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孤男寡女

作者:掌柜更新时间:2019-05-15 21:50字数:2071

和苏柔一起离开,多了个人,而且还是个美女,我的胆量也足了不少,走离坟地后,我渐渐忘记了老刘头带来的恐惧,有一句没一句和苏柔聊起来。

问了问关于苏柔现在在做什么,住哪的事情。

苏柔也没忌讳,她说她现在是个无业游民,靠在网上直播唱歌为生,而住的地方就在我住的公寓旁边的一栋住宅楼。

然后,聊着聊着,我们就又不知不觉聊起公寓。

苏柔这会也顺便告诉我一点点这公寓的情报,她说之前住这个公寓的人有很多都离奇身亡,据说公寓的拥有人和上头达成某种共识,所以现在基本没警员来查这里的事情了。

其实听到这,我就有些明白,为啥苏柔要来查这件事情了。

公寓拥有人就是陈红,那红姐,我不禁为这个女人感觉到了好奇。

她竟然有这样的能力。

不过后来想想,既然能经营这样的公寓,有这样的能力不足为奇。

她挺神秘的,这一切事情会不会与陈红有关呢?

或许是我当时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问题,苏柔觉得好玩,看着我笑了会。

我也是回过神来,意识到她在笑我,忙问她笑什么?

她又道:“之前你住进公寓的时候,我看你人还比较好,原本想把你吓走的……”

把我吓走?

“对啊,那草娃娃就我放的。”

她狡黠一笑。

听到这里我顿时间眼睛一亮,“那草娃娃是你放的?”

“对呀,是我放的,很有趣吧!”

听到这里我身子一阵哆嗦,“你还是鬼吧?”

“你不是确定我不是鬼了吗?”苏柔一阵好笑。

“可是那个草娃娃丢了烧了之后还会出现!”

“很简单啊,你在丢了,烧的时候,我是看见了的,当时我正好用望远镜看着你的一举一动,趁着你不注意,又去睡觉的时候,我又偷偷的在你房间丢了几个。”她说出来相当得意。

“你进了公寓还进了我房间?”我听着有些不可思议,然而苏柔一笑,“我也是最近学的本事,开锁进公寓轻而易举,敲窗户只是逗逗你啦,只可惜,昨天要吓你的那个被老刘头给收了。”

我苦笑着,虽然觉得有些牵强,不过也不是说不通,一想到,苏柔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潜入我房间,还放了一个草娃娃,想想就有些后怕。

这要是趁着我睡觉把我给杀了…

不过想想也是不可能,她要杀我何必等现在,而且这次还帮了我,这会儿我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为什么?这样说吧,估计是你这个人比较正经。”苏柔吐了吐舌头。

“正经?”我有些觉得尴尬,我要是正经的话就奇了怪了。

不过被她这么一夸之下,我还倒真是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袋。

两个人就这么走着走着,终于回到了公寓。

走到有路灯的地方,朝着那公寓看了过去,说实在的,午夜在这地方看起来,公寓就犹如一座巨大的坟茔,每个住进去的人就像是住在了一个坟地里头。

越是这么想,便越是慎得慌,苏柔指了指那公寓,“好了,你也到了,咱们该分开了。”

“我不想进去,要是老刘头在里面…”我也真是有些害怕,真的害怕老刘头会回到里面。

“他是恶鬼,你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你吗?”苏柔眨了下眼睛,冷笑道。

“那我该怎么办?”

“你还是不是男人,回去呀,你可以想想看,为什么老刘头在公寓的时候不害你,非要把你引开公寓?”

“对呀。”对于苏柔的说法,我也觉得奇怪,这老刘头明明可以在公寓,害我没必要费那么大周折把我引出公寓。

可是我终究没想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如果按照我的猜想的话,这个公寓,虽然说是相当的危险,但是也存在着一定的保护能力,能够保住你的小命,所以只要你不离开公寓他就无法下手。”

听了苏柔这话,我也就渐渐有些想法了。

这也就难怪那些搬走离开公寓的人会死……敢情这都是老刘头下的手啊,可是老刘头又为什么要害死他们呢?

明明我们都和老刘头没仇没怨。

“好了,我该告诉你的也都告诉你了,我所住的地方就在那边。”说完之后,苏柔指了指另外的一个地方,那地方也是一个住宅楼,而且就隔着公寓一两条街。

看到我回公寓有些犹豫,她叹了口气,“今天晚上老刘头已经失手,他没法害你了,你要害怕,先到我的住处,明天大清早再回,可以吧?”

一听到我可以去她住的地方,我连连点头,很快的,就来到了那地方。

她住在2楼,那地方也确实宽敞,2楼的窗户口刚好对着我楼下的104。

我说呢,难怪她能那么清晰的看到我的一举一动,只是这边的这间住处也确实有些突兀。

虽然说不上来究竟哪里突兀,但是也总觉得这边住的地方有点怪怪的。

可是我哪里有那个功夫去想这些,单是我住的公寓都让我头疼了,一进到她住的房间,她就愣是说我身上有点臭,要拽我洗个澡。

我唯唯诺诺应了声好。

我洗了澡出来,苏柔早已经换成了一件浴袍,她身上那些白皙的皮肤一览无余,看的我是心扑通扑通直跳。

“你可别乱来哦!”苏柔调皮地盯着我,她应该是看到我脸红了。

“不会的!”我尴尬地摆了摆手。

其实说出这话,我都有些无语了,自己就是个钢铁直男,人家提示的那么明显,我这“不会的”个大头鬼啊!

她似乎也看穿我心思,笑了下走进浴室。

浴室里头流水的哗哗声,一时间就有些坐不住了,心里痒痒的,脑子里,顿时间又在脑补这一些奇怪的画面。

说实在的,有些东西不是说你想克制就能克制的。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一个声音,喃喃念道,我要不走吧?这多尴尬啊。

而另外一个声音又道,走个屁,不正好好机会吗?小处男!

两个心里的呼声在我内心不断的碰撞着,而就在这时候,电灯突然吱呀一声,黑了下去!

书评(0)

1/500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