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牛叔叔,他,他...

作者:鬼话谈生更新时间:2019-04-25 21:44字数:2010

这下秦汐凌也是发现了不对劲,同时她注意,林正的眼睛红了起来,仿佛失去了理智。

“拦住他。”苏十七眯着眼睛看了看走廊深处,思考了一会儿,调头对秦汐凌说道。

秦汐凌点了点头,从自己的裤袋里扯出了一张黄符,道术现在用不了了,但是符纸勉强还行。

“甲乙丙丁,星宿耀火,与我神通,助我灭鬼,急!”

秦夕绫将符纸在手中打了个回扣,随着咒决的落下,符纸呲的一声燃了起来,对准林正就扔了过去。

符火落在林正的身上,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瞬间身体布满了火焰。

林正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依旧走着,一步一步。

苏十七皱了一下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走廊深处,随即对秦夕绫说道:“好了,事情已经结束了,走吧。”

秦夕绫注视着燃烧的林正,她施法者,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符火似乎对林正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听到苏十七的话,她顿时觉得不对劲,没有反驳,便打算下意识的走向了苏十七。

“既然发现我了,干嘛还要走。”一个清脆的女生从走廊深处响起,伴随着脚步声,一个高挑的人影走了出来。

二十来岁,扎着马尾,穿着一身休闲服,眼睛很是明亮,眼里看过去仿佛带着笑意,身材看起来刚刚好,多一分肥,少一分则瘦。

但这么一个人看起来,却是让苏十七感觉很是危险,林正往走廊深处走出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吧。

虽然不知道林正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不过他能感觉到,林正是被控制了的,至于控制她的人,应该就是当年救他的人,也就是现在走出来的这个女子。

想到这里,苏十七用力撑了一下墙,脸上没有露出表情的站在了哪里。

秦夕绫见状,知道苏十七在硬挺,顿时来到苏十七的身前,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苏十七苦笑了一下,费力的扯了一下秦夕绫,:“你挡住我了。”

秦夕绫闻言一愣,随即哼了一声,让了开来,没好气的道,:“你是看到漂亮女人走不动路了是吧,万一她动手直接弄死你呢。”

苏十七嘴角隐隐的抽动了一下,你这往我身前一站,气势就弱了不少啊,而且说的对方动手你挡得住一样,当然,这种话苏十七是说不出来的。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昨晚上的尸魁应该是你炼制的吧,还有林正到底是什么回事。”苏十七皱眉问道。

女子的嘴角带着笑意,很是可爱的歪了歪脑袋,道:“你是在质问我,还是请教?”

“都有吧。”苏十七想了想说道。

“哈哈哈,你真可爱。”女子咯咯的笑了两声,朝着林正的方向挥了挥手,林正的身上的符火顿时熄灭了下去,接着扭头看着苏十七到:“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看着女子顽皮的样子,苏十七挑了挑眉头,这真的是当年救下林正,炼制尸魁的人吗?

“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在想,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女子又是捂嘴轻笑了两声,道:“你妈难道没告诉你,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危险吗,你看像你边上那个,就是个傻丑甜。”

“你说什么。”秦夕绫眼睛一瞪,大声朝女子质问道。

女子并没有理会暴躁的秦夕绫,对苏十七做了个拜拜的动作,:“有人过来了,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最近魔都可不太平,你可别死了。”

林正身上的符火熄灭了之后,已经慢慢走到了女子的身边,女子看到林正的样子,叹了口气,:“真是个废物,亏还费力给你保留了灵智。”

“对了,苏十七,我叫赵杞,我这个人很记仇,你杀了那个女鬼,坏了我的事,记得千万别死了,等我亲手杀了你。”赵杞叹完气后,对着苏十七展颜一笑,随即转身就走了。

没一会赵杞消失在了走廊深处,林正跟在赵杞的身后,一步一步的越来越快,也慢慢没了影子。

这个时候门外也传来了急促脚步声,是小跑着进来的,率先进来的是赵山河,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头上也用几个木簪扎着奇怪的发型。

“李叔叔你们终于来了。”秦夕绫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看到来人后,眼里一下闪起了泪花,带着委屈的语气喊道。

苏十七摸了摸鼻子,这应该就是先前秦夕绫说的从总局来的李叔叔,看起来应该也是一个室长,不过似乎比牛长春厉害不少。

同事苏十七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喊着眼泪的秦夕绫,这个短头发的姑娘看起来那么坚强,可其实还是一个没有长大,带着小脾气的姑娘。

想到这,苏十七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何突然冒出了一个身影,刚刚离去的赵杞,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给扔出了脑袋,既然民调局的人来了,自己也该撤了,得好好修养几天。

“丫头,是叔叔的错,叔叔来晚了,对不起。”李姓的中年男子听到秦夕绫这声委屈的声音,顿时心里难受的紧,快步走过来,揉着秦夕绫的脑袋。

秦夕绫一把抱住李姓男子,大声的哭了起来,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李叔叔,牛叔..叔,牛叔叔他...。”

苏十七听到秦夕绫的话,总感觉怪怪的,怎么感觉说的牛长春好像死了一样。

果不其然,李姓男子听到秦夕绫的话,身体僵硬了一下,同时刚好看到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牛长春。

“老牛,你这个家伙,居然就先走一步了!你这个混蛋!”李姓男子眼眶一下就充满了泪水,一拳锤在了边上的墙壁上,墙上刷刷的掉下一层灰。

苏十七看到这一幕,眼角挑了挑,这是个狠人,没有任何道法,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而一旁的赵山河看到牛长春的尸体,眼里露出了悲伤。

整个宿舍楼都散发着一股悲伤的气味。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