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棺材铺姻缘> 第2章 路遇树鬼

第2章 路遇树鬼

作者:杳嫣更新时间:2019-05-16 09:59字数:2141

陶然和我初中开始成为同学,并且到了大学还在一个学校一个专业一个班,一个宿舍,这是不可多得的缘分。这样的缘分,也让我们成为了对方最好的朋友。

她了解我的所有过去,她说的话也是为了我着想。因为,我是柳城第一棺材铺的女儿,是棺材铺的传人。柳城以棺材出名,千百年来,柳城制造的棺材成为许多名人死后的选择。柳城棺材可以辟邪,可以让尸体长久不腐烂,也可以配合法术保子孙平安,家族昌盛。

所以,也有“死在柳城”的俗语。

随着时代的发展,土葬没落,火葬兴起,柳城的传统棺材生意也不好做了。家里也在积极转型,把装人的棺材,换成装饰的棺材。可是,我从小就被“棺材铺女儿”这个外号困扰。

人死了离不开棺材,可人死前只想远离棺材。我从小被同学排挤,孤立,这么多年也只有陶然一个人可以坚持和我做朋友。上大学之后,我隐瞒自己家里是做棺材生意的事情,才勉强在班里可以和同学和平相处。如果这个时候我再说什么奇怪的事情出来,一定会被再次孤立。

手机又响了,屏幕显示“徐长苏”三个大字。

“你家徐大帅哥又来电话催你了,”陶然说,同时帮我收拾行李。我听到她的话,心“咯噔”跳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点心虚,因为我还记得梦里那个奇怪的男人陆无离对我说的话——我是他的娘子了,不能够背叛他。

我摇摇头,把奇怪的想法甩出脑袋。

我们这次实习被分配到跟着一个老师考察一座古墓,地址在一座山里,所以我们都住在帐篷里,东西也必须随时收拾。

今天,我们又该到另外一个地址进行考察了。

“喂,我马上就好了,你们如果着急就先走吧,”我对徐长苏说。徐长苏是我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我的大学班长。家庭不错,长相不错,是不少女生的梦中情人,我不想和他走的太近,以免被一些女生嫉恨。

“今天得去山里,老师说必须全员到齐,大家一起走,你和陶然收拾好了就出来吧,我们等着,”徐长苏的声音富有磁性,一听就知道他的性格是属于强行类型的,也完全不听我的意见。我不喜欢他这一点,却也无可奈何。

我和陶然收拾好之后,发现正在大家集合。徐长苏看到我,过来就把我的包拿着了,这一行为又让不少女生向我投过来不善的目光。我推了他一把,说:“班长你去带队吧,我没事。”

徐长苏体温很暖,和梦里陆无离的完全不一样。

我又想起来了陆无离,看来这个梦太真实了。

的确是下过雨,路上湿湿的,杂草和小树从往我身上打了不少的雨水。我和陶然走在班级队伍的最后面,时刻注意自己脚下湿滑的路。我一个没有站稳,差点摔了一跤,于是我伸出手去抓离我最近的一棵树,眼看还有一些距离,抓不到树枝,我以为我要当众摔个狗吃屎了。

可是,我没有摔倒,我手里竟然真的抓到了树枝。

我惊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树枝,原本离我有一段距离的树,就像是突然移动了位置,自己跑到我的手里一样。而且,我拽得太大力气了,树枝被我拽断了一半。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在队伍最前面的徐长苏跑过来查看我的情况,整个班级,包括老师都看过来了。我赶紧松开树枝,解释说:“我没事,真的没事。”

“好吧,”徐长苏看起来不太放心,不过还是回去了。

他走了之后,陶然吃惊的说:“和铃,你手心流血了。”我摊开手掌心,果然是被树枝划伤了几道痕迹。

“没事,”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可是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能够随着队伍一直向前走了。队伍一直在前进,我是最后一个人,而我却觉得背后有人跟着我。回头一看,只看到刚刚走过的路,只有森林和杂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中午吃饭和休息时间,可以自由活动,我和陶然一起坐着。徐长苏吃了饭,朝我的方向走过来,我看到他走过来,急忙站起来走了,给陶然使个眼神让她随便编借口。

陶然果然厉害,对徐长苏说我想自己看看风景,拖住了徐长苏。

“铃儿,铃儿,”有人在叫我?

我刚刚摆脱徐长苏,怎么又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我左右转头,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在叫我,可是找不到人。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周围的景物发生了变化。

我的同班同学,那些对着我吃徐长苏醋的女生,还有徐长苏、陶然,他们都不见了。我惊慌失措的左右看,什么都没有看到。

森林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可是谁一直在叫我的小名?听着声音,估计是从我身后传过来的。我不敢回答,因为棺材铺里待久了,就知道很多禁忌。

有一条就是在野外,不能够随便回答自己叫自己的名字的人,否则容易被勾魂。

“铃儿,你看看我,”有什么东西一边说话,一边碰到我的肩膀。

我不回头也不是,回头也不是了。

我咬咬牙,决定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在跟我恶作剧。

一张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倒挂在树上,笑嘻嘻的盯着我,脸色苍白,长头发蓬乱,牙齿尖利,可以轻易判断出来,他绝对不是人。

我抬起腿就往前跑,也不管前面有没有路。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开口说话,否则就会被他勾魂。可是,我刚跑了没有几步,就看到前面的树枝上挂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应该说是他移动到了前面。

“这篇树林都是我的,你以为你跑的动吗?”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脸,用一副很想把我吃了的对着我说:“而且,我还得到了你的血哦。”

血?他这么一说,我立刻知道了他的身份。万物有灵,灵也可以变成恶鬼。树林里可能有树灵,也可能有树鬼。我今天被树枝弄伤了手掌心,他就是弄伤我的树鬼!

“怎么?铃儿,今天可是我救了你,不让我吃了你,报恩吗?”他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起来随时要对我下嘴了。我不敢说话,只怕一和他搭话,就被勾魂。

书评(0)

1/500发表