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事情结束

作者:鬼话谈生更新时间:2019-04-26 23:42字数:2187

“咳咳。”苏十七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出声说道:“那什么,打断一下,牛室长还没死。”

李姓男子闻言一愣,眼里的泪水也顿时止住了,有些好奇的看着苏十七,:“你是谁?”

秦夕绫这个时候也是抬起了头,脸色有些尴尬,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话会那么容易让人误会,小声说道:“他叫苏十七,是魔都的中间人,刚刚牛叔叔用了雷犂三重,差点死了,不过被他救了。”

“什么?”李姓男子明显有些震惊,:“用了禁忌道术居然还能救得回来。”

“能是能,不过牛室长恐怕以后....。”苏十七插话道。

苏十七没把话说完,但李姓男子也是能明白苏十七话里的意思,看着躺在地上的牛长春道:“这样也好,至少保住了性命。”

“山河,去把牛室长给扶起来。”李姓男子对赵山河说道。

赵山河顿时去扶牛长春,而李姓男子则是越过秦夕绫,走到了苏十七的身边,深处了自己的手掌。

苏十七顿时握了上去,李姓男子出声道:“这次多谢你了,我本来应该是秦丫头他们一同来的,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要不是你的话,我恐怕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之中。”

苏十七哭笑了一下,要不是牛长春和秦夕绫的话,也许自己不知道什么才会醒悟过来。

见苏十七不说话,李姓男子松开了自己的手掌,掐了一个道手,起礼道:“我叫李鼎,是民调局华东区的负责人。”

苏十七闻言有些错愕,民调局的分布可以说是分布华夏,哪怕是名义上执掌道家牛耳的茅山也不敢触动民调局,毕竟民调局代表着上面,谁也不想再经历一场当年那个伟人发动的灾难。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民调局的分室,人数不多,有着一个室长,就如同牛长春这种,而在华夏的六大区域里也都有着一个总负责人,管理者各个分室,再往上就是一些老不死的在四九城里指点江山了。

每个区域的负责人都可以说是神出鬼没,除非是某个城市出现了巨大的变故才会出现,不然别说一般人,就连城市的分室室长也难以见到。

而现在李鼎出现在魔都,那就说明,魔都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加上刚刚赵杞走之前说的话,苏十七心里开始担心了起来。

“苏十七,你在干嘛,李叔叔再问你话呢。”秦夕绫见苏十七居然不回礼就算了,还走神了,之前心底还有些感激,现在却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听到秦夕绫的声音,苏十七回过神来,抱歉的看了一眼杨鼎,起了个道礼,说道:“抱歉,众阁弟子,苏十七。”

杨鼎没有在意苏十七走神,似乎从苏十七刚刚的表情猜到了苏十七在想什么,只是听到苏十七是众阁的之后,脸色隐晦的变化了一下,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点了点头后,道:“先离开这里吧,毕竟这里大学,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

秦夕绫扶着苏十七,赵山河则是背着牛长春,李鼎在前面带路,跟苏十七早上离开的方法一样,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翻出了魔都大学。

出了魔都大学,杨鼎本想叫苏十七一起去民调局的分室,不过苏十七想起在白事铺还扔着一个武正,就拒绝了。

回到了白事铺,武正醒了过来,整个人卷在椅子上,整个人显得有些无助,眼神也是没了神采,听到开门的声音,被吓了一个激灵。

不过看到开门的人是苏十七之后,一下就跳了起来,鼻涕混着眼泪的直接朝着苏十七跑了过来,:“大师。”

苏十七被吓了一跳,一个侧身躲过了武正,武正扑的太猛,脚踢住了门槛,咚的一声摔在地上,啊了一声之后就没了声响。

苏十七挑了挑眉头,这是搞哪样?

随即他用脚戳了戳躺在地上的武正,:“你没事吧?”

“没..事。”几秒过后,武正捂着额头慢慢的爬了起来,看着苏十七眼泪止不住的流。

苏十七的嘴角扯了扯,你这又是搞哪样?

“进来休息一下吧。”苏十七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走进了白事铺轻声说道。

武正跟着苏十七走进了白事铺,坐在了椅子上,揉着自己额头上红色的包,见苏十七不理自己,他又有些走神了。

苏十七也坐在了自己椅子上,打开了电脑,登录上了之前发布任务的网页,找到了武正的这个任务,在帖子下面留言,任务结束。

昨晚这一切,苏十七转头看向了走神的武正,:“刷卡还是现金?”

“什么?”武正听到声音抬头看向了苏十七,但动作一下太激烈,用力的按在了自己的包上面,疼的哇哇乱叫。

苏十七也没有嘲笑武正,毕竟武正只是一个普通人,最近受到了刺激太多,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精神上根本难以缓的过来。

叫了一会儿的武正回味了过来苏十七的话,双手慢慢的垂了下来,放在了膝盖上,低着个脑袋。

片刻后,武正小声的抽泣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裤子,指关节因为太用力有些泛白,任由着眼泪落了下来。

苏十七没有打扰武正的哭泣,这也算是一种释放吧。

过了几分钟,武正抬起了头,道:“谢谢。”

苏十七笑了笑,:“我是收费的,搭不上谢这个字。”

武正没有说话,默默的掏出了手机给苏十七转了钱,同时买了一张符纸,闷着头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武正,苏十七感叹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钱。

武正的事也算是结束了,不过接下来苏十七感觉自己日子似乎没有那么轻松了,毕竟有个赵杞一直惦记着自己,而自己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咸鱼下去了。

“先把伤养好再说其他的吧。”苏十七关上了白事铺的门,往后的日子,自己不会再发布任务了,他都会自己去了。

清晨,由于身体有伤,苏十七比平常晚起来了一会儿,但刚洗漱完,白事铺的门就被敲响了,顶着一头暴躁的头发打开门,发现是秦夕绫,一只手上提着早餐,另外一只手提着一个瓶子,里面是深黄色的液体,漂浮着一些残渣。

苏十七站在门口看着秦夕绫,有些愣神,:“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秦夕绫撇了撇嘴,不管站在门口的苏十七直接钻进了白事铺,将早餐放在了电脑桌上,不过在放那瓶液体的时候,脸色有些奇怪。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