着金光,身旁悬浮着如同念起一般的金色小球,而随着她灭邪的一声令下,两个金色飞速的朝着苏十七身后的那人射了过去。

苏十七身后的怪人皱了下眉头闪开了,没有选择去接那两个金色小球。

“快灭了那个女鬼。”秦夕绫见苏十七身后那人退了,对苏十七大声喊道。

不过刚一喊完,秦夕绫一口鲜血就从嘴里喷了出来,染红了衣衫,昨晚上的伤本就没好,现在还用上了禁忌道术,反噬让她伤上加伤。

虽然好奇秦夕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苏十七也知道没时间多想,立马再次控制住紫符,稳稳的落在了红衣女鬼背上。

牛长春见状,顿时撒手往后跳开,大口的喘着粗气,但眼睛却是不敢离开红衣女鬼片刻,连吐血的秦夕绫都没去关注,只有经历过才会体味到其中的恐怖。

自己拼劲全力才堪堪的将这红衣女鬼给稳在原地,他突然对苏十七的紫符不是那么有信心了。

红衣女鬼背上的紫符不断闪烁着,红衣女鬼的尖叫声也是伴随响起,身形忽隐忽现,看的苏十七暗暗皱眉,居然扛下来了。

紫符属于五品跟六品道士,可这道符自己用了杀鬼术加舌尖血,已经可以说是不比一般的六品道士用出来的紫符差了,甚至比一些资质愚钝的六品道士的紫符还要厉害了。

“怎么会这样。”苏十七的舌尖还在不断的留着血,口腔里满满的鲜血味,想到这里,苏十七回头看了一眼刚刚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人。

那人见苏十七回头看了过来,咧嘴一笑,神色略带兴奋的说道:“我记得你叫苏十七是吧,这次没你师傅,我看你还能不能跟以前那样嚣张。”

苏十七眉峰暗紧,现在的局面对他们似乎也不怎么友好,苏十七法力空了,牛长春状态也不行,秦夕绫更别提了,可是他们却要面对一个堪比六品的女鬼,还有一个现在不知道深浅的人。

“林正是吧,我也记得你,那个时候你打算屠一个村子来祭奠你的尸魁,丧尽天良,我跟师傅不可能视而不见,是你自己找死。”

说着苏十七眼里闪了闪,仔细打量了一下林正,发现跟昨晚那个尸魁一样,虽然外表跟人一样,但是却带着阴气和尸气,这是把自己也弄成尸魁了?

成了尸魁,居然还带着生前的气息,虽然有些不同,可是还能感觉出来,难怪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苏十七沉吟了片刻,有些诧异道:“我跟我师父当时都没想到,你居然没死,还把自己给练成了尸魁,还保存着灵智。”

“凭你自己应该是不可能的吧,自己根本没办法练自己不说,就保存灵智这一点,这应该是一种秘法吧,你根本就不会有这种秘法,不然当初也不会被我锤爆了,应该是一个比你更厉害的人吧,说起来,昨天我还遇见了一个尸魁,你们是一伙的?”苏十七说着突然顿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

“小子,你还真是聪明,学习道术的天赋也是了得,五年前我遇到你的时候你才两品,现在都已经四品了,更让人恐怖的是,没用禁忌道术的情况下,现在四品的你居然用出六品的符纸的威力。”

“你才二十岁吧,那个时候就可以完虐了我一个三品和我的尸魁,虽然有你们众阁道术的原因,不过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还越来越厉害,果然拥有道家传承的人跟我们这些都不一样。”林正眼里带着疯狂和忌惮,脸上的表情很是诡异的说道。

“这是你第二次提起众阁,哪怕就是道士,一般的也根本不知道师傅和我的道门是什么,你背后的人来头很大,或者从那个时候你们就盯上了我跟我师父,最近魔都都是你们在闹事?目的是什么,是我吗?”苏十七闻言,神色奇怪的说道。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林正只是嘲讽了一句,并没有多说,接着又大笑道:“不过今天你好死不死的撞进我手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准备好死了吗,你想要怎么死,我都可以满足你。”

而在走廊另一头的牛长春一边看着红衣女鬼,一边听着林正和苏十七的对话,心里在做着决定,但见红衣女鬼完全扛下了紫符,随即又看了看林正,深吸了口气,眼神一整,一擦流进嘴里的鼻血,手里再次掐起了咒决,:“雷犂三重,第一重,解!”

苏十七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突然听到牛长春的怒吼,回头看向了牛长春,牛长春身上布满白色的雷电,像一条条小蠕虫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本就壮硕的身体更加壮硕了,圆领衬衫直接被撑破了。

苏十七的眼睛顿时瞪大,除了一些机缘巧合踏入这个世界另一面的人,大部分人都拥有着传承,这是道门最重要的东西,绝不会外传。

如同号称道家牛耳的茅山里面的禁忌道术数之不尽,又如同他师傅传他的众阁丛集,里面包括千罗万象,也包括禁忌道术,虽不如茅山的多,但绝对不会差。

禁忌道术也有等级,像刚刚秦夕绫使用的就是最初级的禁忌道术,最多会受到一些反噬,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没事。

可是牛长春这个,一看就是高级的禁忌道术,引动了自己体内的精血,强行提高自己的品级,术的时间一过去,人就没了,三魂六魄也会跟着消散。

“说起来真是有些羞愧,学艺不精,对不起我师父,雷犂三重这么厉害的术,只学会了第一重。”牛长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上散发的气息已经达到了六品道士,可想而知这个禁忌道术的恐怖。

仿佛是适应了雷犂三重带来的力量,牛长春笑了起来,:“不过这样也好,魂魄跟着消散,就不用下去见我师父了,到时候免得挨骂。”

苏十七想要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巴,什么也说不出来。

想来想去,似乎都是自己的错,今早上第一次托大,现在又把牛长春给拉进宿舍,自己是安逸的生活过的太久了,真的变成了咸鱼了吗,做事都不经过脑子了。

而且,现在跟那个人说的一样,似乎没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师傅站在自己身后,给自己擦屁股了。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