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家里闹鬼

作者:余生陪你更新时间:2019-05-15 14:55字数:2070

我用水果刀在上面一剐,随即就有一圈红色的物质沾在了刀头上面。

这些物质有点黏,放到鼻子上一闻,还飘着一股血腥味。

我毛骨悚然的看着眼前这口大红棺材,难道是用血浸泡的?

在农村很多老人都有个习惯,在百岁之前会给自己准备一口用红漆染得棺材当做寿棺。

因为是用红漆染的,所以棺材的里层应该还是木头的本质。

而这口棺材的内部也是红色,而且这些红色的粉末还带着一股腥味。

那么就只用一种解释,这口棺材是在血里慢慢泡红的。

“打开看看”我对着一旁的张先生说道。

张先生赶紧叫来了两个蓝衣工人。

开始工人还愿意,但张先生以工资为要挟,他们俩才老老实实过来。

这两口棺材的板子比刚刚那两口黑的要轻上很多,我们四个几乎是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最不想见到的一幕,最终还是发生了。”

孟紫艺和张先生一愣,孟紫艺先一步说道:“什么意思杨宇,难道你还希望这里面尸体吗?”

“你不懂”我拍了拍手上的土灰:“要组成一个完整的四方阵,四方阵眼就不能空缺,这别墅明明布有四方阵,但唯独这两个阵眼空缺了,你们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布四方驭鬼阵需要煞费苦心。

而对阵两头棺材里皆有两具女尸,而这边血棺确是空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血棺是有人提前为两个活人准备好的。”

孟紫艺和张先生面面相觑,之后异口同声问:“谁?”

“你的老婆和儿子。”我对张先生说道。

“啊”张先生鬓角上冷汗直流。

“四方阵眼的前阵已经有两个厉鬼了,压阵血棺必须要匹配相等怨气的厉鬼,而能和红棺材匹配的怨鬼,恐怕唯有子母煞了。”

“现在,四方驭鬼阵只有两个厉鬼还不能成阵,一旦让子母煞进来,那这个阵就得以启动。

启动之后凡是进入此宅的人都会被厉鬼弑杀,而且魂魄也会留于阵中,为幕后布阵人所用。”

这是一个很恶毒的计划,恐怕从把房子租给张先生开始,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阴谋。

“那现在我们是不是把阵破掉就没事了。”孟紫艺问道。

“嗯”我看向张先生说道:“也是他们母女俩命不该绝,恰好现在正值酷暑今天又是破屋的黄道吉日,否则阵眼阴气这么重,我们根本挖不出这两具尸体。”

张先生顿时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那这两具女尸我们怎么处理?”

“报警让警察把尸体带走,这样四方阵自然而然就被破了。”我拿出手机就打了110。

过了不一会儿,警察就和法医就赶到了这个别墅。

简单的给我们做完口供之后,就将尸体抬走了。

在尸体抬上车的时候,我看见那个毛手毛脚的工人再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警车。

我一看他,他就慌张的挪开了眼神。

警车处理完现场走了以后,张先生也就把工人遣散了。

最后他还问我,这别墅能不能在住下去。

我说:“四方阵虽然暂时被破,这不代表幕后之人会这样善罢甘休,住在这里太危险了。”

张先生无奈地叹了声气,说可惜房租和这好地段了。

我让他别计较这样的得失,毕竟人命比钱远重要的多,而且我觉得张先生这人很不错。

至少在他的租期内他不会转手,这样也就不会有更多无辜的人被卷进四方阵这个恐怖漩涡里。

“杨宇你知道的这些都是你爷爷教你的吗?”孟紫艺问道。

虽然我知道她在套我话,但我还是如实告诉她说这是我自己在书上学的。

“切”孟紫艺冷哼了一下,满脸的不信。

回去孟紫艺有司机来接她,所以我就骑着电驴自己先走了。

骑车的路上,我有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

既然雪艳是四方阵里的厉鬼。

那从慧芳一个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又是怎么惹上她的呢?

而且最巧的是,我这两次的祛邪生意竟都和这一只厉鬼有关。

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呢?

回到出租屋打开门,我忽然发现屋子里异样得安静。

和从慧芳相处的这两天,我发现她做完家务之后,一般会刷刷抖音什么的。

可今天屋子里竟是出了奇的安静。

难道是出去了吗?

可不对啊,如果是出去的话怎么能不锁门呢?

“阿姨阿姨”我连叫了两声,卧室里的衣橱才慢慢敞开了门。

只见从慧芳披头散发的从衣橱里走了出来,那张和陆雨婷略有几分相似地脸上,挂满了泪珠。

“杨宇—呜呜呜”一出来就哭哭啼啼地抱紧了我。

“阿姨,今个儿这温度跟个火炉似的,您还跑进这么闷的衣橱,不是找罪受吗?”

我赶紧从沙发上拿起一根.毛巾,给从慧芳递过去。

从慧芳一边擦着汗,一边委屈巴巴的说道:“你以为阿姨想啊,杨宇,怎么就连你这个房子里也闹开鬼了呢?”

我一愣,心说不能把,那个鬼敢特么惹到我头上?

“阿姨,是不是您最近太累产生幻觉了。”

“真的,我午睡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一个和婷儿差不多大的女孩站在我床边,俊俏的小脸上脸色惨白,还留着两行血泪,要多吓人又多吓人。”

“咦?”我咋觉得有点熟悉呢,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然后呢?”我接着问道。

从慧芳看了眼四下,心有余悸的说道:“她冲我嘿嘿笑了笑就不见了,然后满屋子的东西开始乱动,哪被子自己爬到我脸上,把我死死的蒙住,我废了好大一把劲才逃了出来。”

“然后我就打算出去给你打电话,可刚一出去就发现她站在门口等着我,最后我没办法,就只能躲在你的衣橱里了。”

从慧芳的神态不像撒谎,诉述完她刚刚的遭遇,就哇呜哇呜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似的扑进我怀里。

我心疼地拍了拍从慧芳的后背,说道:“阿姨您放心,您是婷儿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妈妈,我管他是人是鬼,都不允许他欺负您!”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