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四口棺材

作者:余生陪你更新时间:2019-05-15 12:11字数:2041

从慧芳搬进来之后,住的倒也习惯。

这两天来她亲自下厨一日三餐。

每晚临睡前会督促我用中药水泡脚。

我独自一人在外面住了多年,还真没被这么体贴过。

第三天早餐,张先生打电话告诉我工人他都顾好了,问我啥时候可以开工。

我回应他说下午。

吃过午饭之后,我又给孟紫艺打过去电话,让她在玄宝斋等我。

我赶过去的时候,孟紫艺已经在门口等我了。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主动和我打了招呼,还冲了笑了笑。

虽然她笑起来贼假,但至少基本礼貌是有了。

玄宝斋里装修非常气派,展柜上的商品也是琳琅满目,如数家珍。

我先是挑了几张符纸,可一看价格,差点把眼珠子给掉出来。

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符纸,一张就要8000块的软妹币…

这尼玛的就是打骨折我也用不起啊!

其他朱砂木剑之类的东西,保底四位数起价。

我两手空空就往外走了。

孟紫艺在门口见我什么都没拿就出来了,不由得蹙眉问:“你就这么出来了?”

我摊了摊双手:“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贵了,卖不起卖不起…”

“额,这些东西你需要什么就随便取啊”孟紫艺说道:“我爷爷昨天跟我说了,让我和你处理好关系,所以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我。”

我差点趴倒在地上,这妹子真直白。

拿了一些符纸和朱砂,我就跟孟紫艺赶到了江城路44号的别墅。

那边张先生已经带着四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人,在门外等候了多时。

“杨兄弟,孟小姐中午好。”

“嗯,午好,嫂子和孩子都挺好的吧。”

“嗯都挺好的。”

我和张先生寒暄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刺眼地阳光,催促道:

“趁着现在日头这么好,赶紧动工吧。”

“好的”张先生指挥工人道:“兄弟们麻利点啊,你俩负责门外,你俩负责别墅门口。”

铁锨和铁镐在基柱边上的那块土地上下翻动。

过了一会儿,铁锨忽然发出了砰砰地撞击声,就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似的。

我赶紧让工人停下,然后用镐头剐粘在硬东西上的土层。

工人剐了一会儿,忽然就扔掉了镐头,躲去一边喊道:“这..下面的是一口棺材。”

“啊呀妈呀。”

“这东西咋这么红啊!”

门外那两个工人也扔下了镐头,一边喊着一边屁滚尿流的跑了过来。

我到坑前看了一眼,这口棺材不是太大,虽然被泥土掩盖,黑色的棺板却仍锃明瓦亮。

棺材板上还冒出森森寒气。

张先生因为在凶宅里经历过了一些可怕的事情,所以现在表现的倒是尤为平淡:

“杨兄弟,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先晒一会儿,等等我们掀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棺材板上的阴寒之气在阳光的照耀下向上蒸发,我怀疑这棺材里的,一定是和四方阵紧密相连的东西。

这几个土坑就像是四个天然的冷风机似的不停地向上冒气。

好在酷暑日头给力,晒了大概有四十分钟左右,冷气才荡然无存,但坑两边的泥土还很潮湿。

张先生叫了两个工人过来,和我们一起挪着棺材板的两边,使劲往上拉。

棺材不大,板子却很沉,我们费了好大的一股子劲,才将盖子拉了起来。

盖子移开,里面一具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尸映入进了我们眼帘。

女尸有着一双银杏叶似的眼睛,柳眉就像是画出来似的格外标致,白皙水嫩的肌肤似乎弹指可破,这神态简直就像是睡着一样。

在场众人顿时一片唏嘘。

甚至有两个毛手毛脚的工人,都已经露出猥琐的目光,伸手就像去碰。

但被张先生喝止住了。

“杨兄弟,现在怎么办。”张先生问道。

我没有说话,将目光随即转向了女尸的身上。

当我看到她的脚时,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她的左脚穿着那种三寸金莲专制的红色绣花鞋。

而右脚却是赤足的!

看见这只单鞋,我整个人都顿时不好了。

我赶紧握住了女尸脚上的那只鞋,然后冲鞋底看了一眼。

上面果然刻有一个“雪”字。

我急忙颤抖着手将她的脚放了回去。

在古代青楼里,商女都有一个独特的称谓。

就跟现今娱乐圈里明星取艺名一个道理。

只不过因为是秦楼楚馆之地,她们名字一般都是照着“风花雪月”这样的字眼来取。

客人和老.鸨一般都称呼他们为小花,小雪之类的。

而成名之后的歌女则可以将名与头衔来合称。

综合上次鬼魂所丢下的鞋子来看,这个歌女应该被叫做“雪艳。”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原来在这冥冥之中,这两件事竟有着如此紧密的关联。

我让工人将棺材板重新合上,然后招呼孟紫艺和张先生来到另一个坑前。

棺材打开,里面躺着的也是一具女尸。

这具女尸的衣着宽松个性,很像是90年代珠港的打扮风格。

这具女尸仪容不俗,也没有腐烂过。

“杨兄弟,现在怎么办啊!”一下子就是两具尸体,张先生也有些手足无措了。

“从时代来看,这两具女尸似乎没有任何联系,先把棺材合上吧。”

张先生和工人将棺材合上去。

“杨宇,别墅里作祟的是这两个鬼魂吗?”孟紫艺疑惑的问。

“嗯”我点点头:“但这事情的背后,一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两具横跨时代的尸体同时出现在一个院子里,这必然是有人安排好的。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思索许久也没想通,于是就去了门口那两个坑。

门口的坑里也是各有一口棺材,与那另外两个不同的是,这里面的是大红棺材。

红色棺材在炎日的照射下格外夺目,从色泽来看,棺材似乎好像并不是因为染漆才变红的。

为了印证我的这一想法,我就问张先生有没有水果刀。

张先生随手递给了我一个折叠刀,然后我拿着刀子在棺材上刮去了一小块皮。

棺材的内侧,竟然也是一片猩红。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