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档案室惊魂

作者:泡沫更新时间:2019-05-15 20:00字数:2050

我想了想。

“能摆放在这里的,基本都是正常的人员记录和集体事件,而我们找的不是这些,先找找看有没有特别的东西。”

张良冷哼了一声。

“真装。”

“喂,我来是想处理事情的,不想跟你斗嘴,你觉得不对可以自己找,况且我也没跟你说话。”

“你……”

“好了。”

颜玉儿拉了张良一把。

“就听金轩的,他说的有理。”

“切。”

张良扭头就走,我懒得跟他斗嘴,径直就往里面走。

这里空间得有两百多平,而且到处都是格子,所以我只能看到一些手机光线,在最里面的拐角处有一个十分破旧的柜子,半人多高,我上次来就注意到了。

因为在一年前,档案室被翻修过,整体看起来高大上了不少,而唯独这个黑色的破柜子显得格格不入。

我蹲下,拽了拽柜上的锁头,尽管已经锈迹斑斑,可依旧结实。

我整个人坐在地上,两腿蹬着柜子两边,紧紧抓着锁头,猛地一用力!咔嚓!一下,锁头被我生生拔了下来。

打开柜门后,中间有块板隔着,将柜子分成了上下两部分,而且文件不多,大概也就三十几份,我随手拿起来一份打开。

这是一个女孩儿的二寸红底照,下面是个人资料。

姓名:郝梅,性别:女,入学如期:2013年8月31日……

六年前的学生。

她的档案共六七页,前面基本都是考试成绩,运动会名次,或者一些处罚,而最后一页,却是这样写的。

“贰零一五年三月八日,于凌晨一点三十左右死于女生302宿舍,原因:与舍友发生激烈争吵,终被利器割破脖颈,失血过多而亡。”

底下是处理周期,赔偿,以及一系列善后工作。

我内心一喜,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了,刚准备继续翻呢,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异动!我身体立马变得僵直,下意识地转头!

“我.草!大姐,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吗!”

张小优一脸抱歉。

“啊,我没注意,就是好奇你在看什么。”

我使劲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由于这里本来就安静,所以能清晰听到我的心跳声,咚咚咚……频率极高,可想而知刚才有多紧张。

“你有什么发现吗?”

她摇了摇头。

“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我对她招了招手。

“你看看这个。”

她盯着看了几秒,脸色就变了。

“就是这些!”

“嗯,这里面应该都是,咱们一起找,把有可能和我们联系上的事件摘除出来,回去再慢慢分析。”

“好!”

于是两人便开始忙活了起来,不得不说,自建校以来确实发生过很多离奇的死亡事件。

门卫室保安离奇死亡,疑似心脏病突发,第二日早晨八点半被发现,尸体上趴着一只黑猫……

高二五班学生凌阳追求高三三班聂雨彤不成,于下午放学后,在女厕所强.奸并划伤聂雨彤侧脸……

几份文件后,我终于发现了一份可能有用的线索,上面是这样写的。

2007届新生,罗森茂,于高二下半学期考试前离奇失踪,提前在家中为自己竖立灵牌,疑似精神病,现生死不明。

据同村人反映,罗森茂失踪前一周内,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我也死了,都死了,记得给我烧纸钱,都跑不了,谁都跑不了……

我看着这文件,沉默了。

2007届,刚好是十年前的事情,而现在是高二下半学期,他疯掉的时间点也能对上。

我刚准备拍照,张小优就撞了撞我的胳膊。

“金轩,你看看这张照片,怎么这么奇怪?”

我将手电筒挪过去,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内心猛地一惊!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流下。

这……这张照片全都是黑白的,而且所有人的眼眶全都没有眼珠,黑洞洞的,跟我们的班级照对比,很明显上面的人已经死了!

照片里面共六人,打头的就是我们校长!虽然没有眼睛,但我绝对可以分辨出来,还有政教处主任,最让我惊愕的是,最边上的那个胖子,双手后背,这张脸我绝对忘不了!

“这照片怎么这么瘆人,还有最前面那个应该是校长吧。”

看起来张小优还没有发现我们班级照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这张照片之后,总是有一股从内心发出的凉气,让我浑身颤抖。

“张小优,我先拍下这些照片,然……然后我们就离开吧。”

“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回去和你解释,我……我现在不舒服。”

看到我这样,她也没多说什么。

“好,我们先离开。”

由于我的手电筒开始没法拍照,而张小优不知道为啥,手电筒也是关着的,所以我只能关掉光源,先用闪光灯拍下了罗森茂的资料。

“张小优,把那张照片给我,我拍一下。”

可她却没有理我,我能听到她的呼吸声,可……她为什么不理我?

“张小优,你……你怎么了?”

我没敢伸手摸她,不知道为什么,一股由心而散发的恐惧突然涌上了我的脑海,我连忙点开手电筒!

“啊!……”

我猛地往后退去,咚的一声就靠上了墙壁!

在我面前的哪是什么张小优,明明就是那个胖子警察!搬运同学尸体的警察,也是刚刚照片上没有了眼珠的警察!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自己汗如雨下,身体一阵虚脱,腿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叔……叔……我……”

“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找个……找个东西。”

“你刚说你要拍什么?”

“没!没有,我不拍啥。”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不劳烦您了!”

他将身子测到一边,表情阴冷的盯着我。

“走吧,一定认准回家的路,不要走错了。”

他说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吐,就像机器一样,我倒是想走呢,关键他挡在哪里我怎么敢过去?他背着手,我几乎已经幻想到,此时他的双手正紧紧攥着一把扳手,只要我敢过去就会砸在我的头颅上。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