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能逃避的事

作者:鬼话谈生更新时间:2019-04-24 23:31字数:2119

“牛叔叔,别冲动,李叔叔已经到魔都了,山河哥已经去接了,现在应该在路了,只要我们能够拖延一些时间,就没问题了。”

“等姓李的那个家伙来了,我们尸体恐怕都找不到了。”牛长春温柔的看向了秦夕绫,轻声道:“夕绫,不要怪平时叔叔念叨你,女孩子要像一个女孩子,不然以后嫁不出去的,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这次过后,你就退出这个圈子吧,要是不肯退出,那你就跟山河回四九城,别留在魔都了,这里的事就交给那些老东西处理吧。”

苏十七听到这些话,许久没有波澜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悲凉的感觉,而秦夕绫比起苏十七更了解释放了雷犂三重的后果,眼泪哗的一下就溜了下来,跑向了牛长春。

牛长春瞥了一眼苏十七,苏十七心领神会,一把拉住了秦夕绫的手,苏十七虽然身体有些虚,但是秦夕绫现在更是虚弱,跑起来都是两步一个踉跄,直接就被他抓住。

“放开我。”秦夕绫眼里发红,直勾勾的盯着苏十七,见苏十七面无表情,一口咬在了苏十七的手腕上。

苏十七皱了皱眉头,任由着秦夕绫咬着。

“真是感人的一幕啊。”林正哈哈大笑了起来,心头有些急了,那么多年,一直埋在自己心中的刺,今天似乎终于可以拔出来了,他可不想被人给坏了事。

说完林正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眼里充满了赤红之色,皮肤渐渐变成的变成了青色,头发也开始变长干枯了起来,身形也渐渐高大起来,比起现在的牛长春身形还要壮一些。

再次发出一声低吼,林正用脚一蹬,双手举着朝苏十七扑了过来,被林正蹬过的地面留下了两个深坑,弹起不少灰尘。

“砰!”

并不是苏十七被打中了,而是林正倒飞出去了,怎么来的就这么回去了,还撞在了一堵墙上,墙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窝,林正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雷光,整个人冒着白烟。

“怎么会这么快。”林正用手撑着墙站了起来,自己刚刚明明就要扑到苏十七的身上,将他撕成碎片,但眼前突然晃过一个白色的影子,他就飞了出去,再一看居然牛长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苏十七的面前。

“咳咳。”林正咳了两声,样子开始慢慢原样,不过却是衣不蔽体,刚刚身形的变化一身穿着早就被撑坏了。

恢复原样的林正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一个黑色的拳印,还在冒烟。

扯了扯嘴角,林正眯起了眼睛,他不是对手,这个状态下的牛长春太强了,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程度。

“刘凤,你还打算看到什么时候,你今早上放走了那个小子和苏十七,大人就已经生气了,我要是死了的话,你的孩子就别想要了。”林正注视着牛长春,阴沉沉的低声说道。

秦夕绫见牛长春到了自己面前,随即就松开了咬住苏十七的嘴,嘴唇上带着一些血迹,这次是苏十七的。

“牛叔,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会死的,三魂六魄也会没了的啊。”秦夕绫有些泣不成声的说道。

“因为牛叔是民调局的室长,这是我的责任。”牛长春脸色复杂的回头揉了揉秦夕绫的短发,秦夕绫眼泪更加汹涌,苏十七见状便放开了秦夕绫,秦夕绫顿时像只小鸟一样扑在了牛长春。

苏十七这个时候却是重新打量起了林正,他很好奇,现在的林正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他不是初出茅庐的小白,论见识的话,一般道士根本比不上他,可他从未见过林正这么奇怪的东西。

当初明明看着对方断气,现在莫名其妙活了不说,还变成了这么一个玩意,尸魁不像尸魁,鬼不像鬼的。

“孩子,孩子,孩子。”

就在苏十七思考的时候,一旁的红衣女鬼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这么久了,红衣女鬼第一次出声。

“难怪了。”看到红衣女鬼的样子,再结合林正的话,苏十七有些明白了,之前他总感觉那里不对劲,他们今早上走的太轻松了,是红衣女鬼故意的,她这是在跟林正背后那人反抗,她不想听命于他。

至于孩子吗?是鬼胎?

按照武正之前的描述,上吊的学姐应该就是这个叫做刘凤的红衣女鬼了,但是武正的描述中根本就没提怀孕的事,其中有隐情。

“又是一个失误。”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苏十七暗暗的在心底叹了口气,自己应该去查一下事情的起因。

听到红衣女鬼的嘶吼声,牛长春推开秦夕绫,转向了红衣女鬼,现在他有信心把这红衣女鬼灭掉。

或许是之前苏十七那道紫符的原因,红衣女鬼气息并没有之前那么强,之前就一直没有离开,可也萎靡不振的,但现在仿佛受到了孩子两个字的刺激,红衣女鬼身边冒出许多阴气朝着周围蔓延,如同浪潮,一浪接一浪。

而林正这个时候也是再次变成之前的模样,眼睛紧紧的盯着苏十七,如同一只蠢蠢欲动的饿狼,只要刘凤跟牛长春交上手,他就会趁机把苏十七给撕了。

“你们先退出去,这里交给我了。”牛长春盯着刘凤,头也没回的说道。

“好。”苏十七沉吟了一会,果断的点头,也不管自己还在流血的手,一把抓住秦夕绫就朝宿舍楼大门走去。

“你干嘛,放开我,要走你自己。”秦夕绫如同一只暴躁的小狮子,随时有可能对着苏十七的手再来上一口。

但就算这样,苏十七也是一步一步的拖着秦夕绫往外走去。

“昨晚上不灭那只尸魁,你是怕惹上麻烦,刚刚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就死了,要不是牛叔,你也死了,你把牛叔带到这里来,你怎么好意思离开。”秦夕绫似乎明白自己挣扎不过苏十七,于是没有再反抗,任由苏十七拉着,嘴上淡淡的说着,没有之前的激烈,但苏十七听着却是震耳欲聋。

听到秦夕绫的话,苏十七叹了口气,脚步也是停住了,似乎自从师傅走了之后,自己好像一直在逃避,逃避着自己唯一亲人离世的事,但现在他发现一些事,是不能去逃避的,师傅也不希望看到自己这样吧。

苏十七停了下来。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